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人訪

尋找他鄉的故事終極篇 鍾景輝

2012年09月07日 ~~ 第893期 忽然1周

此張開版相攝於大會堂劇院,場景是鍾景輝有份主演的《金池塘》。此劇四月在大會堂上演,八月再在元朗劇院重演,如何欲罷不能,可想而知。
鍾景輝後來告訴我,在元朗演出那次,開騷前一日他在後台𨄮了一交,鼻子流了很多血。
眾人大驚,立刻送他去博愛醫院。
「其實冇乜大礙,我自己唔係好擔心,係班演員俾我嚇死啫!」他笑笑。
七十五歲老人家,實在容不下任何差池。鍾景輝倒處之泰然,鼻子貼塊肉色膠布了事。
戲劇大師,無論如何 The show must go on!
鍾景輝千帆過盡,沒有甚麼風浪未見過,也沒有甚麼苦頭吃不起。既是電視台的開國功臣,也是演藝戲劇學院的創院院長。人生能夠拿的學歷與榮耀都拿下了,最大成就,是桃李滿門。
「我仲有追求㗎!依家啲學生冇中史讀喇,好多歷史人物都唔知,我想喺舞台劇入面宣揚中國文化。」
他為《尋找他鄉的故事》旁白時常說:「有土地嘅地方就有中國人」,其實是「有中國人嘅地方就有鍾景輝」。
國民教育,是應該這樣做的。

互動片段

鍾景輝單人訪


兩位阿姐


最近晚晚看見汪明荃與黃淑儀鬥嘴,坊間對兩位阿姐不和言之鑿鑿,求證鍾景輝,他答得很體面。
「我看就沒有了,至少我沒有發現她們不和。我想應該不會吧,大家都忙,哪有這麼多時間鬧意見?」
鍾景輝作風儒雅,閒談莫說人是非,這是他的做人原則。至於如何認識兩位阿姐,他就不介意說。
「那年剛從美國回來,去麗的電視參觀后叔(陳有后)一手籌劃的訓練班,經后叔介紹,最早認識汪明荃。印象好好,好會演戲的一個女仔。 75年我在無綫開拍《清宮殘夢》,便想到找她演珍妃。惡?她一點不惡呀,即使今時今日我都不覺得汪明荃惡,她只是對自己有要求。跟黃淑儀合作更早, 68年我為無綫開了第一套長篇劇《夢斷情天》,就是找她演出。我覺得她很有氣質,那顆爆牙好特別。她很懂得抒發情感,很易令人有共鳴。」
68年又好, 75年都好,平均已是四十年前的事。當年一手提攜的花旦如今是身邊拍檔,不得不嘆句時光飛逝。
「三、四十年來跟她們一直沒有再合作,直至今次。大家都成熟了,合作得好愉快。」


《巴不得媽媽》只有鍾景輝出場兩位阿姐才會和氣收場,呢啲咪叫江湖地位囉。


鍾景輝說,李司棋初入無綫時原本是做《歡樂今宵》,因為她對他說喜歡拍劇,鍾景輝便把她調出來。想不到四十年後兩人合作最多,從電視到舞台都有。

工搵我




鍾景輝就是如此仁慈謙厚。他字正腔圓的聲音經常跟我們尋找別人在他鄉的故事;他自己,本身也是一個他鄉的故事。他父親祖籍台山,但爺爺長居泰國,父母往曼谷探望老人家時誕下他,幾個月大時回港。抗日戰爭期間住過安徽、上海, 47年才回到香港入讀培正小學。中學時代已醉心話劇,畢業後本在崇基學院英文系修讀,最後還是決定到美國讀戲劇。
「五、六十年代有機會出國留學的人不是讀醫就是讀商科,總之無人讀戲劇這麼笨!但我由始至終目標只是讀戲劇,讀其他東西不會開心。」
他幸福,得到父母支持。鍾景輝在奧克拉荷馬浸會大學修讀演講及戲劇,之後再到耶魯大學唸碩士。他愛戲劇愛得義無反顧,從來沒想過出路問題。
「我是華人,即使成績多好,留在美國也不會有甚麼機會,正如我排《雷雨》,也不會找個鬼妹演出一樣。我知自己一定會回來,心想就算在中學做個戲劇老師,都好開心。」
六十年代香港基本上沒有戲劇,就是因為沒有,唯一一個有這方面學問的鍾景輝反而更加吃香。
「大會堂 62年 3月開幕,我 7月回來。就是因為資源貧乏,我做甚麼也可以。法國劇作家莫里哀講過,做舞台劇只需要一張櫈,我就憑着此信念,在有限資源下搞創作。」
他把《推銷員之死》、《小城風光》等外國名劇引入香港,觀眾看不看得明都好,他都會演。
回流香港初期浸會請他任教英文系, 67年無綫開台,他獲邀加盟,由高級編導做到節目部經理。
「在美國留學我學會了兩個大道理:一,美國仔經常說:『我唔做,邊個做?』他們很有自信,沒有中國人那麼謙讓。二,做人不要怕蝕底,我甚麼都做,有前輩一想起戲劇自然會話:『搵鍾景輝啦!』因此我成世人未寫過一封求職信,未跟人談過人工。一直是工作找我,不用我搵工。」

周潤發


他是無綫的開國功臣,一手創立藝員訓練班,發掘了甘國亮、周潤發、杜琪峯等人才。
「無綫想發展戲劇,但不夠演員,我提議一定要搞訓練班。周潤發當年原本不被取錄,我見這個後生仔高高大大,外形不錯,樣貌又有點像秦祥林,我跟其他評審商量過後便決定給他一個機會。」
威水史何止發掘周潤發, 73年他監製的《朱門怨》,是第一套收視贏了《歡樂今宵》的電視劇。
「當年個個都趕回家看盧宛茵怎樣跟吳沅儀、蘇杏璇幾個女人鬥,(即是現在的《金枝慾孽》?)差不多啦,女人鬥爭其實是歷久常新的題材。」
只能說鍾景輝早着先機四十年。他在無綫九年,之後過了麗的, 84年演藝學院成立,又是工作找他。
「電視台始終有電視台的規矩,要守那兒的遊戲規則。在裏面做一年,遇到的人和事等如出面做三年。老實說,我不太習慣裏面的辦公室政治,還是教書適合我。」


《甜孫爺爺》,應該沒有更稱職的爺爺。


《 Loving You我愛你 2》跟鄧萃雯演老夫少妻,經常要打情罵俏,迴響甚大。


近年仍經常參演舞台劇, 09年為香港話劇團演《李察三世》,劇力萬鈞。

點解要發脾氣




他是演藝戲劇學院的創院院長,在裏頭執教鞭,終於做回自己最想做的事。
「教書跟演戲其實好有關係,如何在課室令到一班學生專注地聽你講書兩個小時,也是一門演技呀!」
得意門生數不勝數,順手拈來都是些大人物。
「教書只是教他們基本知識,做老師最窩心是見到他們畢業後各自成長。黃秋生、蘇玉華、潘燦良、劉雅麗當然好好,陳國邦都好有實力。王祖藍是搞笑啫,但他不頑皮。」
幾經游說下鍾景輝才肯爆少少同學的糗事,頑皮那個叫楊英偉,即《真情》的「木村」,也即是《巴不得媽媽》的年輕版鍾景輝,多巧合!
「楊英偉跟幾個同學在學校打麻雀,被護衞捉了來我處。我沒有鬧,只對他們說:『學校係唔可以打麻雀,你哋要打,嚟我屋企打!』他們當然不敢來我家啦,哈!哈!」
他的不怒而威,有時也很黑色幽默。他絕少責罵學生,除非刻意犯錯。
「我只要求學生多看、多做、多讀,平時一定不可遲到,準時是最基本的要求。我的確很少發脾氣,人一發嬲就會有個不好的形象走出來,自己又傷身。你錯是你事,我為甚麼要發脾氣去教精你?」

還有追求


別看鍾景輝凡事隨和,他其實非常精明。在演藝執教了十七年,在六十四歲之齡榮休。之後重返無綫拍劇,這次,身份大不同。
「以前是節目經理,要孭收視,很大壓力。 01年退休後回去拍劇,純為興趣,享受好多。」
叫他做《甜孫爺爺》固然是手到拿來,即使在《 Loving You》跟鄧萃雯談情說性也毫不忸怩。
「真正喜歡演戲的人,不會介意角色是甚麼或戲份有多少,像去年的《 Only You》,我只客串了最後一幕。只要劇本來到我手,我就會盡力做好。」
七十五歲了,鍾景輝永不言退。《巴不得媽媽》後的《大太監》也有他份,現在正忙於籌備十一月的舞台劇《蝦碌戲班》。
「拍電視劇的另一原動力,是希望保持知名度,讓觀眾認識鍾景輝,說不定會有人有興趣看我的舞台劇呢!」
他仍有理想,因此很有遠見。
「我還有追求,希望利用舞台劇宣揚中國文化。現在學校已沒有中國歷史讀了,後生一代怎會知誰是文天祥?我經常想,古代的四大美人是否可以同時出現?電視劇好難,或許舞台劇就可以。我可以做導演,編劇也不難找,最難找是投資者呀!」他搖搖頭,嘆口氣。
畢生獻了給舞台,鍾景輝一直獨身,感情事也從來不談。以前跟父母同住,父母過世後獨居在九龍塘。
「不寂寞,排戲好多朋友。沒事做便看 DVD,甚麼戲都看。最近便看了《 Batman》,想知它為何這樣收得。電視劇也看,剛剛追完九十五集的《三國》,《怒火街頭》也不錯。」


鍾景輝與父母。父親當會計,家境小康。


他是運動健將,在培正中學讀書時便得過運動會全場總冠軍。

寬實清和




鍾景輝早前推出了自傳《寬實清和》,是好友劉兆銘賜他的四個字。
所謂寬,是指律己以嚴、待人以寬。
所謂實,是指務實,不造作不浮誇。
所謂清,是指謙虛,成名後不傲慢不放縱。
所謂和,是指隨和,平易近人,不慍不怒。
今天我親身接觸,的確所言非虛。
藝人成名後很多驕矜自負,單是務實謙虛已很難做到。
「大家過譽喇,四個字之中,我覺得自己『和』比較多,我唔鬧人,亦唔鍾意同人爭。」
他翻着書內的舊照,百般滋味。
「我幾鍾意呢張相,留學美國時同學幫我影嘅。」
他指着右上角一張側臉,眼神甚有梁朝偉 feel的相片說。
據知,五十年代導演秦劍曾想過捧鍾景輝做電影明星,但他準備出國留學,一口拒絕。
好彩無同梁朝偉爭,否則「電眼偉」之名,可能要讓給「電眼輝」了!

下期預告:漢堡包






撰文:林蕾
攝影:袁家樂、李梓軒
錄像:湯文峯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