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廳很細,只擠得下布梳化和組合櫃。但躺在梳化上的河國榮,依然自得其樂和狗玩錫錫。

星悅居

河國榮 老外狗竇

2012年08月17日 ~~ 第890期 忽然1周

樓價屢創新高、大海充斥膠粒、教育強迫洗腦,香港人的痛苦指數是全球排名第三,絕對有根有據。 47歲的河國榮,大可返家鄉澳洲,追尋真正生活,但他偏向虎山行,選擇在港落地生根。他這面旗一插便插足 25年。
深知在港置業遙不可及,河國榮於是選擇租住西貢村屋,坐擁 180度無敵海景,比起石屎森林中的所謂的「維港美景」更具實感。他和不願上鏡,屬香港人的太太結婚 24年,已決定放棄生兒育女,但就養了十「個」狗,屋企名副其實是狗竇。
河國榮視愛犬為親生仔女,所以要用「個」字作量詞,要將寵物人性化。快樂向來在生活點滴上隨處可見,不是港人的河國榮在香港找到了。


客廳對面是河國榮的工作間,他攤開兩隻手便可同時彈電子琴和玩電腦,狹窄程度可想而知。

採訪當日,河國榮約了記者在村口等,不久他便拖着四「個」狗迎接記者。當時赤着雙腳的河,以純正的廣東話向記者解釋:「習慣咗!踩下石地、草地其實都好舒服。」河國榮的家比想像中隔涉,但再艱難的路都算值得,因為他的家除可環抱無敵海景,連空氣都甜啲!

與太太分牀瞓


河家的十「個」狗,並非恃可愛行兇的西施、芝娃娃,全部都是領養回來的大狗,部分更是七癆八傷,要花時間令牠們重新生活。十「個」狗雖然牛高馬大,但原來膽量細得驚人,河國榮說:「佢哋一到夜晚,自己會分配瞓覺位置。有啲瞓主人房,有啲瞓廳,有啲瞓花園平台。咪睇佢哋大大隻隻,居然怕行雷。前排打風,嗰晚撲晒入我間房,搞到我同太太要分開瞓。我瞓梳化、太太瞓房,分頭安撫佢哋。」
六百呎村屋,擠滿十「個」狗,難得全屋沒有絲毫狗味。不過仔細去看,發現屋企部分牆身剝落,略嫌殘舊。「好多業主都怕租客養狗,驚啲狗會搞到間屋烏煙瘴氣,所以唔肯租俾我。難得搵到呢個地方,我唔會再諗住搬,加上樓價咁貴,買唔到㗎喇!都住咗七年,舊係正常。」


河國榮珍藏不少黑膠唱片,放滿整個書櫃。「喺呢度曬住太陽聽歌,好舒服。」


廚房裝修是全屋最企理,河國榮說:「都係我老婆嘅功勞啫!」


為了捕捉狗狗最自然一刻,河國榮特登買了一個微型小相機,全日不停影。


河國榮原本養了十一「個」狗,不過其中一「個」早前患腸胃炎不治,於是他將亡狗骨灰放入這個袖珍骨灰盅內。


河國榮在廚房加了圍欄,禁止十「個」狗入內惡搞,而他手上的噴壺裝滿醋,用來嚇狗。記者發現廚房牆身十分殘舊,他說:「有人住嘅屋企係咁。」



綠色田園生活


河國榮鍾意赤着腳四圍走,尤其喜歡坐在平台欄杆上遠眺海景。

屋內破舊,但屋外卻是另一番景象。除了海景外,屋外更有一個二百呎大平台,延伸到一塊綠油油的大草地。河國榮閒時喜歡一邊和十「個」狗在草地上散步,一邊用鏟草機修葺草地,真正過着田園生活。「我喺澳洲農場長大,覺得呢種生活最舒服,依家我仲開始食齋,唔想食肉,覺得人類對啲動物實在太殘忍。」
河國榮選擇用「酸醋噴霧」來對付十「個」狗,「佢哋一爭嘢食,我就拎住支有醋嘅噴壺兇佢哋,佢哋即刻散開,真係幾有用。」




河國榮的十「個」狗非常黐身,他走到草地剪草,有幾「個」狗亦跟住唔捨得走。


平台一邊放了兩大個盆栽,河國榮嘗試種番茄,他說:「仲未係時候收成。」


河國榮鍾情中國文化,他會用毛筆寫書法,而且字體十分標準,現時仍定期搵老師學藝。



採訪:梁紫玲 
攝影:袁家樂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