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人訪

給我一個家 劉心悠

2012年09月28日 ~~ 第896期 忽然1周

劉心悠一直面對着一個尷尬的身份問題。
「以前在加拿大讀書,我肯定係 Chinese;來到香港,我係台灣妹;去大陸,佢哋當我係香港人;返台灣,又以為我係大陸人。樂觀啲睇,當係文化交流囉!」
台灣出生,香港起步,大陸成名,劉心悠是兩岸三地的文化結晶品。扮靚脫毛想起她,買嫁女喜餅想起她,彷彿是美麗與幸福的代表。
「其實我一啲都唔貪靚,離幸福也頗遠。」
自小父母離異,劉心悠從一個唯命是從的娃娃,演變成獨立堅強的個體戶。當圈中人還在買醉的時候,她已起牀跑馬拉松。她知道,人生就是一場持久戰。
「我最想做真正嘅香港人,我唔介意你哋叫我做港女。」
是她說的,「給女仔一個家,就叫做嫁」。香港這頭家,還真的有人喜歡呢。

互動片段

劉心悠給我一個家


TBC




劉心悠很認真地想自己到底是哪裏人。
「我想,我應該是 TBC, Taiwan-Born Canadian,在台灣出生的加拿大人。我心裏面那頭『家』,始終在加拿大。」
謎底解開了,原來不是出生地台灣,也不是成名地香港。劉心悠不當自己是台灣人,皆因成長片段太零碎模糊。
「小時候沒主見,對周遭事物也毫無反應。別人說甚麼我就聽甚麼,一味唯命是從,不會問,更加不會駁嘴。」
媽媽老是對她說父親在外公幹,她後來才知道,其實父母早已離異。
「但為了我可以跨區升上一家出名的中學,爸爸媽媽後來又再結婚,我們也試過三個人一起食飯的日子。只是這些日子不長,我入行之前,他們還是再離婚了。」
她十四歲在父母安排下往加拿大升學,最初幾年也是沒甚主見,初戀也是糊裏糊塗下發生。
「讀中學最後一年,有個學長追我,同學都覺得我『應該』要拍拖,於是我便跟他在一起。其實我絲毫喜歡他的感覺也沒有,但我天真地以為感情可以培養。」
初戀不夠一年便玩完,因為不愛,所以不傷。她漸漸開始有自己想法,選擇到 shopping mall裏兼職賺學費。
「做過賣鞋 sales,也在 food court𢳂過飯餸。其實家人完全可以 support我的學費,但我覺得自食其力好有型,自己賺回來的錢特別馨香。」
這時遇上第二個男朋友,香港仔,懂在她生病時煲湯慰問,因此成功奪其芳心。
「這個比上一個多少少 feel,但也是維持不夠一年。我最嬲他跟我鬧交時講廣東話,明顯地講衰嘢啦!」 




嫁喜餅廣告,非常深入民心。


大陸劇《步步驚心》紅了鄭嘉穎和劉心悠,不少香港師奶真正認識她,都是從此劇開始。


《出埃及記》劉心悠最後成為變態殺手。姑勿論劇情可信與否,個人認為好看過同戲另一位女角——仍堅持畫心形嘴和着跌膊衫的溫碧霞。


第一部電影《阿嫂》已有黃秋生、劉燁、任達華、曾志偉等猛人傍住,地位直逼當時星皓一姐林嘉欣。


人生第一個廣告,任華航模特兒。


最新作《天生愛情狂》,改編自真實個案,劉心悠飾控制慾極強的護士。《蘋果日報》圖片

另一種藝術


劉心悠在 Emily Carr University of Art and Design讀工業設計,她知道自己想要甚麼。
「畢業後可設計傢俬玩具,也可以設計一個水樽,總之是一些 3D的產品。我原本打算去渥太華發展,那邊出產木頭,可以到工廠裏打工。」
她從不嬌生慣養,落手落腳的體力勞動反而最合口胃。大學第一年暑假回台灣,改變了一生。
「陪朋友去廣告公司試鏡,結果選中了我。我終於知道賺錢不一定要那麼辛苦。」
老掉牙的故事,真的會發生在有緣人身上。她拍了一個華航廣告,賺了十萬台幣,夠交一個學期學費。第二年回台灣打算照辦煮碗,這次遇上的,是香港電影《阿嫂》找女主角。
「我所知的香港明星只有成龍和周潤發,對香港的所謂認識也只是溫哥華港式茶餐廳裏的食物。」
電影公司選中了她,她只得幾天時間考慮拍還是不拍。她若答應,便得放棄餘下兩年學業。
「人生中從來沒有為自己做過甚麼決定,這是第一次。跟爸爸媽媽商量,他們居然好支持。放棄學業是很可惜,但我跟自己說,拍戲也是另一種 art呀!」

專心做演員


05年劉心悠簽約星 晧,她很有運,一入行就做女主角,夥拍的更是影帝級人馬——任達華、曾志偉、黃秋生。只是分量愈大,壓力愈大。
「有場戲講汽車失事,我和秋生被壓在車底,我們全身是血。咁大件事,我覺得自己一定會好痛,於是猛嗌:『好痛呀!好痛呀!』秋生忍不住話我:『阿心悠,你全身都係血,其實觀眾會 get到你好痛,你唔使嗌得咁誇張喇!』那時真是完全不懂做戲。」
開始知道做戲是甚麼一回事,也要去到很後期。
「入行初期一直在拍自己公司的戲,沒有人教我,更加沒有人會話我。後來返國內拍電視劇,才知自己不懂走位,很多時阻擋了別人的光。原來很多地方我一直做錯,只是之前不知。」
早幾年她有份演出的《軍雞》、《出埃及記》不甚了了;近年國內電視劇《步步驚心》大收旺場,劉心悠明顯下過苦功。
「拍戲之外便只會拍廣告,你們很少見我做其他跟演出無關的工作。我想專心做一個演員,目標是讓大家認同我。」


十二歲,長得非常標致。


劉心悠已連續五年跑十公里馬拉松,她目標是再跑多五年,便儲夠一百公里。「我好鍾意流汗嘅感覺。」《壹週刊》圖片

我想做港女




專心做演員,誠意可嘉,但廣東話一直是劉心悠的死穴。
「練廣東話的方法,是讀報紙。所以我好怕飛紙仔,好擔心講錯,愈擔心便愈做得不好。」
她恨不得自己是字正腔圓的港女。對,匪夷所思,但千真萬確。
「如果有朝一日做到『港女』,我會好開心,會覺得是一種榮譽!一般人對『港女』的定義是負面的,但在我價值觀裏,如果有人說劉心悠是『港女』,證明我已融入了香港生活,亦受到大家的認同,這絕對是讚賞。」
也許這叫旁觀者清,劉心悠看到我們看不到的。
「『港女』是『港男』給女仔的稱呼,難免會狠辣一點。但香港女仔也有好多優點,例如獨立、有思想、有主見,這是很多地方女仔不及的。即使大家覺得香港女仔現實,也沒有甚麼不妥呀!」
入行七年,現在已能講帶口音但尚算流利的廣東話,劉心悠甚至以愛吃五香肉丁自豪。
「以前在加拿大茶餐廳看見香港人吃五香肉丁,我心想,世上怎會有人愛吃這種『一 pat pat』的東西?咁油膩,難道有人甘願傷害自己的身體?原來上了癮之後,是停不了口!」
她想做港女,但暫時引不到港男垂青。三十一歲,感情狀況空白。
「父母離婚,對我都有影響,但未到恐懼婚姻的地步。最近和朋友聚會,話題都離不開湊 BB,好煩呀!我覺得她們的生活好像工作一樣。如跟我比,我可以着靚衫化靚妝,又可以周圍去,是不是我的工作好玩好多?我在香港辛苦經營了七年,現在不是拍拖結婚生仔的時候。」
我們一直以為台灣妹溫柔,但別忘記劉心悠是 TBC,她比很多女仔硬淨。
「我真係唔夠溫柔,唔夠嗲呀,哈!哈!」她大笑幾聲,還有點豪邁。 

平凡




劉心悠原名劉凡平,我們都理所當然地以為,她父母一定是想女兒做個平平凡凡的人。
「錯喇!爸爸就係想我不平凡,所以專登將兩個字掉轉。
但我由細到大,身邊人都鍾意叫我做平凡,易記嘛!」
卸下拍攝所需的華服,劉凡平其實穿着平凡的衣飾到來。
長裙是贊助的,螢光袋購自泰國,約港幣一百元;花花拖鞋購自台灣,才九十台幣。
不做名牌奴隸,叫人看得特別舒服。
劉心悠,讓我告訴你吧,你應該會有不平凡的一生,但以你這身氣質,是肯定做不成港女的了,哈!哈! 

下期預告:




我們的女主播 

撰文:林蕾
攝影:梁幹持
協力:李梓軒
錄像:湯文峯
化妝: Annie G. Chan
髮型: Eric@Xentre
形象: Bryan@the Flaming
服裝: Valentino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