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因勇敢面對將來,今年成為香港青年協會主辦「黃寬洋青少年進修獎勵計劃」的得獎者,表揚他積極面對人生。他說希望讀好書,將來成為放射治療師。「可能俾人照得多,我都想照吓人。」

Focus

天生我才【我在輪椅展光芒】

2012年11月16日 ~~ 第903期 忽然1周

訪問當日,梁肇麟跟一眾運動員,被邀出席商場活動。場內嘉賓雲集,有蘇樺偉,有糖兄妹。當司儀叫影大合照,眾嘉賓一湧而上,除了梁肇麟。
台前那數級台階,叫他無法征服。
不要緊吧,不影大合照,還有電子划艇表演。他早有安排,帶來特製椅子,準備套在原裝划艇椅上。來到現場,才發現那特製椅子跟划艇椅裝嵌不上。「就當來幫師兄弟撐場囉!」教練跟他說。梁肇麟看似不以為意,但記者看在眼裏,心頭卻有點酸。

梁肇麟
下半身癱瘓,在輪椅劍擊國際賽中拿銅獎。


教練曹萍說,這孩子毅力驚人,無論有多辛苦,他都咬緊牙關過,學劍只有短短一年,已進步神速。


練劍擊讓他的手臂更粗壯有力,平日出入上下車,靠上半身支撐身體,輕易鑽入車廂中。

動不了


上星期六他(左一)出席商場活動,因帶來的特製椅子跟划艇椅裝嵌不上,他只好在旁為其他隊員打氣。

4年前,他還是好端端的。 173cm高,樣子端正,出水能跳,入水能游,更在游泳比賽中,贏過不少賽事。「當年我只差 0.2秒,就能打入區選八強。」
08年,梁肇麟在屯門天主教中學剛升讀中五,準備會考。 10月初某天練水,準備一躍而下,突然左腰抽筋,劇痛得臉容扭曲。「連教練也嚇呆,從未見過有人抽筋得這麼厲害。」
他往屯門醫院看急症,醫生只說是皮下神經發炎,開一些止痛藥,便打發他走。腰痛情況沒好轉,數日後還延伸至左腳,「走路也無力,會突然跪低」。短短一個月,梁進出急症室三次,家人決定安排他在私家醫院住一晚照磁力共振。
梁肇麟的世界,一夜間變了天:「一覺睡醒,發現對腳毫無反應!」原來他的胸椎第九節長了一個血管瘤,壓住神經線,以致半身癱瘓。他晴天霹靂,嚎哭了大半天。「只是一晚就無 咗對腳!入院嗰陣我仲行得 㗎!」當年,他只有十七歲,還差兩個月才成年。
血管瘤長在敏感處,要開刀割便要開 6層骨,風險太大。最終他在公立醫院動了兩次血管栓塞的微創手術,第二次手術後,連右手也無法動。「我連飯都食唔到,十幾歲要姑娘餵。」他一邊哭,一邊吃。父母看見原來健康的兒子變成這樣,也心力交瘁。「爸爸在流浮山做地盤,每日收工就撲來醫院探我;媽媽怕我難過,只敢躲在病房門外哭。」 

動起來


他說以前很「宅」,打機打得天昏地暗,還經常為此跟母親吵嘴,難得有跟家人出外遊玩的合照。

右手慢慢康復,梁肇麟每星期五天住在公立醫院做腳部物理治療,但努力三年,還沒有太大改進。下半身再沒知覺,他要適應輪椅生活,上廁所,坐公車,上落斜,通通要學習。「既然已發生,我惟有接受啦!」他苦笑說。
一切重新開始。輟學三年,重返校園時,已經 20歲,「我成為全校年紀最大的學生。」由會考變文憑試,他得重讀中四學習新課程,「跟我同班的,是昔日的中一同學。」
治療師知他愛運動,去年介紹他認識玩輪椅劍擊的師兄。「劍擊班中,每個師兄弟都有自己故事。」彼此感同身受,他漸漸當了劍擊隊是另一個家,每天一放學,便由屯門坐西鐵到紅磡,再轉東鐵,花個半小時到火炭體院練劍,至晚上十時多才回家。今年 1月,更代表香港去德國,參加 IWAS輪椅劍擊世界盃。「輪椅入唔到機艙洗手間,師兄教我上機插尿袋。我下半身已無知覺,插尿袋都唔會痛。」
那次,他得了佩劍團體銅牌。「原來我也可以!」
他以前沒目標,讀書成績一般,跟家人也很少溝通,「最叻由朝打機打到晚,成日駁阿媽嘴。」出事後,細兩年的妹妹讓出自己較大的房間,方便他出入。他也成熟了,跟父母也多了關心。「我沒有雙腳,卻有番家人。」 

撰文:阮淑賢
攝影:潘 啓德、部分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