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壹流

肥佬接刀

2012年07月26日 ~~ 第1168期 香港《壹周刊》

黎智英在《壹週刊》專欄憶述去年日本 311地震,東京電力( Tepco)股價狂瀉,跌至一千多日圓,他覺得東電地位超然,總會值錢,決定買入。後來東電瀉至四百多日圓,他加碼,藉此拉低平均價。東電現價一百四十日圓,黎智英說:「有時一個人要做笨蛋擋也擋不住。」

笨蛋不可能創造出佐丹奴和壹傳媒,黎智英可能是草率,或者東電投資比起他身家只是九牛一毛,他有資格草率。又或者在資料不足夠時,憑感覺和幹勁以極速做好一件事,正是他的強項,草率和果斷很多時只差一線。拆解黎智英,我有少許心得,不過現在不是最佳時機,因為我跟很多人一樣,正觀察黎智英怎處理集團目前面對的一個特別困難情況,今日我談投資者在大事件後不久撈底的策略。兩年前,我在本刊寫了一篇關於這課題的文章,標題是《接刀投資法》( 2010年 7月 1日,第 1060期),因為這種難度甚高的撈底投資法猶如 catch a falling knife。
那一篇文章的背景是 BP墨西哥灣發生嚴重漏油意外,成為全球關注的災難,一夜之間, BP由藍籌股變成過街老鼠,股價跌一半,許多投資者也有類似黎智英「總會值錢」的看法,我分析投資者在那時接刀,是否明智之舉。當時我分析 BP投資價值,建議投資者要判斷這件事究竟有多大,而分析方法是盡量量化事件造成的損失,「婆乸數」也要計。
日本 311海嘯造成的人命和財產損失是一件大事,但更大的事,是核電廠輻射污染帶來的損失,這部分跟東電有直接關係。當時核電專家指福島核電廠事故可能是世上最嚴重的一次,而且影響性質是長期性。東電須面對受影響者長期索償,金額即時難以掌握。相比之下, BP事件是關於漏油,根據受污染的程度,始終有數得計。
東電股價在日本 311海嘯後急跌,黎智英第一次入市,這一注跟賭博無分別,因為投資者肯定東電須負上責任,但賠償金額是未知數。黎智英第一注投資是參與沒有賭例和賭博率不明的遊戲。

除了賠償,東電還要考慮營運情況,關閉福島核電廠,東電須依賴煤和其他較昂貴的燃料發電,營運成本增加。核電事故後,日本人聽到核電就怕怕,對核發電長遠將來肯定不利,東電燃料成本一定會急升,假如東電不能把成本轉嫁給消費者,盈利將會崩潰。電費在日本是敏感政治課題,東電在福島事故後政治本錢盡失,加電費很難,當時已有很多電力專家質疑,東電長遠能否支持下去。
黎智英的第二注是過了一段時間,福島事故的損失程度較為明朗,黎智英下第二注時可掌握的資料較多。黎智英沒錯,東電規模很大,不容易倒下,但福島核電事故牽涉更大,日本財經界由銀行、債券持有人、股民對東電信心盡失。關於東電,當時有一條投資者大致接受的「婆乸數」,東電資產約 150,000億日圓,賠償估計上限是 250,000億日圓,即是東電資不抵債。當時日本財經界有一個共識:東電一定要政府打救。政府用納稅人金錢打救私企,東電的將來變成政治議題,東電基本上失去話事權。
黎智英下第二注時,應該知道日本政府將會成為東電大股東,即是東電股東股權將會被大幅攤薄,情況跟金融海嘯後 AIG、花旗銀行的股東差不多,有相關先例可參考。東電重組方案在今年年初完成,政府持股逾七成,東電股價過去一段時間低迷,是投資者預先消化了股權被攤薄的效應。
當年我分析 BP,計出的「婆乸數」,證明 BP財政上打擊性質是一次性, BP是痛但負擔得起,但我的結論仍然是不值得接刀,因為 BP很有可能淪為「投資陷阱」,即是股價長期不反映投資價值。過去兩年, BP股價在低位窄幅徘徊,跟漏油事故前的高位有一段長距離,證明我的分析大致沒錯。
現時東電的投資情況跟 BP差不多,政府入股後,東電脫離危險期,真正投資者不大會購入,東電頂多成為炒家炒波幅的工具,東電即使抵買,也會變成價值陷阱。 Jimmy,東電是 dead money,不如沽掉,做善事,在錯誤中創造美麗。

蔡東豪 Tong Tsoi


現任上市公司精電國際行政總裁,他曾任職投資銀行,在《信報》以筆名原復生撰寫財經專欄,對投資及求知有無限渴求,習慣早上四時起床寫作找樂趣。

http://www.facebook.com/TONYTONGHOOTSOI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