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表健康的凱琪隨時跌倒,她惟有不斷練習跑步和跑樓梯來強化腳部肌肉和意志,每一步每一個呼吸都要小心經營。

Focus

天生我才【沒有小腦也能跑】

2012年11月16日 ~~ 第903期 忽然1周

一身運動服的吳凱琪,行動矯健,雙眼機靈,說話伶俐,看不出傷殘,卻被醫生斷定為永久傷殘人士。別的傷殘人士有人讓座,她沒有;她不讓座給老幼還遭冷言白眼,連政府給傷殘人士的兩元交通優惠都享用不到。「因為我的傷殘睇唔到。」凱琪無奈說。

吳凱琪
切除了大部分小腦,喪失身體平衡力,憑意志在慈善跑樓梯比賽奪得女子 29層個人賽冠軍。


積極投身義務工作為凱琪奪得多個獎項,包括 2011年十大再生勇士,今年的香港精神大使(圖)和傑出義職人士獎。

行路、手握花灑站立沖涼、換衫、握筆寫字等普通人輕易做到的簡單動作,吳凱琪要用十倍專注力才做到;同事用一個月準備、考一次就合格的試,她要用一年、考七次才考到,因為她比別人少了一部分腦。
07年於澳洲大學會計系畢業,活潑好動的吳凱琪相約好友玩激流慶祝,玩得興起之際,突然昏倒。醒來發現半邊身動彈不得,咬字也有困難:「醫生說是先天性腦血管畸形,俗稱『中風』,要保命就要切除小腦大部分組織。」
小腦主宰人體協調性、平衡力、專注力和語言能力。做了兩次分別十多小時的手術後,她變得口齒不清,無法表達自己;不能集中精神,記下的事轉頭便忘掉;不能站立,動輒暈眩嘔吐。由一個本來獲獎無數、尤擅籃球和跑步的運動健將,變成連站都站不穩的傷殘人士。 

重新學行


她由天堂跌落地獄。「真的很難受!畢業後專程去弄新髮型,本來好好的,突然變成半邊光頭!」人在異鄉,病房內全是年邁阿婆,家人都在香港,倍感孤單難過。「手術後我講唔到嘢又唔郁得,經常昏昏沉沉,有次聽到鄰 牀的婆婆對其他人說我已死去,氣得我立即睜開眼,告訴自己唔可以輸,一定要靠這雙腳走出病房。」
她用了一年時間才恢復體力。失去平衡力,她連食 嘢都嘔。「嘔到七彩都要逼自己食,左邊食完向右邊嘔,嘔完又再食。」
由澳洲坐飛機回港,她連推輪椅的力氣也沒有,每一步都要靠別人,一分鐘猶如一萬年,唔輸得的凱琪決心要行得番,仲要跑步。
「在地上放錢幣放書,學習蹲低執拾,當時每次郁動都會暈和嘔。因為手腳不協調,於是練習行路和跑步時設定拍子,跟 着節奏做。」別人練一個鐘,她練三個鐘。在不斷嘔不斷暈又不斷跌碰中,由初時只限在屋企扶住牆搖吓搖吓企,到剛於 10月舉行的「匡智競步上雲霄」慈善跑樓梯賽中,用 18分鐘走完中環廣場 75層樓梯,同時奪得女子 29層個人賽冠軍。
「我不夠別人快,惟有用耐力搭夠。只要不怕困難,便已贏了一半。」
當年在澳洲發病,學生保險賠了三十多萬醫藥費幫了不少,她因而投身認為可以幫助人的保險工作。她還以自身經歷感化同「病」中人,超過一半時間做義工。
不過任你多堅強,小女子總想有個肩膀可以依靠,曾是校花的她,以前只愛靚仔,「現在傷殘都可以呀!」


手術後,凱琪像 BB般重新學站立學行。


本來弄得靚靚的髮型變得面目全非。

撰文:黃淑君
攝影:周義安、部分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