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電台工作的日子,經常遇見很多藝人,當中包括巨星和巨星to be。坐在我眼前的小妮子,就是最佳例子,劇集一套接一套,是很多網民心目中最漂亮的玉女──唐詩詠(Natalie)。今次對談,她剖白親情、愛情和工作,不得不提的還有崔建邦。

文:彭晴 圖:黃文山

場地提供:Wonderland Too Oyster & Steak(Tel:2312 2315)

彭:你跟家人的關係如何?

唐:我們的關係很奇怪,很少傾談,卻很親密。

彭:何解少傾談,卻會很親密?

唐:我年少時,父母忙得不可開交,或許是這個原故,我們很少機會溝通,我曾經為此而責怪他們,事關缺乏學習溝通技巧的機會,以致我在人際關係上發生了很多問題。但後來我終於發現,其實他們才是完美的父母,因我從未在他們口中聽過對任何人的批評,在別人需要幫忙時,又必會義不容辭,這些都是我以往沒有留意的優點,反而只懂埋怨。這種身教,已深刻的印在我腦海中。

彭:家人對你以演員作為事業,可有意見?

唐:他們對我很支持,初入行時,雖然正面對負資產的問題,而我的收入又很不穩定,但父母從未叫我放棄當演員,若果沒有愛,他們又怎會讓我放任呢?回想起來,是他們成全我的夢想。

彭:母親給予你的愛,對你有多大影響?

唐:她為我付出了很多,她懷有我後,特地從福建來港,為了讓我在這裡出世,享有較好的生活環境。她在保險界很努力工作,就算後來負資產,也盡力找一個舒適又不太差的環境,讓我成長。她不怕蝕底,為了幫人,就算受騙也不計較,除此之外,我在她身上也學會了很多。

追求我,要有勇氣

Natalie的母親已經離世,現時她與父親和兄長同住,父親年輕時從事出口聖誕飾物的生意,現已退休,閒時愛到圖書館打發時間。至於比她大5年的哥哥,縱使各有各忙,見面機會較少,但彼此仍會靠短訊維繫感情。她形容親情的愛,一直沒有離開過。愛情呢?這幾年跟她扯上關係的,似乎就只有崔建邦。

彭:在觀眾眼中,你在感情路上可謂乏善可陳,傳來傳去,都只有一個崔建邦。

唐:哈哈!還有拿拿淋呢!其實我跟很多朋友出外時,都不會出事(被偷拍),偏偏只有她例外,(狗仔隊)每次都偷拍我倆,的確有點匪夷所思。

彭:拿拿淋是你認識了十多年的老友,可有為免被偷拍而考慮跟她斷絕來往嗎?

唐:哈哈!或許是她想跟我絕交!起初,當我倆被偷拍,她的反應甚大,因為報道會影響其事業,但我勸她要大方,放鬆點。她很了解我,對我的想法、脾氣都很熟悉,是一個值得我信任的人。

彭:崔建邦算是個值得你信任的人嗎?

唐:我投身TVB的首個節目,是與他一起主持K-100。由於我並不健談,所以當初對於擔任主持工作,令我極之恐懼,加上我的臨場反應基本上是零!阿邦當主持的經驗比我豐富,他教曉我很多,也很自然就日久生情了。

彭:你倆多番離合,他是否曾經令你很痛心?

唐:已成過去了……我還不是也曾令別人傷心過。無論是甚麼分手理由,傷心是必然的,但我很快就會忘記……我已記不起曾經傷害過誰……哈哈!

彭:身為一位美女,必定追求者眾,你會如何應對?

唐:我不希望自己估錯,所以不會亂猜追求者的心意,我會等待對方確切地表白,才會認真考慮。若連表白的勇氣都欠缺,怎能當情人呢?

彭:跟你合作拍劇的演員,不乏俊男,何解較少傳出緋聞?

唐:工作還工作嘛!畢竟大家都身處搏殺期,而且還要視乎緣份呢!其實我都有出席不同的約會,但始終未遇到一個可以發展感情的對象。

彭:你的理想對象需具備甚麼條件?

唐:知識廣博最重要,能夠提升我的眼光和學識。富幽默感,會令我開心。要夠大膽追求我,沒有這股勇氣,就肯定沒有機會。哈哈! 由無知到開竅

自從在台慶獲頒《飛躍進步獎》,Natalie的工作不斷,一劇接一劇,可見她備受無綫重視。她自言由不知演戲為何物,到後來開竅,懂得投入角色,全靠一班對她愛護有加的監製和演員。

彭:你得獎後忙過不停,情況有多「嚴重」?

唐:最繁忙的階段,是同時接拍兩套劇集,當拍完一套,留在車廂中睡一、兩個小時,立即為另一套開工,最高紀錄是4天沒洗澡,體能上的負荷很大,十分辛苦,但同時也很享受。夏季拍攝《大太監》時,亦試過熱得頭暈眼花,但想到相比起Do姐(鄭裕玲)那個年代,要同時開9組戲,我這些已屬小兒科了。

彭:睡眠不足會否影響演出?

唐:反而因為不斷趕拍,沒有機會離開拍攝環境,加上很多富經驗的前輩不斷排戲,所以沒有太大影響。

彭:你有多喜歡演戲?

唐:我喜歡大伙兒一起工作的環境和氣氛,很開心,例如拍攝《衝呀!瘦薪兵團》,跟阮兆祥、田蕊妮等一起是歡笑不停。在《大太監》中有黎耀祥和米雪等,工作時認真投入,令我獲益良多,兩種不同的開心,豐富了我的人生經驗和知識。

彭:可否具體描述米雪的認真工作態度?

唐:在《大太監》中,米雪姐飾演太后,我演妃子,我倆要唸的對白,每每是很冗長的,所以我倆每次見面,她都會主動跟我不停對稿。我倆的演戲方法頗相似,都是先把台詞唸好,然後投放情感。在對戲的過程中,她會主動的提點我如何以身體語言輔助演出效果。

彭:你真幸運,有前輩用心教導你演戲。

唐:我都深感幸運,因為自從入行後,我所遇到的很多前輩,都對我無微不至,例如陳錦鴻,他對人生和戲劇的分析都很獨到。此外,還有陳國邦,因為我從未接受過正統的演戲訓練,所以我會主動請教他。不得不提的尚有黎耀祥,我倆接連在《大太監》和《神探哥倫布》合作,我不停向他請教,他仍願意耐心教導我,確令我獲益良多。值得一提的,是他的EQ很高,例如在等待埋位拍攝的過程中,無論是等人還是等道具,他從不發脾氣,也不會耍大牌。

彭:你從何時開始愛上演戲,並享受這份職業?

唐:應該是從《鐵馬尋橋》開始,一眾演員連續3個月的相對,在很多羣戲和認真的演員包圍下,令我真正投入其中。我飾演的角色是個悲劇人物,要面對被欺負和強暴的戲份,當時我從未演過如此具挑戰性的角色,也是首次參與李添勝監製的劇集,我更憑該劇奪得《飛躍大獎》。現在回想,其實當時我真的不知道應如何去演活這個角色,我問添哥應該怎樣演,他對我說:「你放心做啦!我叫你笑就笑,喊就喊啦!」於是我照著他的意思去演,自此我開始明白演戲是甚麼一回事,以及所謂走入角色的感覺。自此之後,我都以這種投入角色的感覺去演出,可算是一種開竅,那亦是在這行業浸淫了五、六年後,得到的神奇發現。

彭:添哥是否你的伯樂?

唐:對啊!他對歷史有很深入的認識,所以其監製的劇集,通常是以古裝或大時代背景為主。我尤其享受演出未曾經歷過的年代,感覺猶如上了歷史課般,而且角色具新鮮感及挑戰性。早前拍攝《神探哥倫布》正是一個挑戰,我在劇中由少女演到少婦,添哥給予我很大的信任和信心。

彭:《神探哥倫布》是你首次擔正女主角的劇集,事前你如何準備?

唐:今次我由十多歲的少女,演到40歲的母親,更是一名精神病患者,對我來說是個不容易投入的角色,很難演呢!我為此到過精神病院,觀察病人的舉動,跟他們傾偈,參考他們的說話方式。我跟10個病患者接觸,發現每個人的表現和反應都是不同的。我為此經常與黎耀祥研究,得出的結論是精神病人沒有既定的反應,換句話我愛怎樣演繹都可以!哈哈!之不過,我對摸索角色的思路,仍花了不少工夫。

彭:結果演出效果如何?

唐:我都不知道,希望觀眾會喜歡啦!

彭:以現在的走勢,自覺開始走紅嗎?

唐:我又不覺得,實際上是機會多了。或許觀眾對我加深了認識,認為我愛演戲,認真工作。至於紅與不紅……反正有些事情總是來去無蹤的。

彭:對將來有所期待嗎?

唐:我入行8年,最初以第二女主角身份演出《四葉草》,當時我覺得很了不起,不過當另一批《四葉草》的年輕演員湧現後,才驚覺原來自己已經過氣了。由於沒有所謂一鳴驚人的演出,觀眾很快已忘記我,之後我演出過無數類似的角色,我開始鑽牛角尖,心想自己的演出是否不值得欣賞,所以落得如斯田地?幸得前輩們點醒我,為我分析,教我就算角色相近,也可以用不同的方法演繹,例如一個刁蠻的女孩,可以是刁蠻而活潑,或是刁蠻又乞人憎,自此我才發現,原來是我對事業並不投入,原來問題是出於自己。

後記

身為演員,投入角色,是應有的基本標準,看Natalie的演出,肯定達標。今次對談,我倆也超級投入,投入得令她慘吞了兩張牛肉乾。為表歉意,約定請她食飯,期待到時再跟她詳談,也期待她在新劇《大太監》的演出。

唐詩詠

唐詩詠

唐詩詠

唐詩詠在《神探哥倫布》中首次擔正女主角
在《神探哥倫布》中首次擔正女主角。

唐詩詠跟田蕊妮合作,歡笑不停。
跟田蕊妮合作,歡笑不停。

唐詩詠
黎耀祥的工作態度,令Natalie獲益良多。

唐詩詠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