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人訪

官人我再要 邵音音

2012年08月31日 ~~ 第892期 忽然1周

邵音音原名倪小雁,她的而且確像一隻雁。
「一定要跟大隊飛,一離群就會好孤獨、好危險。其他動物會食你,獵人亦會傷害你。」
她說得血淋淋,皆因試過離群。被騙拍風月片,她忍;被誣告做間諜,她躲;被褫奪尊嚴,她逃。馬來西亞住過,美國住過,最後還是回到香港來。
「既然去到邊都避唔開人言可畏,我就返到去最人言可畏嘅地方,睇下自己會點死!」
三十四年前的《官人我要》令邵音音紅透半邊天之後身敗名裂;今天惡搞《官人我要》的《低俗喜劇》卻狂收超過二千萬。
青春少艾遭人唾棄,鶴髮雞皮反而人人愛戴,這是甚麼道理?
「以前我成日想快啲死,等自己可以再投胎做人。依家電影圈肯重新俾機會我,我唔捨得死喇!」
這不是叫生命有 take two;這叫留得青山在,苦盡甘來。

互動片段

邵音音專訪


怕乜講粗口




這兩個星期邵音音很忙,每隔數天便要戴着假髮到旺角謝票。粗口橫飛的《低俗喜劇》上畫三個星期收了二千多萬,絕對是逆市奇葩。
「人類讀書,就係希望有文化,就係希望唔好低俗;依家既然有人肯攞錢出嚟玩,做件咁有心嘅事,我講幾句粗口有乜所謂?」
邵音音口中「咁有心嘅事」,外人看來,可以是諷刺電影人的辛酸;對她來說,卻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電影收得,觀眾又鍾意我,終於覺得自己係一個有價值嘅人。我已經俾人遺棄咗三十幾年,邊諗到今時今日居然有部戲由頭到尾不停咁講邵音音?當年《官人我要》我俾人搞到一鑊泡;今日俾人認同又係因為《官人我要》,世事諷刺到咁,所以我好信命運。」

邵音音為七十年代邵氏當紅女星,全盛時期一年拍十六部電影。在描寫邵氏女星《百美千嬌》一書中,她被形容為「性感女神」。





只拍到背脊


《低俗喜劇》邵音音飾自己,故事說她要重出江湖,但因年紀太大要借用 DaDa做替身。本專訪開版相便以此構思作設計,音音姐知道亦單眼配合,敬業樂業呀!

命運一直在跟邵音音開玩笑。
「我條命,直頭係坎坷呀!」
有幾坎坷?邵音音看見我眼神中的懷疑,點起根煙,慢慢說。她在香港出生,幼年隨父親移居台灣。少女時代的她純如蒸餾水,常被人讚靚,但一讚她就哭。
「啲人成日話:『你咁靚,捉你去做明星!』我聽到個『捉』字就喊,驚呀!」
在台中修讀護士課程,畢業後在輪船上當護士,七十年代初來到香港。朋友帶她參觀片場,遇上李小龍,李小龍一眼便看中她,叫她去試鏡。
「李小龍仲同我講:『你放心,有我一日,就有你一日!』點諗到佢會死?如果佢冇死,我條命肯定改寫,或者可以好似苗可秀咁好囉!但我都好感激李小龍,我係佢唯一一個介紹入電影界嘅女仔,只要今日仲有一個人肯寫呢件事,我都仲有一份光榮。」
邵音音簽了邵氏,還以「邵」字作為自己藝名的姓氏。只是人走茶涼,沒有人記得她是李小龍帶入行。 75年拍吳思遠的《十三號凶宅》,最後一場是出浴戲,有人對她說只拍到背部,她半推半就除衫,結果當然是謬之千里。
「梗係嬲,係我唔好彩。我信人,人哋當我係笑話,一句『鬼叫你傻呀?抵你死啦!』就可以算數。最慘係拍咗一部風月片後個個當我係壞女人,無正常電影搵我,我一係繼續拍,一係乞食。」

China Doll


今年賀歲片《我愛 HK喜上加囍》扮沈佳宜,我真係笑到流眼淚。

那個年代,她是絕對無可能回頭再做護士。父母離棄她,兄弟姊妹不認她,邵音音只好繼續做個當紅脫星。 78年《官人我要》爆紅,還參加了康城影展,她是第一個行康城紅地氈的華人女星。吐氣揚眉?錯了,她穿了一件紅色肚兜,外襯透明雪紡,美艷不可方物。只是,這件肚兜穿早了三十年。
「鬼佬寫我做 China Doll,中文譯做『中國娃娃』,台灣話點解唔係『中華民國娃娃』?死都要話我係間諜。」
她是邵氏女星,《官人我要》卻是她外借出去嘉禾拍的電影,當年台灣千方百計想打壓香港電影,正好拿邵音音出來借刀殺人。台灣給她開條件,只要從她口中供出《官》片到底是屬邵氏還是嘉禾,便封殺電影公司,不封殺她。她有義氣,死命不說。
「都唔算有義氣,我只係好嬲,你既然可以莫須有到咁離譜,仲想我爆大鑊?我爆又死唔爆又死,梗係唔講。」
她賭氣,因此含着一口寃氣,無端端當了幾十年「間諜」。她的電影進不了台灣,也無人再請她拍戲,只有去麗的電視拍劇及在海城夜總會登台。
「無綫要打壓麗的,又一個電話打去海城,話如果再俾邵音音唱歌,就唔俾羅文、甄妮、葉麗儀、葉振棠去海城。人哋好易揀啫,咪唔要我囉。其實大家都知我係好人,但無人夠膽幫我,怕俾我連累。」

一巴摑落嚟


《打擂台》打出了香港精神,也為邵音音再奪女配角獎。

說到這裏,我開始明白邵音音說的所謂「坎坷」。原來,更坎坷的事陸續有來。事業上她倒霉至極;私人感情上她嫁了去馬來西亞,我們都以為她生活快樂……
「以為離開香港後可以過簡單嘅生活,原來只要一日拍過脫戲,一世都俾人當你係狐狸精。本來有幾個傾得埋嘅女朋友,但俾其他人講下講下,會講到我同所有人啲老公都有路。有次紅十字會搵我哋班太太捐錢,其中一個太太無捐到,我知佢老公有錢,但佢自己無,我就講笑咁講:『嗱,我去搵佢老公捐先!』點知個女人聽完後,一巴掌摑落我塊臉度!我即刻流了兩行眼淚。呢班人表面幾 nice都好,原來心裏永遠對我有種睇法,我永遠無辦法融入正常人社會。」
她試過移居美國三藩市,最後還是回到香港來。
「只要有華人嘅地方,就有人戴有色眼鏡睇我。在美國不時有人請我去甚麼甚麼場合,不過當我係件商品咁俾人睇。既然去到邊都逃避唔到人言可畏,不如返嚟香港,留在最人言可畏嘅地方,呢度起碼多幾個朋友。」

乜都詐唔知




邵音音老公在馬來西亞從商,公司在香港租了加多利山二萬呎獨立屋讓她一家過活,豈料,又是一場空歡喜。她本來欲言又止,最後還是點了根香煙繼續說。
「呢個老公係自己揀嘅,因為我想有個家,有仔女,咁我都算有吖……夫妻相處之道?係忍,乜都詐唔知,即使老公帶埋個女人返嚟屋企住,都要當無事……」
我聽得瞠目結舌,這幾年記者只寫邵音音嫁得好老公,原來,一切只是我們看到加多利山豪宅之後的想當然。
「小三小四?十幾個都有呀!個女人同我哋同枱食飯,我個女一路食一路流眼淚,我就叫佢當乜都睇唔到。我唔同個女人嘈,同佢嘈咪即係抬高佢身價?」
被騙剝衫,可以當自己傻;被屈做間諜,也可以當自己黑仔;被好朋友兜巴星,甚至可以當自己交錯朋友。但丈夫公然帶女人回家,這怎能忍?
「佢依家咪同個大陸妹去咗馬來西亞囉!咁我又可以點?出面風大雨大,一日唔離婚,我仲有屋住,有司機有工人,仔女讀書也有人交學費。離咗婚,辛辛苦苦建立嘅家就散,我之前無戲拍,無謀生能力,點生活?」
丈夫早兩年退休,加多利山不租了,現改租又一村。邵音音依然有司機有工人,只是曾經滄海難為水,二千呎單位又怎樣比得上二萬呎獨立屋?
「最初都好唔捨得,畢竟住咗十幾年。以前間屋好大,樓上好多房,仔女喺外國讀書,基本上得我一個住。依家間屋雖然細,但仔女返咗嚟,行出行入一定見到,無咁冷清!」
無論如何,她有一對生性仔女。
「佢哋細個因為我都受過好大壓力,所以依家好堅強,亦好錫我。老公?大家客客氣氣,佢都有返嚟交租嘅。」

走出心魔


一個女人被褫奪尊嚴多年,連老公也要跟人分,我不敢想像她是怎樣活下來。慘事還陸續有來, 99年,她在家被電線絆倒,整個人撞向傢俬一角,右邊面傷至見骨,她硬着頭皮,自己報警進醫院。
「由始至終,我只喺下巴打過一針,當年醫生話下巴脹卜卜會好睇啲。所謂整容,就係咁多。塊面歪晒係因為受傷,但記者鍾意寫我整容失敗,鍾意寫我係『毀容女星』,咁咪寫囉,大家睇得開心,起碼我都叫做對社會有啲貢獻!」
聽說,邵音音曾自殺多次,她點點頭。
「可以用嘅方法都用過,可以食落肚嘅嘢都試過,但個天就係唔肯收我。以前我成日想快啲死,好再投胎重新做人;依家反而唔捨得死,希望自己身體健康,俾多幾年時間我陪下啲仔女。」
尋回生機,因為找回尊嚴。 08年《野•良犬》為她奪得金像獎最佳女配角,她在台上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因為真的死去活來。
「對電影其實早已死心,亦已放棄等待,因為一直以為自己只會行衰運,唔會再有人俾機會。獎項對我好大鼓舞,原來無俾人遺棄,至少證明我係一個有工作能力嘅人!」
活到六十五歲,終於否極泰來。去年憑《打擂台》再下一城,她是繼葉德嫻、梅艷芳、金燕玲後兩奪女配角獎的演員。舞台劇也打她主意,早前高志森的《飢餓藝術家》便找邵音音演出。她演到激動處,全場流淚。
「以前好怕做訪問,因為又要揭番之前啲瘡疤,又要在我傷口上灑鹽。但依家唔再介意,因為已經走出自己嘅心魔。我發覺一直最睇唔起我嘅人,其實係我自己。」


難得的全家福。


更多時,只是邵音音與子女合照。




即使電影圈遺棄了邵音音多年,她一直替演藝人協會出力,為圈內人謀福利。問她再遇上當年騙她除衫的人有甚麼感受,她答:「當冇事囉,可以點?佢先唔當一回事,佢又唔係只呃我一個。就係因為我遇過咁多壞人,更加要留喺演藝人協會,我想保護俾人恰嘅人!」

成日都去殯儀館




訪問邵音音之前其實跟她有過一面之緣,那是今年年頭,我一位好友的爸爸過身,我在靈堂看見一身素服的邵音音坐在最前。好友說不認識她,應該是因為父親跟她同是山東同鄉,她代表同鄉會來鞠躬。
「我成日都去殯儀館,同鄉會即使唔識都去,我想俾啲下一代知,你爸爸媽媽生前好多朋友,多一個,就多一份尊敬。但有記者或明星去嗰啲一定唔去,費事俾人話我博宣傳!」
報紙寫的未必是真的,是真的又未必會寫。所以,我信我親眼所見的。低俗、抽煙、講粗口的邵音音,比很多衣冠楚楚的人更值得尊敬。

下期預告


有土地嘅地方,就有中國人。

撰文:林蕾
攝影:梁幹持
協力:李梓軒、石子青
錄像:湯文峯
電腦效果:冼錦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vb4life 的頭像
tvb4life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