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年被星探發掘拍廣告入行的周麗淇(Niki),首拍電影便獲提名最佳新人獎,拍戲兼唱主題曲而加入樂壇。在電視台持續鬧小生花旦荒的形勢下,Niki由影圈跳進公仔箱,為看膩了重重複複幾張臉的觀眾帶來新鮮感,初拍劇集便成功「入屋」,歌影視三線發展,定時曝光保持知名度,每年總會參演一、兩齣劇集的她,工作不斷,直至去年,因堅持拍劇與經理人及唱片公司提前解約,突然從急、匆、衝的狀態停下來,腦海瞬間湧現連串問號,進入半停工狀態的她不禁疑惑:「日後應該如何發展?怎樣可以給觀眾不同的東西?」 文:許惠敏

圖:Mike
服裝:SONIA
飾物:Daydream Nation
Hair:Debby Kwan@Hair
場地提供:都會海逸酒店

蝦餃皮論學習

出道13年,要為觀眾帶來驚喜,單靠外形的塑造,容易無以為繼,由內到外的改變方能持續,Niki趁無約一身輕的日子,踏上愉快學習之旅,透過正規設計課程與非正規的生活課,重拾探索新事物的樂趣,充實自己,為未來的演藝事業增添色彩。

訪問安排在中午進行,Niki與記者邊吃午餐邊談,望著滿枱的中式點心,甫坐下便興奮地嚷著要吃這個試那個,自言好奇心爆棚的她突然問:「知唔知點解蝦餃皮會晶瑩剔透?跟叉燒包不同?」未待同席工作人員回答,她便胸有成竹地說:「我因為不懂,於是自己找答案,原來要用澄麵去造,只係知道唔夠,所以試下落手落腳去搓,哈哈!結果真的成功了!」別小覷這看似微不足道的自製蝦餃皮故事,Niki就是運用這手藝,親自為老人院的長者們製作素蝦餃,表面成果固然是造福他人,實質自己才是最大得益者,「對於自己鍾意的事物,可以由完全不懂到學懂,滿足感很大!」在她眼中,好奇心、求知慾與興趣猶如三胞胎,是推動學習的最原始動力。

調味樽談設計

回復自由身的Niki,決定一個人遠赴歐洲進修,「合約在身,便有責任完成公司安排的所有工作,未必有機會去做其他喜歡的事。」Niki自我增值的範疇,非關乎演戲或唱歌,而是她早於中學時代已愛上的美術與設計,興趣的萌芽與「每事問」性格不謀而合,她望著枱上的調味樽說:「我好鍾意問點解,望住枱上的調味樽,便會問可以設計得聰明些、更方便使用嗎?可否換個較美觀的造型?喜歡設計,是因為可以解決這些疑難!」Niki閒時也會設計一些小玩意自娛,由於近代的設計科技急速發展,她自覺始終不是走在最前線,摸著電腦自學亦未必可行,於是選擇修讀一些短期的設計課程。歌影視三線發展兼執筆寫書,更踩入設計領域,多才多藝與「周身刀無張利」只是一線之隔,難道Niki不擔心最後「幾頭不到岸」?她卻另有一番見解:「有機會來到,自己又ready,點解要規限自己?為甚麼只可專注一項工作?每個人都是一張白紙,將自己喜歡的顏色畫在紙上,人生便會充滿色彩!」不同的顏色喜好,隨人生閱歷或有轉變,每一筆用心地畫在紙上的顏色,微妙地相互牽引與配搭,也可成為感染他人的「傑作」。 

生活中的另類學習

在設計領域的課堂知識之外,還有附帶的隱蔽性課程(Hidden Curriculum),擴闊視野,感受異地生活文化,為日後演戲唱歌增添靈感,也是Niki的遊學目的。藉著一次「自顧自」的旅程,提升個人的解難能力,重拾那久違了的自我照顧能力,「在香港有很多人幫手,很多事根本都不用自己處理;在外地便要自己去面對困難,簡單如買票搭車,有時會上了車也不知往哪裡去,是很新鮮的體驗!」完全放下藝人包袱,不用應付劇集或旅遊特輯的拍攝進度,匆匆忙忙地到各大小景點一遊,難得悠閒的她,隨意遊走於大街小巷,跟街頭擺檔、寫生的藝術家聊天,外國政府對創意藝術的重視,Niki打從心底裡發出羨慕,「任你在街上畫得天花龍鳳,當地人都會以好寬容的態度去欣賞,他們很尊重這些藝術工作者,好back up創意的發揮。」不知經常往外地考察的香港高官們,在大談創意產業、制定文化政策時,又可有用心感受到異地的文化氛圍,以及對創意藝術的尊重?

藝人屬於藝術工作者的一員,往往尤以利益為先的娛樂公司接洽工作,曾經置身制度之中,Niki可有創意被扼殺之感?「規範總會有,我覺得能夠在範圍內create到新鮮而又屬於自己的東西,例如角色的舉止談吐、歌曲的演繹方法,便是創意所在。」不過,創意也絕非毫無界限,只靠天馬行空,便容易會脫離現實。Niki認為,基本功還是不容忽視,搜集資料和細讀別人的故事,固然是指定動作,「戲劇中的角色通常真有其人,但我未必試過角色的經歷,便要去模仿,是否模仿得神似,視乎我是否觀察入微,除了言行舉止之外,還要問點解他/她會這樣做?背景如何影響這個人的決定?」演員對眾生相的獨特觀察,日積月累妥善存檔於內置記憶體中,日後演繹不同角色,也得靠這重要的無形資產。 

體驗在貧富間

在這個空檔期,Niki更一償去法國睇Fashion week的心願,她帶點激動地說:「以前公司唔會安排一星期給你看show,所看到的一切,都是一些好華麗的東西,賞心悅目!」華麗總是教人羨慕,但華麗背後,所剩下的又是甚麼,倒更值得深思,「我在法國看到模特兒穿上最華麗的時裝,之後我去了印度的山區協助建校,卻看到一些人連最基本的需要也滿足不了!一貧一富,生活質素好懸殊!」那次山區探訪幾乎取了Niki的命,身體出現高山反應,想盡快離開卻事與願違,皆因每天只有一班航機,這次幾乎求生不得的經驗,體會至為深刻:「基於性別歧視,很多印度女孩都會被遺棄,沒甚麼選擇可言,而我入行已經一段日子,錢永遠搵唔晒,是時候想想如何以自己的知名度,去感染他人,讓更多人看看別人的需要。」 

北望神州再出發

瀟灑走了幾回,剛於上月底踏入33歲的Niki,還是重返建制,告別自由身。她坦言與新唱片及經理人公司簽約,是為了進軍內地市場,始終北上發展是大勢所趨,「幾年前在內地劇《書劍恩仇錄》飾演霍青桐,估不到觀眾好受落,原來影響力可以好大!」積極賺「人仔」固然重要,她也捨不得放棄香港市場,已在網上熱播的《女警愛作戰》,雖然仍是播映無期,但無綫對她的重視程度,卻是有眼可見,她在新劇《開心作怪》中,再接再厲演女警。問到入行以來最喜歡的角色,答案既不是令她獲得飛躍進步獎的《秀才遇著兵》的拾義妹,也不是《我的如意狼君》裡的徐芯,而是首次擔正的電影《愛作戰》中的靖儂,「因為這齣劇令人刮目相看,跟當時慣演的輕鬆小品截然不同,這齣電影很另類,角色又哭又笑又開槍,讓人認定我懂得做戲,這戲給我很多,使我有機會唱主題曲及推出唱片,有人搵我拍電視劇!」

始終是演戲唱歌為正,寫作設計為副,繼早前跟某時裝品牌合作,「學成歸來」的Niki,正設計一款電子產品,至於何時面世,她卻甚苦惱:「唉!好煩………還未完全掌握如何用電腦畫3D圖,要找人幫手,已經來回改了三十多次!」她自知仍處於起步階段,保守估計,最快都要年底才能推出市場。談到品牌名字,她略帶猶豫:「哈,未決定是否用自己的名,怕討厭我的人,未認真睇個設計已經唔鍾意!」

畢竟,名模家姐與前緋聞男友已經談了多年,筆者這次亦無謂再談,而Niki也很著意地展現那美貌下的內涵與實力,能否成功轉移視線?還是留待他日新劇出街,由觀眾自行決定! 後記:訪問在酒店中菜廳進行,一眾工作人員與記者圍著坐,Niki真的邊吃邊做訪問,不是很多女星能做到,難得她還吃得很開心,沒有電視台飲食節目那些浮誇的設計對白,顯得平易近人。

周麗淇

周麗淇

周麗淇
與陳奕迅合作的《愛作戰》,令Niki印象最深。

周麗淇繼《女警愛作戰》後,於新劇《開心作怪》再演女警。
Niki繼《女警愛作戰》後,於新劇《開心作怪》再演女警。

周麗淇在《開心作怪》中,除了和三哥之外,還有「馬小玲」萬綺雯。
在《開心作怪》中,除了Niki和三哥之外,還有「馬小玲」萬綺雯。

簡單,才是幸福 周麗淇

小時候,幸福是一件簡單的事;長大後,發現簡單才是一件幸福的事。這是周麗淇入行11年的總結,亦是她放完一年多長假後的心聲。這天的她,被問到感情事不再馬上豎起保護罩,反而一派輕鬆地直言:「對現在的我來講,組織家庭是件開心的事,這是我的目標,我亦深信我會有這一天。」愈活愈自在,她說當視野不再局限於自己的範疇,原來世界很寬、很廣。

今年的周麗淇,除了與鄭嘉穎的緋聞被一而再、再而三重提,最受注目的應該是她被指過橋抽板,出爾反爾不肯簽約無綫,轉投林建岳旗下東亞唱片,甚至傳出她因此遭樂易玲清算。當然,傳聞最終不攻自破,完成劇集《女警愛作戰》後,君不見前兩天她又夥拍黃宗澤為新劇《好心作怪》開工。「去年和舊公司的合約完成後,為無綫拍了《我的如意狼君》,那時我開始想,其實自己想要甚麼呢?觀眾看我,我又可不可以保證收視呢?唱歌,別人會不會買我的碟呢?」

不做井底蛙

周麗淇坦言,當時有很多問題浮現在腦海中,所以決定暫時不簽任何公司,讓自己沉澱一下。這一想,停了一年多,她選擇到歐洲遊學、去印度進行慈善之旅、赴廣西以父親名義興建學校、又到鄭州探訪兔唇小朋友等。

在歐洲受邀參加時裝展,很奢華、很高級;我去印度時,有些人連飯都沒得吃,完全兩極化。我發覺原來我很幸福,因為可以選擇。
自稱是一個比較幸運的藝人,周麗淇指:「出道時電影一齣接一齣,之後開始拍電視劇,然後唱歌,基本上所有工作都擺在面前,不需要鋪排,不需要去想。」她說得沒錯,進軍影壇第一年,已參演四齣電影,其中《玉女添丁》更獲提名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人,星途可謂一帆風順。「這一年多的遊歷,視野擴闊了很多,不再局限於演戲的圈子,眼界沒有以前那麼狹窄。」

懂感恩幫人

重新出發的周麗淇,指她學懂了感恩。「不是說我要很偉大地去幫人,但我整天覺得,這個世界是圓的,兜兜轉轉總會撞到,如果你有一些東西,別人沒有,不妨分一些給他,或者有一天,是人家分給你。」她說既然自己有先賦條件做演員,還能藉此感染其他人,就不要浪費。「以前會想自己多一點,想着賺錢,想着有多少人認識我;現在會想,身邊的人開不開心,我有能力,是不是可以做點事幫助別人呢?我很想做一些事,影響大家會去幫人。」

周麗淇說媽媽是一個很重情義的人,她從小受到的教導是這個世界的錢賺不完,無論富貴還是貧窮,每個人睡覺需要的床都是那麼大,所以不要計算得太盡。「再出來簽新公司時,我想帶一些不同的感覺給大家,成熟了亦好,見識增廣了亦好,現階段只想追求簡單的快樂和開心。」周麗淇的解釋,新東家正正和她的發展方向一致。作出了選擇,又能夠隨心所欲,絕對是一件樂事。

周麗淇
撰文:王寶云
攝影:林良明
場地:九龍珀麗酒店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