單人訪

給我愛的男孩們 王馨平

2012年12月14日 ~~ 第907期 忽然1周

是人才凋零,還是我們愛懷舊?湯寶如月尾開騷,關淑怡二月開騷,比她們再快一步的,還有王馨平,本周日開騷。
要多謝《春嬌與志明》的連鎖效應,楊千嬅兩句對白道盡所有七十後的心聲。
「嗰次只係客串,冇諗過大家會對我有咁大反應。」
她嫣然一笑,依然有九十年代的嫵媚。大俠之後,拍過當時很霉但現在很紅的小生,自己也秒殺過不少少男。二十年過去了,四十四歲的她長裙一掀,修長美腿依然惹人遐想。保養得宜,皆因隨時可以再戰江湖。
「我老公以前都係我歌迷,今次開騷佢當然支持。」
是因為人才凋零,所以我們懷舊。哪怕王馨平的生命裏多了一位男孩。

不是那麼聽話




王馨平開演唱會,坊間最關心的,應該是會否請舊愛鄭嘉穎做嘉賓?兩人當年有份唱的〈緣份〉,也曾一度熱爆 K場。
「不會了,聖誕檔期很多騷做,大家都忙,今次不煩他了。這幾年我一直心思思想唱歌,難得有機會開演唱會,會好好珍惜。」
又不是十八廿二,的確沒必要炒作舊聞博宣傳。對於舊人舊事,王馨平向來落落大方。
「其實我不是大家想像中那麼怕事、那麼聽爸爸話。跟哪個男仔交往,從頭到尾都是自己的選擇,否則日後後悔了,難道要怪父母?」
王馨平性格其實像爸爸王羽,只不過硬在骨子裏。
「其實我幾俠女,好講義氣,你叫我乾杯,我可以即刻跟你乾杯!」她大笑。
父親是武打小生王羽,母親是有「學生情人」之稱的影星林翠,王馨平一出生,已注定不平凡。五歲,已親歷人生「浩劫」。
「有朝早媽媽把我和兩個妹妹叫醒,然後搭飛機從台灣返香港。回來後她把我們送了上律師樓,說爸爸會來接我們,媽媽跟着就走了。律師樓的職員還逗兩個妹妹玩,但我記得我只用很仇視的眼光看着他們。」 

王羽當時正在拍戲,大半天後才把三個女兒接走。回到太子道的家,他還叫大女兒裝病,希望𠱁媽媽回來。
「有人撳鐘,立刻跑上牀,但來看我的只是阿姨。我那一刻好震撼,原來爸爸媽媽是可以分開的!」
她在香港唸幼稚園高班,午飯時父親經常穿着古裝來看她。
「有時仲會成身『血』㖭!他好忙,只能趁中午吃飯時來看我們。他抱着我不停地錫,同學都望着我,我覺得好尷尬。」
一年後她跟父親正式移居台灣,童年生活才較正常。
「跟了爸爸之後當然跟他比較 close,但也不是無所不談。我們的溝通是單向的,只有他講,我聽,不用反駁,因為根本無用。小時候的確很怕他。」
強權之下,王馨平一度很反叛。她試過逃學去看男同學打籃球,被父親發現了,狠狠地痛罵了一頓。
「繼母語重心長地跟我說:『你從來不用擔憂生活,為甚麼不好好讀書呢?』我覺得很羞恥,這才開始發憤。」
她考上星級學府「師大附中」,之後在政治大學攻讀新聞系。她學乖了,娛樂只是偶爾幫同學唱 demo。唱片公司聽了,反而對她有興趣。
「問爸爸可否入行唱歌,預了他會反對,豈料他居然說:『你都讀完大學了,如要做便從香港開始,那裏是東方荷里活,在香港打出名堂的話去到哪裏都吃香!』」


為了準備演唱會,王馨平找了曾提名格林美獎的美國著名音樂人 Howard McCrary作為音樂教練,絕不欺場。


自小跟爸爸長大,兩父女其實感情要好,只是不太表達。


昔日的「寶麗金小花」如今常有飯敍,不是競爭對手,自然能成為朋友。


王馨平甚少演劇集, 98年亞視的《我來自廣州》絕對是難得之作,當時還有杜汶澤(右)和文頌嫻(左二)。

沒有生活


她到底聽爸爸話,在香港挾着「王羽和林翠女兒」之名入行,即簽寶麗金,沒有行到甚麼寃枉路。
「作為他們的女兒,的確有幫助,觀眾容易記得我,這是真的;但之後條路怎樣走,就是自己的事。如果我的歌不行,是誰的女兒也沒用。」
她的〈別問我是誰〉無論粵語或國語版都唱到街知巷聞,經典蝴蝶手更是大把𡃁妹爭着扮。王馨平有幾分寶島氣質,跟當年的「寶麗金三小花」是有點不同。
「講真,跟阿恩(黎瑞恩)、湯記(湯寶如)和劉小慧當時並不是特別老友,除了一起工作之外,私底下沒有約出來吃飯。我們沒有不妥,我要經常飛台灣,忙到根本沒時間。那個時候其實沒有朋友,很封閉的,基本上不能說有甚麼『生活』。」
最紅的時候通常最迷失,這是很多年輕偶像必經的階段。王馨平 93年入行, 01年結婚後淡出,她說,夠了。
「市道開始走下坡,自己也走到了樽頸位,不知如何突破。我從來不覺得做歌手或明星有幾巴閉,老公也從來沒有不准我繼續唱歌,只是我想休息。」

一見鍾情


她跟丈夫,是相睇認識的。她嫲嫲跟陳美齡媽媽是老朋友,對方經常向老人家推介另一朋友的兒子。一班長輩說了足足三年,只差王馨平一直未肯見面。
「咁老土!有次探嫲嫲,她又舊事重提,我覺得好煩,就給她一個限期:『除非你呢個星期六之前約到啦,唔係就算喇!』嫲嫲打了個電話,真的約了在星期六!」
王馨平當日只穿着普通 T恤牛仔褲,故意扮不在意;對方也是穿着普通,結果還是一見鍾情。最老土的方法,原來最有效。
「第一眼看見他,我就知道是他了!一個人心腸好不好,從眼神是看得出來的;我從他眼中,就看到一份信任和安全感。」
兩人拍拖一年便決定結婚。
「他後來跟我說,原來之前搭飛機時在候機室已見過我幾次,他曾想過走來自我介紹:『我係阿邊個 auntie個仔。』幸好他沒有,我最憎人搭訕!」
丈夫從事金融,未算豪門,但足夠令王馨平做少奶奶。閒來打網球和打 golf,老公出外公幹,她就做跟得夫人。
「他有很多朋友,漸漸我的生活圈子也擴闊了。這幾年有了正常的社交生活,才發現以前唱歌的日子原來好悶!你們叫我做『少奶奶』,多謝大家俾面,我只是以丈夫為重罷了。」
嫁人後,跟父親關係反而更好。
「要多謝老爺奶奶,他們很隨和,我甚麼都可以跟他們說。漸漸我開始跟爸爸說多了話,原來他又 OK喎!他其實不是那麼嚴肅,他只是舊派人,一直高高在上,不懂得表達。」
去年王羽被提名《金像獎》最佳男配角,王馨平陪他出席頒獎禮。
「我跟他分析,獎項向來很少頒給武俠片,他也明白。雖然明知只是舅父(林翠胞兄曾江)和鵬哥(盧海鵬)之爭,但爸爸也決定出席。他喜歡熱鬧,有得參與已經好開心。」
連向來冰冷的老父也軟化了,王馨平別無所求。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欠個小孩。
「仔女真的要隨緣了,有當然開心,無也無辦去。老公也明白,這不是我一個人能控制的事。我們才不會鑽牛角尖,犯不着為一個不存在的人令自己不高興。」




這場戲才拍了三個鐘,王馨平卻因此復出歌壇,最意想不到的,可能是她自己。


與鄭嘉穎的一段情當年從未獲兩人承認,如今早已不痛不癢了。「都過咗去十幾年,無謂講分手原因喇,我同佢依然係朋友。」《蘋果日報》圖片


丈夫 Stephen Lee一表人才,全賴一班長輩夠眼光。




余文樂扮她,她說笑到碌地。「我開演唱會都有通知彭浩翔、余文樂同楊千嬅,唔係得佢哋,觀眾都唔會記得我,道義上一定要知會佢哋一聲,否則好冇禮貌。」 

給我愛的女孩




幸福滿溢的王馨平,也有遺憾。
「遺憾是媽媽在 95年過身,沒有跟她怎樣相處。其實我在香港出道後也跟她住過一段時間,我這才知道媽媽那邊的事。原來我外曾祖母有西班牙血統,外公的樣子完全像個鬼佬,怪不得舅父的樣子也『鬼鬼哋』啦!
媽媽是中山人,她性格好爽朗,一班 auntie、 uncle如施南生、陳自強、楊凡等經常講媽媽以前的事給我知,都說她如何討人歡喜。
只可惜我老公無機會見到她,否則他一定會覺得媽媽好可愛。
有時我也想學媽媽,這麼有人緣,這麼得人鍾意。」
曾幾何時,王馨平不也是少男心目中的「學生情人」嗎?
其實她已一早做到了。 




美少女戰士,當年迷倒不少少男。《蘋果日報》圖片


王羽是林翠的第二任丈夫,兩人 69年結婚, 75年離婚。王馨平跟父母這張照片,絕對難能可貴。




下期預告
三孩之父 

撰文:林蕾
攝影:袁家樂
協力:高智翹
形象: Bryan@the Flaming
服裝: Siné quanone

文章標籤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