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屆視后競爭激烈,有楊怡、胡杏兒、黃智雯等當家花旦,更有米雪、佘詩曼、汪明荃等實力之選,是次更破天荒實行全民普選,將決定權交由最公道的評審團——全港觀眾。自04 年參選港姐以來一直默默耕耘,縱然遇過不少緋聞傳言仍努力投入工作,一直穩步上揚的徐子珊,今年憑《雷霆掃毒》當中的毒后陳家碧一角得到不少觀眾的認同,能否憑藉毒后晉升成視后,確實要看一班無綫忠實觀眾的意向。

《雷》於台慶巨獻《大太監》前出街,尾段更與另一套台慶劇《名媛望族》接連播出,幸好《雷》獲得大家讚賞,猶如為台慶劇打了一聲響雷,精采的演出吸引了觀眾的目光,劇情亦絕不輸《大》與《名》,子珊坦言劇集播出時每日也有留意劇集收視:「每日看着那收視數字,其實心情真是好忐忑,『秒姦』這件事吸引了大家的目光,對於我都有壓力,知道有觀眾明白,話會繼續投我票追看我的劇,對我來說都是好事。」

過去數年也曾入圍過視后之列,但相比今年,對子珊來說卻最為激烈:「今年是行得最近的一年,往年去台慶的態度好似覺得個獎與我無關,總知我着得靚靚去就是了,但今年多了份壓力,壓力是來自我身的人。」經理人、工作團隊、傳媒朋友,近年不斷助子珊慢慢走向一線花旦,仰望視后寶座:「本身可能只係做一、兩件事,得就得唔得就算,但依家大家幫我愈做愈多,我不想令大家失望,如果真是無的話就死喇!」今年實行全民投票,許多事也未能預料:「不到最後一刻都不知,如果做了那多、那麼多人幫我都無用,最後得個吉我會好難過。」

欠先天觀眾緣

大家難免會將子珊與另一視后大熱楊怡做比較:「佢演戲?時間長好多,儲落?粉絲亦自然會多好多,爭幾年就爭幾年㗎喇,都是看彩數。」子珊話中感覺落寞,原來為了迎上視后,她給予自己的壓力是外人未能了解的:「近排忙四圍飛可以分散注意力,剛剛做呢件事時每日安排兩個專訪,用好多精神同力量去做,令到個人好大壓力,一講就會喊,真是好難看!不是恨不恨獎,當然個個都會想攞,得到大家認同,但太專心時,未到得不得到的關口已經崩潰,個人太緊張喇,緊張到不知如何還給周邊的人。」

面對陳家碧這個角色,吸毒、食煙、飲酒、販毒甚至乎遭輪姦,一直在電視尺度底線上踩鋼線:「過去所演角色比較硬淨?今次真是慘到不得了,看劇本時反問番監製林志華『得唔得?』,不是質疑他寫的東西,是我對自己冇大信心,不知自己否能做得到。因為我一向觀眾緣都不是非常好,可能本身角色冇問題,但觀眾就是不太喜歡意我去演,我怕做了比較偏的大家不會太接受。」

知道自己欠缺先天的觀眾緣,子珊比其他人用上後天加倍的努力去彌補先天不足:「除了買好大量關於吸毒的電影,去吸收不同的演繹方法,我還去有美沙酮中心門口蹲了一日,看真正吸毒者的神態,至少我知道美沙酮是綠色的。」雖然有些吸毒者看起來不着痕迹,但子珊要演活的是毒癮甚大的角色,除了怕觀眾接受不了,更怕自己抽身不了:「演悲劇可以,但有得揀我希望演喜劇。拍攝時情緒低落到不得了,少說話人會比較down,冇心機見人,因為要化到自己個樣好灰,隨着你化得多難看的妝容,你都不想照鏡望自己。」

外表堅強自信的子珊,暗地裏也有自負欠缺安全感的一面:「拍時擔心觀眾接受唔到我咁樣衰,吊癮吊到反晒眼,眼淚鼻涕之外還要曝地,怕太投入會有反效果對自己冇信心,可能這麼多年的抨擊打到自己太殘吧。」入行以來不斷聽到許多負面聲音,為演戲作出的犧牲反而成了眾人攻擊她的要害:「那時拍《學警出更》為了演好粗魯角色而剷青頭髮練大隻,監製認同我做到,但觀眾不接受,可能我選美出身,會有框框有包袱。」自此子珊的演出一直受到抨擊,讓她難以平衡:「好矛盾,到底要做到好中庸等人接受,還是做到好似個角色去到專業程度?有時真是好掙扎。」

看似硬朗的子珊面對多年的抨擊,理應愈戰愈勇,但此時卻流露出小女子的心聲:「其實我並非如外表般強悍,心靈很脆弱,幸好每次被抨擊打倒時,身邊都有個人扶我一把。」被批評到體無完膚,子珊也曾一度考慮到底自己是否仍然適合於娛樂圈生存,今年入行八年,終於捱出頭來:「以前也會有人留意我,但看到的都是負面,否則也不會一直有人在抨擊我。他們不喜歡我的外表,就連我做的一切都不喜歡,就像有些戲監製覺得我演得很好,但觀眾不喜歡就不喜歡,他們一直以來的不喜歡不會突然變成喜歡,所以我也要認命,因為我喜歡演戲想要繼續演下去,唯有想辦法吞下去。」

不懂與人溝通

回想起初入行時,子珊會以「年少氣盛」來形容自己:「個時不會耐心聽人講,不懂得去問,可能心態上不同,當時入行想住玩,冇想過要做專業。」

年少時太過自我,覺得沒必要為了他人而改變自己:「發覺心理準備好重要,當時來得太快,變得好多事不懂應付,不似現在身邊有人扶持我。」分不清身邊人對她的企圖是好是壞,終於建起圍牆阻隔自己,變得不懂得與人溝通,只埋首演戲。

蛻變成今日的徐子珊,某部分可能要感謝用她來寫故事的雜誌:「慢慢覺得點解啲人會係咁誤會我,周刊亂寫,點解我會特別多?是不是我樣衰呢?

抑或一直表達錯誤信息俾人?」發現原來自己對所有事情太認真太執着,終於學會了放開自己:「以前介意讓人了解自己,近幾年遇到的事令我認識到自己,身邊的人告訴我其實我是個好怕事的人,擔心唔知人地點對你,於是就硬淨先,做事不理後果,碰釘知自己不足。但到今日唯一的好處是大家都覺得我好真,不會說我是世界女。」經歷不少風雨,問到當初家人有否支持子珊入行時,她即謂:「家人從來不支持我入行,我做了幾年別的先入行,身邊又沒有人在這個圈工作,沒有人提點到我。家人見我有新聞都會關心我,但我怎麼講他們都不會確切明白我的感受,總之他們見到我有得做便是了。」

入行以來緋聞無間斷的她也自認每次與她合作的對手都難逃其緋聞男友之列,自小喜歡與男性做好友的她,近年也開始避忌:「不與男生做朋友啦,不能出街食飯如何做朋友呀?可能我男仔頭,男生同我冇戒心,跟他們搭下膊頭玩耍,旁人便覺得我們親密。」

除了拍劇,子珊亦有接觸電影與唱歌,似乎有意向歌影視三棲發展,但她則笑言只把當時歌手的形像當做一個角色:「那時我當自己是個性感歌手,就去演好她,歌手身份只是個角色。」給她選擇,最喜歡的還是演戲,而最想試的竟然是喜劇:「香港有幾多個君如啫?引人笑好難,我不介意醜化自己去引人笑。」

今年最接近視后 徐子珊太專注 怕未到關口已崩潰

<採訪>慧芳、Sami <撰文>Sami

<攝影>吳國明<場地>如心艾朗酒店

<Hair>Maggie Lam@Kim Robinson

<Styling>Patrick Sun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