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早前判滙豐銀行可收回中環總行地下廣場的擁有權,令持續約十個月的「佔領中環」行動面臨清場。佔領人士在上周一晚撤離限期前舉行反清場音樂會,但部分人卻非日日在中環紮營瞓街的佔領者,包括已故歌星梅艷芳的胞兄梅啟明。「來趁熱鬧,對『佔領中環』行動其實不太理解,應該跟美國華爾街反資本主義、雷曼嗰啲有關,但我和他們有共通點,就是抗爭,抗議滙豐敗晒阿梅副身家!」梅啟明說。

反清場音樂會舉行期間,梅啟明只站在一旁趁熱鬧,與「佔領中環」行動的其他人士顯得格格不入。

儘管梅艷芳的遺產官司已有終極判決,但梅媽覃美金和兄長梅啟明依然不服,聲言要抗爭到底。

梅啟明堅稱自己並非抽水,皆因去年七月他已在滙豐總行抗議,「我是最早入來的一個,是他們跟住我。」他說過去一年都會到滙豐巡吓,但未試過紮營過夜。問他何時才肯撤離?他稱:「未諗到,睇吓其他人點做先啦!」梅艷芳○三年病逝後,根據遺囑,遺產交由遺產信託人滙豐國際信託有限公司管理,梅媽覃美金和梅啟明不服,多次入稟法庭以圖推翻遺囑,但均被判敗訴,而梅啟明亦因拖欠訟費,被呈請破產。

儘管爭產官司已有終極判決,但梅啟明依然不肯接受現實:「如果阿梅的遺產是捐給慈善機構我沒有異議,但畀滙豐信託就唔得,她很痛錫家人,尤其幾個姨甥和姪,怎會不留遺產給他們讀書生活?」他又說,梅媽每月從遺產領取十二萬元作生活費,但依然「掹掹緊」,「單是打官司已用了過千萬。」這些年來,梅啟明忙於爭產,問他最近有沒有工作?他把聲線提高八度反問記者:「你請我呀?我已經六十歲,又咁出名,大家都驚咗我啦,邊個敢請我?」

「佔領中環」行動遷出限期已過,但仍有佔領者留守滙豐總行地下廣場,銀行方面仍未清場,但多名保安員帶同相機和攝錄機到場,拍低佔領者的物品。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