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ice

多謝我啲癦

2012年09月14日 ~~ 第894期 忽然1周

近月很多報章雜誌都報道了陳偉霖( William)的出位搞作,他出版了自己的《遺書》,又辦「生前葬」,還在殯儀館開慈善搖滾騷。咁「夠膽死」,因為自小與死亡為伍,與常人不同的經歷又催化出獨立思維,還基於一種自我認同。

我一出世身體就長滿黑色素腫瘤,屬皮膚癌一種,醫生不斷跟我父母講,我活不過三歲、五歲、七歲……(但我活到三十歲都未死得)。可能覺得我在世時日不多,父母對我很放任,給我百分百自由度,從小我想做乜就做乜。
我的「反叛」之作,包括會考全力考零分,又試過扮乞兒、不去打工在家冥想、三年只吃麵包維生……香港人自小就被定型,「教」與「育」的意義就是「要聽長輩說話」和「無限複製」。社會灌輸人人要考試成績好將來才入到大學搵到食,但又成日強調天生我才,如果我已找到自己才能的話,為乜仲要去考?結果會考零分的我一樣有人請,大學教授都邀我講 talk。人行到某個位,就要嘗試放低,放低一向賴以生存的模式和價值觀,不要埋沒真正的自己。


人人撐 William,他辦慈善音樂會,一班音樂人包括何超儀、盧巧音,還有一眾獨立樂隊二話不說來殯儀館義演,除了是對抗癌勇者的支持,更是對 William忠於自己,敢想敢做的贊同。《蘋果日報》圖片


William身體有近五成皮膚都長了黑色素瘤,臉和手零零星星看似沒大礙,背部一大片黑硬皮膚,以及喉嚨甚至器官的黑瘤卻時刻威脅他的性命。


除了臉上點點外,近年冬菇頭也成了 William的標記。在生前葬禮上,親友為他設計了卡通頭像 cupcake。

我覺得每個人都是獨特的、與眾不同,能找到自己、認同接受自己、懂得與自己溝通相處,就自然找到市場。我的市場就是我的癦,我一臉一身都是,自小受盡別人注目禮,初時不自在,會講粗口鬧人回敬。慢慢地我決定要活出一面鏡,讓人觀照自己。過程中我也練成了「讀心術」,多年觀察體會,別人一個目光、一種神情、一個小動作,我就知佢諗緊乜。
我的一舉一動原意都是為了跟人溝通,尤其想帶出弱勢社群的諗法和追求。在制度下,弱勢社群經常 no say,也跟不上步伐,所以要放低,走自己的路。都說條條大路通羅馬,通羅湖又點呢? Why not?現在香港很多政策是政府為了方便 manage人,所以小販會被取締趕絕。唔跟隊行,條路長啲遠啲冇所謂,只要每一刻都在自己的路上做着自己想做的事就 ok啦!




William說好細個時已經醞釀寫遺書、搞自己喪禮的諗法。「既然由細到大成日俾人話我就嚟死得,咁我預演葬禮、寫定遺書又有乜咁奇?而且無人知道下一刻會點,死亡係每人必經,唔需要太忌諱,亦不是甚麼壞事。」擁抱死亡,就是活着的證明。

撰文:黃文英
攝影:潘啟德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