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cus

天生我才【看不見的演員】

2012年11月16日 ~~ 第903期 忽然1周

澳洲有個阿 Nick,出世沒手沒腳,但他沒放棄自己,還四圍分享燦爛人生,今年更小登科。
香港,其實也有不少個阿 Nick,堅毅得令人不得不佩服。
沒有一雙腳,還可以樂在劍影下;沒有正常外觀,還能畫出自己人生;沒有一對眼,還可以演活生命;沒有一部分腦袋,還能跑出成績。
人生,從來沒有完美,但卻有權活得精采。




安仔現在出入會用手杖,司機都會主動停車。但也試過別人不停車,他發惡用手杖拍打車窗:「後來才知人 哋滿座才不停車,幾自責呀。」

鄺頌安
只餘下不足一成視力,今年首次當演員,參演港台單元劇。

安仔(鄺頌安的暱稱)拍劇,有特別待遇。
他有 PA接送。「晨早七時來接我,點知去到(拍攝現場)是食早餐,等到下午三時才輪到我拍。導演怕我唔識路, PA又不能拍攝中途來接我,所以我要咁早到。」
他有特權,不需要背劇本。「導演逐句對白教我講。其實對白好少,我最多做無奈表情。」安仔即示範垂頭唞大氣。
他所到的外景場地,猶如摩西過紅海,暢通無阻。「是導演專登搬開雜物,免得我撞倒。」
安仔經盲人機構介紹試鏡,因性格樂觀,被導演選中拍攝港台劇《生活逼人》,扮演跟母親相依為命的視障青年。
播映半小時,一家人嗶呢巴拉說個不停,唯獨安仔爸爸一言不發。「他覺得好心翳,點解我睇唔到嘢仲要咁高調。」
06年安仔做完第 N次青光眼手術,為證明自己得,堅持出席一個義工活動。爸爸不放心他獨自外出,悄悄尾隨,首次看到兒子拎着手杖在街上踱:「當時爸爸難過得要哭。」 

眼矇矇


「無諗過自己可以做演員,雖然只是 temp job。」安仔說。
對安仔來說,學走位,講對白不難,人生最難,是找工作。會考拿 3A2B,中文大學工商管理系畢業,寄數百份求職信,由經理到文員,也沒有一份工肯請他。「都是因為我睇唔到 嘢。」
三歲已有七百度近視,自小戴着厚疊疊鏡片,但那時還能很清楚看到這世界。只是近視隨着青春期不斷「發育」,中三已有二千度近視,加上青光眼和白內障,做了十多次眼部手術,還是治標不治本。游水籃球拍拖沒他份,他俾心機讀書考入大學,希望學歷可幫他找到安定工作,不用擔憂未來。「六兄弟姊妹我全家最細,好彩無家庭負擔。」
可惜視力每況愈下。「入大學應該識好多新朋友,但我認唔到同學個樣,成日叫錯名。漸漸我返學都遲到早退,避開跟同學打招呼。」
他不認自己視障。同學叫他幫手拍照,他裝作看到熒幕;明明看不見巴士號碼,寧願搭錯車都不問人;到快餐店看餐牌,要「嗅」着它才看到,結果被別人大聲喝罵:「你睇晒咩?」
讀書時還有同學老師關顧, 02年大學畢業後要走出象牙塔,才是殘酷的開始。「我見工填申請表填到出晒界,人哋請我先奇。」同學聚會,談工作閱歷,他搭不上嘴,家人照顧更觸碰到自尊,母親夾餸給他亦大發雷霆:「我唔想咁小事都要人幫。」全個家族都沒有眼疾,「為何要選中我?!」


中大畢業,安仔(右下)當時視力只有一成。


他的女朋友最欣賞安仔夠堅毅。女友愛時裝,訪問當天的造型也是由女友做形象指導。「她想我穿耳,但我仲未接受到囉!」

幫幫手


視力不斷衰退,只餘下不足一成視力,外出必須用手杖,只好認命,到盲人中心學凸字,增強其他感官反應,學習盲人生活。「那裏的人教我如何面對。」
出街拿手杖,別人反而敬他三分。「巴士司機見我等車,會停低問我坐幾號。」認盲之後,他的心情比以前開朗。「起碼敢出聲叫人幫。」
這些年,盲人中心介紹不同兼職給他,文員接線生也有,出版社幫他出書寫勵志故事,更因而認識了做藝術工作的女朋友,經常為他設計造型。「她說睇唔到嘢都要型。」
06年拿十大再生勇士,勞工處都找他拍廣告。「有次拍一個跛一個盲一個聾好開心咁食早餐,因為怕阻住茶餐廳做生意,半夜三點拍,幾搞鬼。」
做演員辛苦,拍港台劇天天朝 7晚 11,但安仔很享受。「有機會我咩都試。」
工作機會多了,但多是兼職。 02年大學畢業至今, 30出頭的安仔仍在找長工,早前才寄信保險公司應徵 telesale。「電話傾得好 哋 哋,但當我說對眼唔係咁好,對方即刻轉口風,話份工唔適合我。」
中大 BBA畢業的安仔,最大的願望,是社會給他機會:找到長工,有固定收入,可以娶老婆。「希望呢個願望早日實現。」


他在港台單元劇《生活逼人》第五集〈一個不能少〉扮演視障青年,跟媽媽(右)在南生圍相依為命,劇中他要學撐艇:「隻槳好鬼重,我都是扮吓 嘢。」


他幫勞工處拍廣告,鼓勵僱主請視障人士。

撰文:阮淑賢
攝影:梁幹持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vb4life 的頭像
tvb4life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