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 2010年到過台灣訪問已出家的葉青霖,當時他決絕說:「我一定會離婚。」不過手續拖了兩年,葉、廖二人早前才正式動筆簽紙。

滾熱辣

葉青霖正式簽紙離婚 廖安麗:一個人面對四堵牆好辛苦

2012年07月20日 ~~ 第886期 忽然1周

兩年前,香港著名攝影大師葉青霖看破紅塵,毅然踏上出家之路,與他結婚廿四年的廖安麗,惟有無奈接受,忍着淚親眼睇住丈夫剃頭落髮。
既然葉青霖選擇拋卻凡俗,他和廖安麗這段婚姻關係,只好畫上句號。據知二人正式簽紙離婚,結束在法律上的夫妻關係。婚姻無疾而終,廖安麗勇敢告知全世界,從此不提「老公」兩字,她說:「係呀,我同常霖師(葉青霖法號)已經辦清楚離婚手續。」離婚後,葉青霖一班徒弟開設攝影班的收益,每月支付廖安麗,作為生活費。
表面無風無浪,但其實廖安麗內心一點不好受,更向記者透露自己早前心理狀況愈來愈差,她說:「要一個人面對四堵牆好辛苦。」


葉青霖已出家兩年,但廖安麗周二( 17日)接受本刊訪問時也直言未習慣單身。對於早前終於正式離婚,她無奈說:「依家要一個人面對孤寂。」《蘋果日報》圖片

自葉青霖 2010年出家以來,廖安麗勇敢面對,並復出幕前拍劇。當外間以為廖安麗已經安然度過丈夫出家的人生關口時,其實她正處於人生中低潮,無法釋懷。

身份證跟夫姓


葉青霖和廖安麗雖然再無夫婦關係,但二人感情依然要好。去年廖安麗在香港搞「攝影襌」分享會,葉青霖也特意返港撐場。《蘋果日報》圖片

周二( 17日),廖安麗接受記者訪問,她坦言未能習慣沒有「老公」的日子,「常霖師已經出家兩年。老實講,第一年發生呢件事時,真係好多人慰問我。當時我選擇用大量工作嚟填塞自己嘅時間,唔俾機會自己去諗咁多嘢。但到咗舊年,當所有人都以為件事過咗去,我突然有種無言嘅空虛。因為直到嗰陣,我先至踏入人生中第一次真真正正獨自嘅生活,要一個人面對孤寂。過去廿年每次返屋企都會見到屋企人,但依家每日返到屋企,一個人面對四堵牆,好辛苦,覺得成個人冇咗個軸心,好冇安全感。」
最近葉青霖和廖安麗正式簽紙離婚,在法律上回復單身,她說:「係呀,我同常霖師已經辦清楚離婚手續。」雖然無緣繼續做葉太,但她的身份證卻依然掛着葉的姓氏( Yip, Annie Liu)。她說:「我同兩個女移民澳洲時,為咗符合當地需要,所有文件同身份證上都要有夫姓,依家我哋雖然已經離咗婚,但我哋有聯名戶口,要改名有好多手續。除非有朝一日我遇到另一個人想要同佢共同生活啦,否則都唔會去改個身份證喇!」

女兒澳洲定居


《蘋果日報》圖片

葉青霖和廖安麗兩個女葉懿德(左)和葉懿恩(右)已定居澳洲,大女懿德出身兩年,細女懿恩亦就快畢業。身在台灣的葉青霖現時仍靠電郵和兩個女兒聯絡。廖安麗對此說:「啲女改唔到口,都係叫爹哋。」

攝影收益做生活費


徒弟報恩幫生活費
現時葉青霖在香港的攝影課程,均由他七個徒弟幫手做導師培訓學生。而課程所有收入,扣除開支便全數俾廖安麗,作為她的生活費。

廖安麗口中的聯名戶口,其實已設立多年,葉青霖出家前做足準備,將婚紗公司「現代經典」賣掉,前年又將荃灣豪宅及兩個車位以七百多萬出售,共套現千多萬,全數給予廖安麗,為的就是讓廖安麗及兩個女兒以後生活無憂。為免積蓄不夠應付日常支出,葉青霖七個徒弟,義無反顧地承擔責任,將師父出家前開辦的攝影班延續下去,每月定期給予師母五位數字的生活費。
廖安麗直認其事,「雖然嗰啲錢(攝影班)唔足夠應付日常開支,但係固定嘅收入來源。不過每個人都有自己對生活同前景嘅睇法,我唔知道可以維持幾耐,人只要唔期望就唔會有失望。」
由於兩個女兒在澳洲定居,其中細女還在當地讀大學。加上她現時租住長沙灣的單位,月租要萬六蚊,每月使費相當大。她說:「所有嘅錢(包括攝影班收益)都喺我同常霖師嘅聯名戶口入面,我哋辦離婚係唔需要搞贍養費問題。如果我每月收入唔夠支付一家人開支,包括常霖師同兩個女嘅保險費,我就喺個聯名戶口度攞錢出嚟。」




掛牌頭開班
雖然葉青霖將攝影班任務交俾七個徒弟,但學校 UniArt也將這個課程命名為「葉青霖人像攝影課程」。課程今年 9月開班,為期 103小時,學費是每人$14,800。


在 UniArt官方網站中,依然將葉青霖列為專業導師,不過就在名字之後加上法號。


學校亦標明課程內容由葉青霖設計,修畢可以獲一張由他簽發的證書。




最後揭盅
拉到網站末段,記者才發現「備註」一欄寫明葉青霖不會任教。記者亦有打去學校詢問,職員亦承認葉青霖不會做導師。




台灣親授課程
身在台灣出家的葉青霖,在當地也有開班,親自教授攝影技巧。而這課程所有收入,則全交給寺院作擴建維修用途。


葉青霖希望世人透過攝影,領悟佛學無慾無求的道理,更將此門課程命名為「攝影禪」。

出家最好離婚


出家意思是出離家庭生活,遠離俗世凡塵,所以出家人要剃頭落髮,穿着素服,過着平凡生活。佛教沒有明文規定出家人一定要離婚,但出家人沙彌(初入門弟子)接受三壇大戒儀式,修行成為比丘(正式和尚)後,需要受不淫戒規範。為了讓配偶不用守寡,離婚是唯一選擇。

百六萬建新寺


葉青霖禪修的玉佛寺,原本位於台北縣中和市,建寺二十多年。去年寺院接獲通知,即將被收為捷運機房用地。寺院主持無助之際,卻得到遷址的好地方,搬到目前位於北投的新址,更改名為「祖師襌林」,地方比舊址大和乾淨。而廖安麗亦捐了百六萬,用作興建新寺的部分經費。



玉佛寺非常破舊,是用鐵皮搭建。



新寺環境優美,而且佔地幾千呎,非常寬敞。

睇情緒病救星


生活開支有解決辦法,但心理問題始終不停纏擾廖安麗。在她最無助的時候,惟有搵人傾訴。經朋友介紹下,她主動接觸香港大學教授陳麗雲,「陳麗雲搵我做佢情緒病課程嘅助教。佢改變我諗嘢方法,改善失眠情況。我都有向常霖師求教,用佛法開解自己。」
不過真正令廖安麗開脫的,是其閨中密友戚美珍。戚美珍希望廖安麗生活上有所寄託,主動拉攏她幫手打理明星足球隊旗下的素食餐廳,她說:「真係好多謝阿戚(戚美珍),我講咗自己情況俾佢聽之後,佢一直好積極幫我諗辦法。之前佢一家去新加坡同日本旅行都叫埋我去。直到五個星期前,阿戚話明星足球隊要搞素食餐廳,需要一個人去幫手搞新店,問我有冇興趣?以我過去多年經營『現代經典』嘅經驗,喺管理上絕對冇問題。但我唔熟悉飲食業,我問佢可唔可以俾時間我學,佢話冇問題,於是我成為餐廳發展顧問。做咗五個星期我覺得自己終於搵到人生新軸心!薪酬唔係好多,但我做得好開心。」
現時廖安麗不時與葉青霖以電郵方式溝通,早前更專誠飛去台灣幫手搞攝影班,廖安麗見到每日忙到只能睡五個小時的常霖師,十分心痛。「我雖然心痛,但係見到佢祥和、喜樂嘅樣,又會為佢搵到自己想要嘅嘢而開心。」原來,愛的偉大不是擁有,而是包容!


兩年賺百萬
葉青霖出家後,廖安麗自強不息,於 2010年重返無綫拍 80集處境劇《依家有喜》(上)。去年她拍住廖啟智做舞台劇《斜路黃花》。兩項工作為她進賬百萬。《蘋果日報》圖片


《蘋果日報》圖片

開餐廳助人


明星足球隊投資開設的《樂農 Happy Veggies》素食館,推廣健康飲食之餘,同時聘用年長待業及聽障人士。餐館內由廚房至樓面,均以聘用聽障人士為主。為推行「無障礙消費」,餐牌盡量圖文並茂,方便顧客點菜時毋須向聽障服務員查詢太多。


三嫂幫謀後路
廖安麗入行時便認識戚美珍(三嫂),後來二人成為交心知己。廖坦言三嫂過往一年經常為她打氣,更邀請她管理「明星足球隊」旗下素食餐廳,為她謀後路。


素食餐廳位於灣仔軒尼詩道彰顯大廈一樓,修頓球場對面。周三( 18日),記者於午餐時間上過餐廳,發現人流極多,坐滿成班 OL。


現時廖安麗全力打理齋舖生意,更請來一班有聽力障礙的員工幫手,助人自助。


志偉設計菜單
其中「老友鬼鬼」、「有咖喱冇雞」、「千與千層」等搞鬼菜名,更是監管委員會主席曾志偉的鬼主意,非常爆笑。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