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則士是兩屆香港電影金像獎影帝,以精湛和具火候的演技見稱。外形敦厚老實的他,近期罕有地飾演奸角,在劇集《造王者》演繹野心勃勃,意圖謀朝篡位的丞相董昭。

他說董昭最終變壞,是因為沒有人信任他所做的事。「人真的會這樣,我覺得合理呀。」戲內為上位無所不用其極,戲外卻是那種欠人四成,寧願賣樓、賣車還五成的人。「所以唔好囉!」鄭則士半認真笑道。

鄭則士口中答「唔好」,事實上他非常自豪自己的做人原則:但求無愧我心。1976年參加無綫第一屆《聲寶片場》比賽入行,影視雙棲發展,做演員之餘,又擔任導演及監製。90年代和朋友合夥開電影公司,虧損過千萬,友人告之,反正是有限公司,債務不一定要自己攬上身,他卻寧願賣車、賣樓,並掏出所有片酬還債。「自己做的事,一定要負責,當責任完成了,起碼我對得起天地良心,抬得起頭,對得起人。至於別人如何評論,我控制不了。」結果,他用了近十年還清所有債務。

一鋪清袋

事業高峰時,鄭則士住豪宅、有工人服侍,然後一鋪輸清,卻沒怨天尤人,只是逐分逐毫再賺回來。香港沒機會,他返內地拍劇。「經驗告訴我,人生很難盡如人意!我整天都講,這個世界,英雄造時勢,亦可以是時勢造英雄。但如果你既非英雄又無時勢,只有三件事可以做:第一就是忍,第二就是等,第三就是繼續努力,別無他法。」

做了61年人,在娛樂圈打滾了35載,鄭則士不是不明白非常時期,有時可以像董昭般用非常手段,但他過不了自己。「我明白的,當你成功時,別人會覺得你有原則,可以支持這麼久;失敗時,你就變成死牛一面頸、固執。我不是偉大,不過我做任何事,只有一個立場,就是問心無愧。」鄭則士說他信佛,可惜未能修佛道,因為他沒能力做到四大皆空、無慾無求。「所以我修人道,凡事只問自己有沒有盡力。」

跟上時代

做人如是,拍戲亦一樣出盡全力。他指尤其做演員,年紀大了,就會明白動力和年輕時相差很遠,故一定要永遠保持對演戲的熱情。「這一行特別要跟得上時代,沒有動力就會落後。」自稱仍然極度愛演戲的鄭則士,亦不斷在尋找自己的定位,就像他在80年代創作出紅極一時的「肥貓」。「人不可能萬能,但總希望有一樣技能是能人所不能,這樣你就可以站在那個類型的第一綫。演戲都是這樣,就算國際大明星,也只有一兩種最擅長的戲種。」

當然,「肥貓」是可遇不可求,經歷過跳槽亞視、轉戰內地,2006年重返無綫的鄭則士亦很看得開。「我現在有工作已經開心,有得做,代表我有生存價值。記得在內地拍劇時,有些年輕演員經常抱怨每天吃飯盒很悶,我告訴他們千萬不要這樣講,飯盒代表你有價值,你今天來開工,就算只是臨時演員,你都有權吃這個飯盒;如果你是來探班,我給你一個飯盒,這就是禮物,其實你原本無權吃的。」有容乃大,他的胸襟誠然如其外形一樣。

鄭則士

撰文:王寶云
攝影:林良明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