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播劇集《大太監》進入後半部,同治皇帝長大了,此角由梁烈唯扮演,首次剃頭演清裝、首次扮演悲劇人物,唯唯說:「有挑戰,但難唔倒我嘅。」

每接一個角色都做足準備工夫的他,1999 年入行,2004 年加入 TVB,累積十多年演戲經驗,今年的成績有目共睹,也是電視台力捧的接棒小生,唯唯得出一個結論:「演員是玩弄情緒的職業,也是一個要人畀機會的行業。」

唯唯今年曝光率爆燈,這邊廂熒光幕劇接劇播出他 6 個不同演出,單就 2012 年,他拍了 4 個劇集;那邊廂他也進軍大銀幕,其中以《古惑仔:江湖新秩序》最為矚目。早前電影煞科,他一有時間便出來還債 – 約他做訪問的傳媒排晒隊!此外,他憑劇集《缺宅男女》的關二哥一角,競逐台慶頒獎禮最佳男配角一獎,廣大電視迷睇好唯唯,他亦覺得「關二哥」是其演藝生涯的轉捩點。

學識做「功課」

喜歡唯唯的觀眾,早期被他的搞笑生鬼感染,後來漸漸發現他勤力,每一個角色都演出細節。以患有躁鬱症的關二哥為例,唯唯事前讀了大量有關該病症的書,亦為角色設計一些緊張時出現的小動作。「那是我準備得最耐的一次,一來開拍前有較充裕時間研究,二來它是一個較完整的角色,以往演的戲份少,每 3、5 集出現一次,負責搞搞笑,只是『功能人物』。」

04 年他加入 TVB,首次演出《青出於藍》已有不錯表現,到 08 年台慶頒獎禮時獲提名最佳男配角、飛躍進步男藝員的《尖子攻略》,仍然係扮學生,戲路一直局限在o靓仔、小子、細佬。「入電視台開始,我已經為每個角色去設計一些附加的小動作,可能因為做不到別人的要求,因此做些自己的東西。直到《女拳》和陳國邦合作,才學懂為角色而做(設定),開始認真做功課。」

「那個方法叫『人物小傳』,是自己為角色去寫的,通常天書不夠豐富,要自己想像、推敲這人物的童年和經歷等,這個人物才會堅固,做演員的才會深刻。演出時不需要想太多,尤其不需要多餘的演出。我以前做了太多多餘的東西,是梁烈唯要做,並不是角色要做。」從此開竅,唯唯很感激陳國邦:「《女拳》的小猴仍有『梁烈唯』,也已會取捨平衡。到了《缺宅男女》的關二哥,完全沒有『梁烈唯』、完全不搞笑,我知道關二哥是不會做的,令角色很實在。一個角色的成功,除了運氣外,技巧也很重要。」

控制情緒

雖然掌握到角色微妙的心理狀態,但唯唯差點跌入情緒失控的黑洞當中,而這一次,幸得「三嫂」戚美珍夠細心。「最初拍《缺宅男女》時,我不理睬黃智雯(關二嫂),因為關二哥的情緒很低落、很波動,我為了掌握那狀態,平時也保持較低的情緒,在現場把自己隔離。三嫂感到不妥,原來她之前已看到我有抑鬱的徵兆,情緒很波動、很飄忽,一時好開心、一時好 down,因她有朋友患抑鬱症,知道此病的恐怖,故此找我談。她不知道我為了拍劇而刻意這樣,以為我嚴重了。她知道後讚賞我用功,但不贊成我為角色這樣做。」

從此,唯唯才注意起自己的情緒。「以前曾試過揸車回家途中,無故哭起來,多謝三嫂,我才知自己有問題,否則已黐咗綫!」學會了和別人溝通,結果令他演出自如,和黃智雯更合拍,一套劇令二人雙雙彈起。「演員是玩弄情緒的職業,也是一個要人畀機會的行業。我是個很主動的人,一想到要開飯,就不能不主動。主動找機會,機會自然比人多。」

另一方面,唯唯明白情緒化是演員的特色,但不能被情緒吞噬:「最好能掌握它、玩弄它,但現在我有時仍被它控制,未能收放自如。要我演火爆、惡,我好易去到;演開心反而難,可能我平時少有好開心的時候,不習慣那種狀態,recall 唔到。」

他又說,不想做一個性格及情緒有缺陷的人,所以現時人生最大的功課是學習放鬆。「以前為了一個角色好緊張、好唔開心,綁住自己在工作中,放工後不想出街。但現在明白,演了的戲、唱了的歌,已經過去,不要再想。(做戲)最好玩的是,今次做得不好,下次可以做好它,但下次又未必能做到和之前一樣!」

愈演愈順

他要投入工作,同時也要享受生活,而他又發現,開心和幸福其實很簡單。「有間屋讓父母住得舒適、女朋友生活得開心、隻狗瞓得舒服,還有,這幾年和晨曦足球隊踢波,都令人開心!」

從關二哥到《飛虎》的狙擊手,從小子到大隻型得起,加上一些心態的轉變,這兩年的唯唯愈走愈順,被公司力捧亦已是路人皆知。「當年入 TVB 是最佳選擇,給我很多學習的機會,演戲、唱歌、跳舞、拍攝時如何走位、如何遷就機位和燈位,都是 TVB 的訓練。我不是高大靚仔,不是典型一綫小生,然而我不一定要做一綫,我先做好自己。我這類演員好呀,可塑性高,做咩都得,叫我扮女人、扮細個、扮老、搞笑、做奸人,我都可以。在 TVB 8 年,現在才是我的開始。我的目標比較遠大,希望做到讓公司、電影圈的人認同,不止香港,內地、馬來西亞等,連不同地區的觀眾都喜歡。」

 【專訪】梁烈唯 把握機會

同治皇帝沒自由

《大太監》的同治皇帝,是唯唯首次剃頭演清裝、首次扮演悲劇人物,事前他在坊間找歷史書來看。「記載同治的書很少,因此也要看有關慈禧的書,有時會提到同治,因他是她親生子。」對這人物最深刻的是,帝王家並沒有自由,又聽不到真心話。「但不可將這份慘演出來,因為他根本不自知。當然,劇情會說他長大了,看康熙、乾隆的遊記,才知道民間生活的姿采,於是後來千方百計出去玩。」

再拍電影

唯唯於 99 年入影圈,04 年加入 TVB,成為旗下藝人。今年接拍《古惑仔:江湖新秩序》而重返大銀幕,他說是一種補償。「以前貪玩、發明星夢而去拍戲,現在會用心做。」至於山雞一角,有陳小春珠玉在前,加上對方又是其好朋友,令這新版山雞有一定壓力:「我不會去想太多,亦不會刻意扮。陳小春和所有人都說不要 copy,亦不可能 copy,他和我有不同特質,但角色性格是一樣的,所以有些感覺可能會相似,這也不是壞事。」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