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議局主席劉皇發(左)與陳強等人依舊出席新政府上台的俾面派對,但梁振英(右)早已跟鄉事派貌合神離,不再視之為撐政府的力量。(《蘋果日報》圖片)

封面故事

打黑金選舉 剷起新界佬

2012年08月09日 ~~ 第1170期 香港《壹周刊》

上週四,警方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 O記)及毒品調查科,攜手上演一場「焚冊」行動,以涉嫌洗黑錢罪名,高調拘捕至少一百三十人,包括活躍於元朗區的江湖猛人「囝囝」、「上海仔」,以及鄉事派的中堅「田雞東」鄧勵東和「高佬和」曾樹和。
表面上,警方志在搗破新界黑幫,但這場大龍鳳其實「一箭雙鵰」,既為特首梁振英一報捲入流浮山江湖飯局圈套之仇,而更重要的,是藉粉碎這個黑金集團,把與之關係密切的鄉事勢力一鑊剷起。
黑金風暴的序幕,由新界西民建聯候選人梁志祥揭開。在警方行動以前,梁志祥首先發難,七月中向廉署舉報,指有候選人動用百萬元向原居民買票,輿論一時間聚焦在鄉事派力捧出選的億萬富商陳強身上。
連日潛伏噤聲的陳強,及出面爆大鑊的梁志祥,分別接受本刊獨家專訪,雙方互數,揭開民建聯及鄉事派決裂內情,及隨之引起的風風雨雨。


O記探員上週一連幾日進行「焚冊」行動的大規模反黑行動,曾搜查元朗一間芬蘭浴室,拘捕一名男子及檢走文件調查。(《蘋果日報》圖片)

拘捕名冊當中,排第一位的,正是元朗猛人「囝囝」。勝和現時是香港最大黑幫,號稱幫眾達十萬人,即將成為新紮坐館的「子騰」正是囝囝門生,由勝和元老「雞腳黑」力捧出來,囝囝身份儼如勝和太上皇。
他出身元朗唐人新村,早年移民英國,在歐洲發圍後,十年前帶着大量現金返元朗招兵買馬。元朗本來一直是 14K天下,囝囝在元朗插旗後,用銀彈政策大量收買元朗勝和猛人,又以互惠互利的方式,與一直在新界植根的 14K話事人「牛屎」結盟,囝囝遂成為近年元朗炙手可熱的黑幫人物。
黑幫與鄉紳關係千絲萬縷,囝囝九十年代染指政治,曾先後替多個十八鄉鄉委會成員「助選」。
「囝囝可以操控過萬人去投票,亦可以喺一晚之內將成個新界西插晒佢支持嘅人的旗,你可以知道囝囝哥幾疊馬。」一名元朗古惑仔說。

陳強坐擁二萬七千票


新界一貫政治選舉的運作模式,是先由鄉事負責操盤,穩定各鄉選票:「掛橫額幾多錢,搞一次旅行收幾多錢,一直有晒標準。」至於選票買賣的錢銀交易及各鄉統計票數任務,全數交由江湖人士負責,在背後辦事的,就是現時在元朗最能動員的囝囝。
一直在元朗負責數票及統籌的元朗猛人阿傑向記者透露了是次立法會選舉在新界的最新形勢:「經過囝囝背後發功後,現時陳強的支持票穩住二萬七千票,梁志祥只有二萬票。」
陳強多出七千票勝算在握,觸動對手神經:「所以梁先生大為緊張,去老廉( ICAC)『隊死』陳先生。」他又透露,陳強報名前曾被中方召見,吩咐他不要參選。「佢唔肯,即刻有 O記出來先拉人,後封艇,應驗啦!」
警方在焚冊行動後舉行記者招待會,罕有地澄清是次行動與政治無關,但鄉事派重量級人馬憤怒地說:「呢個『焚冊』行動係陰謀,根本就改呢個名來燒我哋一班鄉紳名冊。」


勝和太上皇囝囝在元朗呼風喚雨,平日習慣每天例必到元朗區內一酒樓飲茶,與門生商討元朗的「工作」,自警方 O記「焚冊」行動後,雖然他已保釋外出,但已沒有再露面。


勝和前坐館上海仔充當中間人,在元朗區為各方人等與同是勝和人的囝囝搭線鋪路,在元朗區合作無間,早前同時捲入特首選舉的流浮山黑金飯局,據知亦在是次警方行動中被捕。

新界西其他候選名單包括郭家麒、麥美娟、麥業成、田北辰、梁耀忠、李永達、陳樹英、陳偉業、李卓人、何君堯、曾健成、陳一華。

鄉紳左仔大決裂


要了解這場鄉紳眼中的陰謀,得先由民建聯及鄉事派的關係開始。鄉議局主席劉皇發一直與建制派左右逢源,早年為自由黨黨員時,又跟民建聯稱兄道弟。○八年立法會選舉,發叔寧願得失同區出選的自由黨周梁淑怡,也為鄉議局副主席、民建聯張學明站台,後來發叔退出自由黨,與民建聯更投契。
不過,自從梁振英上場後,對僭建強硬態度,明踩原居民利益。劉皇發也發現一直靠攏的民建聯「養唔熟」,未能為鄉事派在議會發聲,於是趁今次立法會選舉,與民建聯割席。發叔已在鄉議局功能組別中自動當選,他再親自揀選出一個在中港兩地撈得風生水起的陳強出選,為鄉事派多爭一席。
眼見陳強選情來勢洶洶,同樣以天水圍、元朗為基地的民建聯候選人梁志祥,就先發制人,七月中向廉署舉報有人買票。他在週日接受本刊訪問,踢爆新界西黑金選舉的內幕。


留着小鬍子的囝囝十年前由英國回流返港,在元朗一帶招兵買馬,首先買下三名得力助手,包括阿拱(左二)、日本仔(左三)及子明(右一)。


上週四,警方在元朗反黑行動中,檢獲現金約三百四十萬元、十一隻手錶及大量金飾,總值約八百萬元。(郭永強攝)

三萬元買一百票




「黑金買票我之前去 ICAC都講咗,我都唔怕再講落去。佢哋而家計算嘅方法係有基本價,如果你拉攏村代表就要三萬,村代表旗下可能有一百幾廿票啦。鄉頭就要俾一百萬,報咗名,如果真正落實去嘅,加多三百萬。」梁志祥說一場選舉,枱面上是政府容許的二百六十二萬五千元宣傳費(新界西),枱底下是一筆逾千萬元的交易。
他指出任各區鄉事委員會主席的鄉頭,能操控多條村的村代表及村民的投票意向,動員能力十分強,所以是各派重金買票的對象。「因為鄉頭先可以駕馭啲村代表,你俾咗村代表無用㗎,因為佢唔做你分分鐘都唔知。點解一定要鄉頭負責,因為佢成條線㗎嘛,成條線入面大部分嘅村代表,阿頭話去,佢唔敢話唔去。」
由於涉及數目大,梁志祥稱雙方交易很小心,「一定唔會喺香港交易㗎喇,大部分喺境外交易。咁佢哋咪話有個活動去邊度玩,搵另一個人派錢,有啲人專派錢,全部現金交易。咁你要查就好困難。但係今次佢哋做得太過分,我淨係講村代表,有區議員及有勢力嘅人。呢啲咁大額嘅數目,一個區議員五十萬,你信唔信入戶口寫支票呀。不過我覺得佢哋呢班人好鬼蠢嘅,分分鐘有晒記錄㗎喇。」
梁志祥向廉署舉報後,遭鄉事派集體杯葛,現在可謂四面楚歌,梁回憶當初決定出此下策,皆因有人用錢動搖了他的樁腳,「我覺得對手出咗啲問題,總之你出街同人傾開選舉嘢,大家都知道某個人係用錢買票,去到一個咁氾濫嘅情況。我自己覺得唔可以容忍……我就收到投訴,直頭騷擾到我哋嘅支持者。」

梁續稱其支持者遭滋擾的手法,「呢個人打電話嚟恐嚇我哋,第二日上晝(開食肆的),受害人就同我講,有人搵咗啲道友嚟食嘢,食完嘢就報警話肚痛入醫院檢查。我哋覺得好嚴重,選舉好唔公平……喺我宣布參選前嘅一個星期內,我收到五個我嘅支持者投訴。」

14K及勝和


元朗以往一直是 14K天下,元朗教父戴權與 14K元朗之虎四眼細關係密切,四眼細曾高調參與元朗區鄉委會選舉。
直至早年元朗唐人新村原居民囝囝回流,帶同大量現金,拜入勝和元老「阿矮」門下,用銀彈政策,撬走四眼細多名得力門生,大灑金錢招兵買馬,令大量 14K兄弟過底到勝和門下。
另外他又與同門勝和十八個重量級人物結義,包括白頭仔(勝和上水皇帝)、白頭福、訴苦森(勝和前坐館)、山頂標等江湖上猛人,被稱為「燒十八友」,勢力不斷膨脹, 14K的地盤不斷萎縮,元朗只剩下十八鄉及零星圍村由 14K人話事。
囝囝近年又用「籠絡手段」,與盤踞於元朗的 14K剩餘話事人結盟,鄰近的大埔村牛屎是英國 14K揸弗人,囝囝和他早在英國已認識,二人關係密切,兩幫在利益前提下,多次合作。

反面打對台


五十四歲的梁志祥由九八年開始參加立法會選舉,今屆是第五度出選,但他每次都排在民建聯大佬譚耀宗名單較後位置,所以無緣出線。今次民建聯安排不同,新界西分拆三張名單,梁志祥跟譚耀宗、陳恒鑌平分秋色,加上配票令梁志祥出線的機會增加。
梁志祥是次選舉不容有失,他為元朗區議會主席,積極開拓天水圍票源,並拉攏部分鄉事派支持,「元朗有兩條鄉︰曾樹和、曾憲強都支持我,離島六鄉亦有人支持我。」然而經過「報串」,梁志祥很可能已失去鄉事票源。


元朗區議會主席梁志祥(藍衣)因至少有五名支持者受黑金集團騷擾,七月十六日到廉署舉報黑金。(羅國輝攝)


警方上週出動 O記,以懷疑清洗黑錢之名,拘捕多名黑幫人物,並押往教育路一唐樓單位搜證。(《蘋果日報》圖片)


黑幫勢力分布圖


鄉事派不滿政府強行處理僭建問題,又失去友好政黨聲援,在村內掛橫額表達不滿。

鄉事派一直配合民建聯大搞蛇齋餅糉旅行團,記者就此詢問梁志祥,惟他即時劃清界線,否認受過鄉事派恩惠,「過去的確大家有好多合作,不過你講嗰啲團我就未聽過。呢啲社區活動,你話同佢哋有合作,我就唔知你指邊一次。」
曾經是砂煲兄弟,現在民建聯跟鄉事派打對台,梁志祥認為是議席增加,得票門檻降低,吸引其他人拉雜成軍,並暗諷對手陳強「搏大霧」,「我估今次選舉加咗一席,大家感覺得票率唔使好高就可以當選,所以好多人覺得拉到一啲有實力拉票嘅人,加加埋埋就夠數。」

江湖身份曝光


梁志祥上月向廉署舉報,但廉署至今尚未行動,警方 O記卻在上週先下手為強,打擊盤踞新界西的黑勢力,拘捕一直與陳強友好的元朗區猛人囝囝張×漢、「上海仔」郭×鴻。一向低調的囝囝,本來只在幕後指揮江湖事,至今年一月才蒲面。是次出選新界西的陳強,在今年一月時成立「城鄉共和協會」,他自任會長,新田鄉委會主席文志雙、廈村鄉委會主席「田雞東」鄧勵東、錦田鄉委會主席「狐狸」鄧賀年齊齊做副主席。而在城鄉共和協會的就職宴會上身份同是副主席的,正是名字響噹噹的人物「囝囝」。至二月份,鄉事派與囝囝及「上海仔」於流浮山桃園酒家跟梁營會面被傳媒揭破後,囝囝便辭去副會長名銜。
據知,上頭為剿滅囝囝早有部署。自特首選舉爆出小桃園黑金飯局後, O記立即派出臥底探員滲透囝囝身邊。據消息,早在五月底,囝囝兩名頭目同時被警方拘捕,警方因此獲得重要情報,展開今次連串行動。
其中一個重要情報,便是把囝囝在元朗的大本營一舉掃蕩,包括位於元朗炮仗坊的大家樂麻雀館。該館表面上是供附近居民麻雀耍樂,實質是囝囝的大基地,而附近三、四間麻雀館晚上十二時拉閘後,更是囝囝召見門生開會的地方。大部分現金交收及吹雞活動,均在該基地進行。另外行動中亦在多間娛樂場所檢獲三百四十萬現金、十一隻手錶、大批金飾及兩部房車。
囝囝被捕後,曾被警員帶到不同單位搜查,四十八小時後被保釋外出,自此一直在其元朗朗天路住所寸步不離。平日他習慣到元朗一家酒樓飲下午茶,但連日不知所終。
是次警方拘捕行動力挫江湖勢力銳氣之餘,更向陳強的選情重錘一擊。陳強說:「有人想抹黑鄉事派代表,又話我同發叔內訌,真係唔知對選情有幾大影響。」他直指有心人將他與江湖人物扯在一起,藉黑金之名打擊鄉事派的選情。

發叔欽點中聯辦唔俾面


十歲的陳強獲發叔欽點,首次參選立法會,旨在為鄉事派吐一口烏氣。「我哋鄉事一路有幫手抬轎,而家俾人踩住個頭上位!」
陳強在港知名度不高,但在內地有不少銜頭:廣東省政協常委、海南省三亞市港區政協委員,他襟前掛着毛澤東頭像的金色襟章,大拿拿要話你知「我很愛國」。
這次不再為民建聯抬轎,陳強標榜中間路線,以「第三力量」為旗號參選立法會新界西,聲言要「解決城鄉矛盾」。可是這支異軍得不到中聯辦祝福,更被多次勸退。「其實上屆立法會選舉我都諗過參選,嗰陣中聯辦嘅人搵過我,叫我唔好選,支持其他人。今次呢,佢哋冇叫我唔選,而係成日『提醒』我,話我唔多夠票。我話,唔夠票你咪幫吓我囉,我幫過你咁多次,你今次都可以幫番我㗎。」陳強的團隊拉雜成軍,找來的樁腳包括丁衍華、蘇嘉雯、鄒秉恬、潘小屏、陶錫源等,都是現任區議員,但名氣一般,另又找來尼泊爾人士 Gurung Raju。

民建聯最冇雷」


昔日同路,而今分道,顯然不是一日之寒。近幾年在一些有關原居民利益的議題上,例如多幅地皮被列為保育區,以及去年起鬧哄哄的僭建爭拗,民建聯都未有為這班新界拍檔出聲。而最令發叔及鄉事派氣憤的導火線,是去年的區議會選舉。向來鄉事勢力替民建聯拉票,都互相俾面,並有默契,由民建聯成員出任區議會主席,鄉事成員就坐副主席一職。但去年突然有人玩寸 party。以北區和西貢區議會為例,原本鄉事派如侯志強等人,均可「分餅仔」選正副主席,但今屆正副二席均由民建聯區議員出任。
「我哋新界人百分百愛國愛港,我自己直情幫民建聯企街宣傳添。好喇,佢哋做晒區議會正副主席,即係市長咁,啲鄉有事係咪應該要出句聲?袖手旁觀!一屆係咁,兩屆又係咁,幫得人多你都會谷氣啦!」
陳強毫不諱言,過去受中聯辦所託,為譚耀宗、梁美芬等人造勢拉票,而且一直出錢出力,「唔單只係新界西,我平時都會在九龍東潮人聯會、尖沙咀街坊福利會搞活動。好似上屆選舉咁,有中聯辦同我哋傾,支持『 7號梁小姐』同『 3號譚先生』,我哋班政協梗係幫手喇,至於出幾多錢就太敏感唔好講。」陳強透露,很多鄉紳都決定以後不再為民建聯抬轎,「連超級區議會都唔會投民建聯。」

起路起樓發達


強出身基層,其父早年在元朗農場養雞苗,六十年代靠築路基建起家,當時十八鄉鄉事委員會主席梁福元從事運輸生意,遂與陳強「拍住上」。梁福元說:「當時我做泥頭運輸,佢有工程要做,所以一齊合作,元朗嗰條大樹下路咪就係佢起㗎囉。」據知陳強與不少江湖老前輩認識,包括同是祖籍潮州的前福義興坐館陳波。
陳強七十年代開始染指房地產,首個工程是元朗的麗昌花園,從此發跡,及後他將房地產業務拓展至內地,他得意拿出深圳「榮譽市民證」給記者看,「唔單只做生意納稅,要搞好多慈善公益先可以做到(榮譽市民)。」不過當記者再查詢他的主要財富來源,他只打官腔:「賺錢嘅生意都會做,係犯法先唔做。」不過,當記者提到查出他與妻子名下有一間德仁新大發蔴雀娛樂公司設於荃灣大陂坊,陳強更加變得謹慎,說自己只是麻雀館的收租公,並沒有與江湖人士合作。但有江湖人士憶述,一看到「大發」字號就想起前輩陳波。
他○四年捐出二百五十萬元給嶺南大學,翌年獲頒嶺南大學榮譽院士,這個銜頭令這位中學未畢業的商家,社會地位提升。他有五名子女,長女○七年嫁予福建社團聯會副秘書長劉與量長子劉德豐。


陳強(黃圈)成立城鄉居民共和協會,除一眾鄉紳外,勝和太上皇囝囝(藍圈)亦當上副主席。有元朗鄉紳指,雙方關係如魚得水。


位於元朗炮仗坊的大家樂麻雀館,是囝囝運作重要基地,今次「焚冊」行動,警方在該麻雀館起出大量現金。(韋平攝)

「一飯之仇」


面上,這只是民建聯與鄉事派在新界地區之爭。但知情人士透露,鄉事派早前布下「江湖飯局」讓羅范等人中伏,當選特首的梁振英一直「銘記於心」。其後新政府上任,令劉皇發「婉拒」入行政會議,改由民建聯的張學明補上,亦漸見鄉事失勢。部分鄉事派對政府如此安排不滿,認為張學明太親民建聯,不能代表鄉事,曾去信要求他二擇其一。
鄉事派在僭建問題上繼續企硬,進一步阻撓民望低的新政府施政,據悉中聯辦研判後認為,鄉事派是難以駕馭的一群,故一方面借打黑削弱鄉事派支持者的力量,另一方面透過其黨羽新界社團聯會協助民建聯配票,鞏固建制派在議會內的優勢。
一名在元朗紮根多年的江湖元老笑着向記者說:「如果被人再進一步打壓,我們寧願將選票全部投給人民力量的陳偉業,也不會支持民建聯或建制派的『任何』候選人。話俾佢哋知,呢招叫『玉石俱焚』!」


陳強(右四)過往為民建聯抬轎,今次獲鄉事派力撐,以「第三力量」為旗號於上週報名參選立法會。(羅國輝攝)


陳強資產


陳強拿出文件表示,過去一直幫助中聯辦配票,力撐「愛國愛港」候選人,包括民建聯譚耀宗和自稱獨立的梁美芬。他手上寫有預先準備的講稿︰「來說是非者,便是是非人,清者自清。」(李育明攝)




70年代尾興建的元朗馬田麗昌花園是陳強在港的首個大型投資項目。
(李育明攝)


陳強指只租鋪予麻雀館,沒參與業務,記者致電查詢發現職員認識陳強,但表示他甚少在場。(鄭樹清攝)


上週五,在行動中被捕的廈村鄉鄉事委員會主席鄧勵東,到天水圍警署辦保釋手續。


十八鄉鄉委會主席梁福元(前左)和上水鄉委會主席侯志強(前右),早前捲入黑金飯局後現身解畫。


上週六,在元朗舉行的錦田居民晚會,花牌寫明鄧賀年是主禮嘉賓,但黑金選舉爆出後他,整晚沒有出現。


張學明(箭嘴)上屆代表鄉事派參選立法會,自稱「生為新界人,死為新界鬼」,現在卻投靠民建聯上位,更成功接替劉皇發入行會,進身梁振英班子。

撰文:時事組
插圖:插圖組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