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機證

大地重生 波斯尼亞

2012年11月22日 ~~ 第1185期 香港《壹周刊》

提到波斯尼亞( Bosnia-Herzegovina),腦海中便浮現槍林彈雨、滿目瘡痍的戰爭慘況。二十年前,我年紀仍小,但那場造成二十多萬人傷亡的波斯尼亞內戰,從電視熒幕傳到眼中,當時的心寒,到現在還記得。
現在,波斯尼亞山巒間的烽煙早已散去。踏足昔日飽受戰火摧殘的首都薩拉熱窩( Sarajevo)和莫斯塔爾( Mostar),仍見彈孔處處,但美麗風光正逐漸重現。尤其積極發展成旅遊區的莫斯塔爾古城,浴火重生回復童話夢幻,曾被炸毀的老橋( Stari Most)修復後,當地人更再次堅守習俗,以跳橋方式進行成人禮。
每年八月,是莫斯塔爾人慶祝成人禮的節日。成年男性要從高二十四米的老橋上跳入冰冷的河流中,表現無畏無懼的勇氣。節日過後,為了賺錢和吸引遊客,當地人仍會以表演方式跳橋。目的不一樣,縱身飛躍時,勇士眼中同樣閃出勇敢光芒。只是希望,他們的勇氣無須再用於戰場上!

一河相隔一橋相連


連接內雷特瓦河( Neretva River)兩岸的老橋,對莫斯塔爾人意義重大。河的東邊住了信奉伊斯蘭教的波斯尼亞人,西岸則住了信奉天主教的克羅地亞人。老橋最初建於 16世紀土耳其人佔領時期,將兩種不同信仰的民族連接起來。上世紀 90年代,前南斯拉夫解體,前南斯拉夫聯邦軍及塞爾維亞人攻擊莫斯塔爾, 1992年更演化成波斯尼亞人與克羅地亞人的紛爭。老石橋於當時被炸得粉碎,市民心如刀割。 95年戰事平息,老橋於 01年開始復修工程。除了從河底撈起原有石塊,也從石塊原產地運來同質大石,務求將老橋還原。工程於 04年完成,大橋再次肩負連接兩岸的重任。

沿石春路探土耳其風


由柏油路踏上石路,代表已進入莫斯塔爾古城範圍。石路兩旁全是十五至十九世紀建築,灰色或暗泥黃色石牆配上瓦頂,密麻麻高低起落排在河岸,沒有繽紛色彩,卻像超現實童話世界。
石路被磨得光滑,老橋的大石板更是跣腳,唯有赤腳走。莫斯塔爾自十五世紀被土耳其人統治,由橋上看,會見到數極也數不完的清真寺尖塔。每隔數小時,便聽到禱告的聲音。不少清真寺開放供遊客參觀,論宏偉,不及中東國家,但竟然當中尖塔也開放給遊客攀爬。教堂的鐘樓爬得多,第一次爬清真寺尖塔。石梯很窄、空間很暗,塔尖也沒有什麼特別。最大得益,是可俯瞰整個古城。
爬完塔,忍不住要使錢。滿街小店擺賣手工精細的銅器、水煙、手袋和地氈等,像置身土耳其古代市集。手袋仔十蚊有交易,水煙壺也是一百元起,平過伊斯坦堡一半。在東歐的最後一站,荷包終於要失守!


Franciskan教堂與古城只是幾步之距,旁邊的鐘樓滿布彈孔,見證莫斯塔爾不同宗教的融和與紛爭。


Koski Mehmed-Pasha’s Mosque是城中較大規模的清真寺,裝修也比起土耳其的清真寺簡樸。


浴火重生後的莫斯塔爾古城,完全沒有殘破感。游走當中,更有時光倒流至中世紀繁華時代的感覺。


河岸石灰岩所含的礦物質,令清澈的內雷特瓦河顯得特別碧綠。


小水煙壺一百元港幣就買到,大水煙壺也不過三、四百元。想起七、八年前在伊斯坦堡花了七百元才買到一個,今次點忍手?


老橋前放了一塊寫着「 Don’t forget’93」的石頭,提醒大家別忘記歷史教訓。


Brace Fejica街上部分石屋髹上粉紅色,像童話小屋。


下午的陽光灑在石路上閃閃發亮,與情侶漫步都幾浪漫。


部分石屋天台改裝成露天酒吧,在天台看着古城靜悄悄地入夜,無聲勝有聲。


中午有很多人在內雷特瓦河邊曬太陽,不過河水又冰又急,跳下去游水的人不多。


高處看古城,清楚看見屋頂的灰瓦。清一色的灰,卻純樸迷人。

隱蔽洞穴飲酒尋寶


莫斯塔爾古城不大,一小時便可走遍大街小巷,穿越小橋流水。可是,鴨仔團式急步遊覽,或者觀察力低些,會錯過不少寶藏。因為窄小又無招牌的木門後,竟是老橋博物館。低調的轉角彎位內,更有露天市集。而最驚喜發現,是普通鐵棚後的洞穴酒吧 Ali Baba's。
Ali Baba's完全隱藏於洞穴之內,酒吧依洞而建,土耳其式梳化擺放於岩石間,像天然 VIP房。加上昏暗燈光,充滿神秘感。最得意,洞穴內有條隧道通往古城外的馬路邊,最啱偷情走鬼用。暑假期間,酒吧二十四小時有派對。我還是喜歡享受淡季的寧靜,獨佔道具寶藏旁的梳化當大床。


Ali Baba’s以天然洞穴改裝而成,充滿神秘感。


雖然莫斯塔爾大部分人信奉伊斯蘭教,但酒吧中年輕美女穿得清涼性感。


隱藏於岩石間的梳化位,好啱講秘密。


洞穴內有道具寶藏,增加藏寶洞真實感。


土耳其咖啡極濃郁,附送的軟糖甜過片糖。$20

Ali Baba's


地址:位於 Brace Fejica路上近老市集處

地道中東包夾肉腸


特色拼盤$85內也有 cevapi,香料味濃淡適中,不怕吃不慣。

古城充滿土耳其色彩,食物也接近中東口味。最地道的菜式是 cevapi,又稱為 Bosnian kebab。即是將類似中東包的扁身大包 somun,夾起數條如手指大小粗幼的肉腸,配以酸忌廉和洋葱來吃。味道香濃惹味,充滿中東香料鮮味。推介古橋附近的餐廳 Sadrvan,做得正宗又便宜。 

Sadrvan


地址: Stari Grad, Jusovina 11, Mostar
電話:+387 3657 9057

與博物館假人同居


Muslibegovic House既是住宅,也是酒店和博物館。大宅建於十七世紀,屬國家歷史古蹟。以前是土耳其鄂圖曼貴族居所,現在已改裝成有十二間客房的酒店,更於前年被 expedia選為全球十大最佳酒店。
大宅庭園長滿藤蔓,室內有手工精細的木雕和繡花咕,地氈鮮艷搶眼,是個十分雅致的家。淡季客房每晚六百多港元起,不貴。不過,大宅現在除有貴族後代居住,早上和下午會有遊客參觀,私隱度低。而且,大門入口的展示廳有兩個假人駐守,夜晚返酒店時都幾恐怖。話雖如此,酒店長期爆滿,想住,要一個月前預訂。


三層高的大宅每層都有展示廳,客房亦分布各樓層,與博物館融為一體。當然,住客可以鎖門。


貴族大宅傢具十分精緻,睇得摸得,也可以在梳化坐下,感受悠閒。

Muslibegovic House


入場費:每人$20
地址: Osmana Dikica br. 41, Mostar
電話:+387 3655 1379
網址: http://www.muslibegovichouse.com


地下大廳有兩個假人「把守」。



薩拉熱窩哀愁與浪漫


由莫斯塔爾乘兩個半小時火車,便來到波斯尼亞首都——薩拉熱窩,風情與莫斯塔爾截然不同。視覺上,市內有電車有現代化建築,較城市化。心情上,沉重一些,除了住宅外牆的彈孔外,大部分途人面上都一臉哀愁,甚至有點怨氣,看來城市人較難忘記戰爭帶來的傷痛。
市內有戰爭博物館,但館內只得照片。要了解薩拉熱窩戰爭歷史,一定要到 Tunnel of Hope。波斯尼亞戰爭期間,為了安全地避開塞爾維亞狙擊手,令世界各地運來的物資和武器得以進入,薩拉熱窩人於九三年在機場附近挖掘出長約一公里、高一點五米和闊一米的隧道。現在,隧道開放當中二十米讓遊客參觀。遊客於入口處看過戰爭短片,便可進入隧道感受壓迫感。隧道旁的博物館,陳列出運送傷兵的擔架床和武器等軍用品。一切,都曾經見證過戰爭的血淚。現時聽不見炮火聲,也不難明白薩拉熱窩人當時的恐懼。
回到市中心,目的是拜訪兩條橋:拉丁橋( The Latin Bridge)。拉丁橋是最多遊客參觀的橋,因為一九一四年六月,奧地利皇儲斐迪南大公於這條橋上被塞爾維亞青年普林西普暗殺,引發第一次世界大戰。但另一條 Vrbanja橋更淒美,《薩拉熱窩的羅密歐與茱麗葉》事件正是在這橋發生。三、四十米的橋本身極普通,若非中間擺放了刻着兩位死難者名字的石碑,難以確認這條就是見證過真愛的橋。橋上少見人影,但石碑前鮮艷的花朵,證明仍有當地人無忘他們的浪漫故事,默默送上祝福!


Tunnel of Hope上的建築物滿布彈孔,觸目驚心。


隧道內的陳列室展示軍用品和戰爭圖片,具體說明戰時慘況。


隧道又窄又暗,如果要走一公里,我會發癲。




短短一條拉丁橋,卻引發第一次世界大戰。


現代美術學院將古典建築和現代美學融合,新一代的波斯尼亞年輕人充滿藝術觸覺。


Bascarsija是薩拉熱窩最熱鬧的景點,紅屋頂下是土耳其市集,吃的買的,跟莫斯塔爾差不多。

Tunnel of Hope


門票:每人$50
地址: Tuneli; Donji Kotorac 24, Sarajevo
電話:+387 6121 3760
開放時間: 9am-4pm
交通:可於市中心乘搭的士前往,因為 Tunnel of Hope的位置十分偏僻,最好叫的士司機等待接載回程,來回車費約$400。

至死都與你戀




《薩拉熱窩的羅密歐與茱麗葉》的故事,男方 Bosko是塞爾維亞裔人,女方 Admira是波斯尼亞裔回教徒。 1993年 5月 19日,二人打算逃離被圍攻的薩拉熱窩。男女在交戰雙方都有相熟的朋友,本來協定於二人出城期間會停火。但當他們踏上 Vrbanja橋時,槍聲響起,男方首先中彈身亡。女方稍後亦中彈,她爬向男方,擁着對方 15分鐘後亦氣絕身亡。當時,他們年僅 25歲。事件被美國記者報導,後更被拍成紀錄片。 

後記:


鐵托於 1980年死後,其努力維持的權力平衡被繼任者米洛舍維奇破壞。南斯拉夫國內民族之間的衝突不斷加劇,前蘇聯解體後,各民族開始爭取自治和獨立,然後演化成戰爭。鐵托頭像 T恤$50/件,市內到處有售,和平無價。

因種族仇恨而爆發的波斯尼亞戰爭,不過發生於二十年前。在薩拉熱窩和莫斯塔爾,二十出頭的小伙子,也可清楚告知炮彈在頭上飛過的恐懼。他們不避談戰爭,我和攝影師甚至被塞爾維亞裔伊斯蘭教徒扯着近兩小時,聽他講述父親如何奮戰,炮火如何摧毀他的家園。語帶無奈,幸而沒有憤怒,最後更說:「我喜愛和平。」而溫柔的波斯尼亞裔民宿女主人,道出戰爭時的無助與傷痛後,微笑着說:「我們不恨發動戰爭的塞爾維亞人,仇恨只會帶來更大的傷痛。」
現在的波斯尼亞國土上,仍居住着不同種族信仰的人。雖然,戰爭的陰霾不能在短時間內散去,但仇恨已漸漸放下。莫斯塔爾不少手信店,售賣印有前南斯拉夫總統鐵托( Josip Broz Tito)頭像的 T恤。鐵托被記念,因為他在任時,各民族能夠融和共處。和平,應該靠互相包容體諒,從來就不應依靠武力! 

有用資料:


簽證:持 BNO及特區護照均毋須簽證。
機票︰香港沒有直航機前往莫斯塔爾或薩拉熱窩,大部分旅客會先遊克羅地亞,再坐火車、飛機或巴士前往波斯尼亞。乘坐卡塔爾航空經多哈來回香港及克羅地亞首都薩格勒布,經濟客位票價為$4,240,商務客位票價為$23,040。查詢: 2868 9833,網址: http://www.qataraiways.com/hk。
克羅地亞往波斯尼亞:克羅地亞首都薩格勒布有飛機、火車和巴士前往薩拉熱窩,所須時間分別為 1.5、 9和 8小時,單程票價每位分別約$800、$250和$260。但最佳遊玩方法,是由克羅地亞南部的杜布羅夫尼克,乘坐 3小時巴士前往莫斯塔爾,單程車票每位約$140。如此一來,無須於克羅地亞走回頭路,而且由杜布羅夫尼克前往莫斯塔爾沿途風景優美, 3小時車程不難捱。
莫斯塔爾前往薩拉熱窩:莫斯塔爾和薩拉熱窩有巴士和火車連接,車程均是約 2.5小時,巴士單程車費約$90,火車單程車費約$50。
市內交通︰由莫斯塔爾巴士站步行 20分鐘便到古城,古城內沒有交通工具,可靠步行遊覽。由薩拉熱窩巴士站和火車站,可乘 1號電車往市中心,車程約 10分鐘,單程車費約$5。老市集和市中心景點可以步行方法遊覽。
酒店︰於莫斯塔爾,除博物館酒店外,建議住古城內的民宿,感受當地人熱情。推介精緻可愛的 Pansion Cardak,雙人房每晚由$350起,網址: pansion-cardak.com。至於薩拉熱窩,推介位於市中心的 Radon Plaza Hotel,每晚每房由$591起,網址: http://www.agoda.com.hk。
貨幣︰當地貨幣為馬克( KM), 1 KM約兌$5。莫斯塔爾遊客區大部分商鋪接受歐元及克羅地亞庫納,仍有少數只接受波黑馬克。(文中價錢為港元)






鳴謝︰

撰文:鍾琰
攝影:梁炳權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