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仕仁與新地郭氏兄弟正式被廉署起訴,案件轟動整個政商界。昔日叱咤政壇的「肥龍」被落案,上週五到東區裁判法院過堂,被近百記者追訪,他無奈地保持笑容,面容憔悴。

封面故事

許仕仁生不如死

2012年07月19日 ~~ 第1167期 香港《壹周刊》

轟動各界的「新地案」正式落案起訴。上週五,前政務司長許仕仁、新鴻基地產( 16)聯席主席郭炳江及郭炳聯等人,現身東區法院提堂。根據控罪書,許仕仁涉及全部八條控罪,成為案件主角,亦是香港開埠以來被廉署落案起訴的最高級官員。
畢業於香港大學,七十年代成為政務官,可謂社會的精英,而他的仕途亦一帆風順,離開公務員團隊後再被煲呔羅致出任政務司司長,昔日叱咤政商界的「橋王」許仕仁,性格高傲,私下更出名識飲識食,熱衷聽歌劇跑馬仔,過着逍遙的生活。一場新地風暴把他由天堂拉落地獄,有消息指許仕仁不但患上抑鬱症,更萌輕生之念,但為照顧患病的妻子也得撐下去,六十四歲的「肥龍」,可說是生不如死。


上週五,許仕仁離開廉署時,其七人車四邊窗落簾,有報刊記者欲知道許仕仁是否在車內,而揭開其車尾箱門拍攝,令他十分難堪。(《蘋果日報》圖片)

上週五,許仕仁及郭氏兄弟等人就「新地案」再次到北角廉政總部報到,早上八時多,許仕仁乘坐向富利堡車行租用的七人車到達,前後左右車窗都有窗簾遮掩,不欲記者拍攝到其樣貌。惟他離開廉署時,一名記者為確認許仕仁在車內,竟揭起該車的車尾箱,一群攝記蜂擁而上拍照,並多次叫他轉身,令許仕仁十分難堪。其間,新地主席郭炳江及郭炳聯及執董陳鉅源等,亦相繼到達。
各人報到後離開,中午時分,傳媒收到風廉署已決定落案起訴,並於下午在東區法院提堂。下午二時,許仕仁乘坐七人車到達法院,法庭門外眾多記者,難以躲避,見慣大場面的他保持微笑,但難掩憔悴面容。本刊記者跟隨許仕仁入,被幾個保安包圍的他收起笑容,低頭沉思,突然又自顧自的笑起來,相當古怪。開庭前,郭炳江及郭炳聯分別在法庭會議室與律師開會,惟許仕仁孤獨一人坐在庭內公眾席等候,雙方並無傾偈,儼如陌路人。

涉收新地四千萬


輪到「新地案」提堂時,許與涉案的郭氏兄弟、新地執董陳鉅源及前港交所高層關雄生,並排而立,面向法官,表現平靜。法庭職員逐一讀出各人的控罪,許仕仁涉及全部八項控罪,問到是否明白控罪內容時,他低頭並回答「我明白」。案件排期至本年十月十二日再提堂,郭氏兄弟及陳鉅源分別獲准以一千萬元及五百萬元保釋;而許仕仁及關雄生則分別獲准以五十萬元及二十萬元保釋,二人均被禁止出境。
隨着案件提堂,許仕仁與新地千絲萬縷的關係亦正式曝光。根據控罪書,○○年至○三年,許仕仁出任積金局行政總監期間,免費租住新地旗下跑馬地禮頓山相連單位,他亦接受了新地旗下忠誠財務共二百四十萬元的無抵押貸款;許仕仁沒有作出申報,卻於同時間,投票支持積金局續租新地旗下國際金融中心一期的單位作為辦公室。直至○八年退租,搬到新地的環球貿易廣場。這八年間,估計新地共收取積金局逾億元租金。許仕仁似乎十分「莫財」,他擔任積金局行政總裁及政務司司長期間,年薪數百萬,但仍透過新地旗下的財務公司,涉嫌收受近四千萬元巨額款項,當中包括無抵押貸款,卻從來沒有申報,成為涉嫌貪污的罪證。


許仕仁二千年出任積金局行政總監,其間投票支持積金局續租國金一期辦公室,同時間他收取新地旗下財務公司貸款,及免租租住新地禮頓山,被控公職人員行為失當。


許仕仁太太羅美美以往經常陪伴着許仕仁應酬,亦不時在當時的政務司官邸宴客,但據知她患上癌症,現在家中休養。(《蘋果日報圖片》)

精神飽受折磨


成為案件主角的許仕仁,出庭時表現冷靜,但據其身邊人士透露,過去仕途順利、有「橋王」之稱的他,性格自負高傲,根本受不了這場官司打擊,加上其妻羅美美患癌,雙重打擊下,飽受困擾的他,患上抑鬱症,須看醫生,更欲尋短見。「早前佢一時想不開,試過用兩條睡褲作繩,吊頸自殺,被家中工人發現阻止,想到病重嘅太太,先打消自殺念頭。」知情人士表示。據了解,仍然是政協常委的他,中方也派出身份不太敏感的人士,到肥龍家中慰問。而曾蔭權亦憂心他受不了這場打擊。而他向昔日吃喝的友人打趣說:「可能我死咗,呢件事可以解決。」
許仕仁接受廉署調查一事流傳已久,他近年深居簡出。以往出入富豪飯堂,好飲紅酒。如今大部分時間留在家中,為躲避傳媒,家中經常落下窗簾,亦只能吃菲傭煮的飯菜。對於現時的生活,他已盡量去適應,他不時前往跑馬地的教堂聖瑪加利大堂祈禱,本刊又曾拍到他到銅鑼灣白沙道看中醫。身形日漸消瘦的許仕仁,已不再是昔日與官場中人,一起風花雪月的「肥龍」。

出身名門 精於享受


新地與恒基等合作發展的國金二期,於○一年開始推出市場時,地產市道低迷,時任金管局總裁的任志剛力排眾議,動用約三十七億外匯基金,買入最頂十四層,他保留八十八樓作為自己的辦公室。

許仕仁的前半生堪稱完美。來自澳門的許氏,母親為澳門名門之後,他是家中獨子,自小便已甚懂享受。考入港大時,未夠廿歲,已駕跑車上學。他專修英國文學和翻譯,熱愛音樂、電影和歌劇。妻子羅美美是他大學同班同學,同樣熱愛話劇。二人並無子女,了無牽掛,甚懂享受人生。但據知肥龍亦有不少紅顏知己,每有女性朋友向他求助,他都十分之疏爽,錢銀女人以外,歌劇是他另一心癮。許仕仁為一齣心儀歌劇,可以放下所有工作,甚至沙士期間,大部分人都不敢搭飛機,許仕仁歌劇癮發作,二話不說便飛往巴黎欣賞。他與太太不時都趁週末飛到歐洲、日本觀看歌劇,其中德國東部小鎮拜羅伊特更是他們最愛的場地。
另外,許與好友任志剛同為「 Hi-Fi發燒友」,他曾自爆四千多呎的禮頓山相連單位亦不夠放珍藏,要在新界租下單位存放兩萬張黑膠碟,八成是古典音樂,其他是爵士樂。據說他家中約有半個單位裝修如小型私人影院,又特別加厚牆身以追求音色控制得最好,單是此私人影院的裝修設備已逾百萬元。一名售賣高端音響產品的業界人士表示:「許仕仁所用的全都是貴價品牌,有行家話佢幫襯過唐英年細佬有份嘅音響產品公司凌智。」根據公司註冊處資料,凌智於九五年成立,唐英年細佬唐慶年由創立至今一直任董事,該公司現為瑞士名牌 GOLDMUND等奢侈級音響產品的中國總代理,「呢個品牌 嘅喇叭組合可以貴至四百萬元。」行家說。

出手闊綽 熱愛養馬


許仕仁(左五)曾與導演許鞍華(右二)及任關佩英(左二)等同遊大嶼山。許仕仁七七年借調到廉署,親自做監製,請許鞍華為廉署拍電視片集推廣反貪訊息。任關佩英丈夫是任志剛堂弟任錦漢,曾任廉政專員。

在官場內出名識飲識食兼識歎的許仕仁,身形肥胖,挺着大肚腩,獲得「肥龍」的封號。熱愛紅酒的他,和唐英年十分老友,許曾公開指存放在馬會的紅酒,都是由紅酒專家唐英年代買,二人更會結伴飛往意大利及法國等地的相熟酒莊入貨。另外,他對黃油蟹情有獨鍾。九七年任財經事務局局長時,許仕仁每年都以黃油蟹宴請立法會議員,出手闊綽。○五年重返政府擔任政務司長,更曾豪花一萬元宴請數十同事、議員及記者午膳,大啖蟹粉小籠包。嘴刁的許仕仁,每次出外旅遊,都會事先做足準備工夫,搜羅當地的星級食肆。
飲食之外,最愛便是「跑馬仔」。許仕仁先後全資擁有過五匹馬,並分別與唐英年及任志剛,合養「大師」及「有計」;他所養的馬匹中,以由簡炳墀師徒訓練的「有聲有色」成績最佳,合共為其贏得四百二十多萬元獎金。許氏以往經常包廂招待東亞銀行主席兼行政總裁李國寶、鄭海泉等一班金融界老友,更與唐英年及前立法會秘書長馮載祥夫婦,被稱為「馬場三劍客」。
不過,自從捲入貪污調查後,不但豪飲豪食的日子不再,許仕仁於去年十一月出售最後一隻馬匹「各適其適」後,便絕跡馬場。

許仕仁「衰收尾」







許仕仁品味人生




(吃)許仕仁愛食,只要好吃豐儉都殺,上班日他多會光顧新鴻基中心海都海鮮酒家,宴客則會到灣仔老上海飯店,這兩家食肆幾乎是他的「飯堂」,巧合地新地郭老太亦視海都為「御用飯堂」。




(喝)與唐英年同樣愛好杯中物,尤愛意大利及法國出品,每逢旺季,都會特意飛到相熟酒莊入貨;許仕仁更曾公開表示,自己存放在馬會的紅酒,都是由紅酒專家唐英年代買。




(玩)愛跑馬仔,前後全資擁有五匹馬,分別與唐英年及任志剛,合養「大師」及「有計」;當年在中環邊坐着幫襯擦鞋,邊刨馬經。




(樂)既是電影迷,又是黑膠唱片發燒友,所以禮頓山居所單是影音器材就花費逾百萬元,並曾幫襯唐英年細佬唐慶年有份的「凌智」買音響器材。

中間人兼密友曝光


肥龍友好

許仕仁為人圓滑,不少政商界巨頭都是其老友,但有一位,即案中第五被告關雄生,卻甚少被提及,直至上週五廉署落案後,才正式浮面。根據控罪書,許涉嫌收受的四千萬利益中,約二千八百多萬為現金賄款。關雄生擔任郭氏和許的中間人,代收部分賄款,合共約二千萬元。
六十一歲的關雄生,畢業於英皇書院,在資本市場打滾多年,擅長外匯交易,先後任職恒生銀行及滙豐銀行旗下的獲多利。九五年加入期交所,後升任營運總裁,○○年過渡至港交所,至○四年離職時,為高級副總裁,主管風險管理。關離開金融界後,轉戰商界,○七年代理解酒丸「酒筲箕」,更獲大富豪夜總會老闆羅焯協助推銷,並於○八年成立美顏食品企業,店鋪位於西環皇后大道西,賣健康零食,但現已結業。
據悉關許二人認識多年,是「非常 close」的朋友,而關雄生於早年新鴻基「三劍俠」年代,曾於新鴻基證券打工。許仕仁與關雄生的交往十分低調,甚少一同出現公開場合。如今許仕仁落難,關亦難倖免。「兩年前,有次見到關雄生,當時廉署已經查緊,佢好煩咁話『今次好大鑊,死硬﹗』。」知情人士透露。不過這對落難兄弟並沒有「各自飛」,今年三月許仕仁被廉署拘捕,扣留問話後,由一部日本豐田七人車接載離開,開車的正是關雄生,登記車主是美顏食品企業,但被傳媒報導後,該部車已轉手。

任志剛突轉軚


「新地案」由拘捕到落案,不論官場商界都人心惶惶,恐怕惹火上身。不少人選擇封口,亦有人突然轉軚。其中,與許仕仁共事多年、老友鬼鬼的任志剛,先是高調提出檢討聯繫匯率,外間懷疑他藉此展示影響力,望重獲中央或新政府委以官職,可惜遭新政府班子大唱反調。上週三,曾為唐英年助選的任志剛,一反常態,高調呼籲各界支持梁振英,要「給新班子一個機會」。任志剛轉軚,與許仕仁被起訴相隔僅兩天,可謂十分巧合。許仕仁擔任積金局行政總監時,懷疑收受利益,在沒有申報情況下,投票支持租用新地旗下的國金一期單位,令他一身蟻。翻查資料,○一年,新地(佔 47.5%)、恒基(佔 32.5%)、煤氣(佔 15%)和中銀(佔 5%)等財團合作的國金二期落成前,任志剛掌權的金管局,動用外匯基金三十七億元,買入最高十四層單位,同樣弄得滿城風雨。
時為金管局總裁的任志剛,堅持動用外匯基金購入國金二期作辦公室,並獲當時的財政司長曾蔭權力撐。不過,方案曾遭到立法會財務委員會質疑,不滿任志剛繞過立法會批准撥款,惟最後獲政府表示此舉乃合法,事件才告一段落。金管局買入單位後,樓市繼續跌,其後一年間該物業一度大幅貶值十二億元。當時金管局買入的面積「夠用仲有突」,任志剛解釋是留待擴充之用。後來,多餘的寫字樓面積本來欲出租,但○三年香港經濟低迷,一直無人問津,最終要推出一年半免租期等優惠,租予按揭證券公司、國際結算銀行等。
許仕仁任積金局期間,涉嫌免費租住新地禮頓山單位。無獨有偶,新地九二年開售跑馬地蔚雲閣,其頂層複式單位便獲任志剛、前市建局行政總監林中麟及前地政總監佰利三人內部認購,當年政府曾介入調查。


前金管局總裁任志剛及前市建局行政總監林中麟等當年曾被質疑內部認購新地的跑馬地蔚雲閣頂層複式單位,與許仕仁一樣住新地樓。(林志謙攝)


許仕仁(黃圈示)七○年加入政府,七三年勞工處處長徐家祥退休宴會,他與不少前官員都有出席,包括曾蔭權(前排左四)、林中麟(前排左五)、陳方安生(中排右四)及李麗娟(後排右三)等。


許仕仁(左五)與任志剛(右五)合養的馬匹「有計」,前後贏過兩次頭馬,○一年任總帶同太太葉小慧(右四)拉頭馬,唐英年(右三)亦和太太郭妤淺(右二)齊齊祝賀。圖右一為榮智健;左三是任志剛的堂兄任錦光。(《蘋果日報》圖片)


金管局搬入國金二期後,任志剛曾在總部內接受訪問,讓傳媒齊齊體驗大地在我腳下之感。(《蘋果日報》圖片)

中央打貪 燒至港澳


郭炳江被起訴後仍堅持返教會,本週日早上,他坐在特設的最後排以保持低調,但在唱詩時仍然投入,雙手舉起歌頌神,但突然收到電話匆匆離開。

案情另一焦點是西九文娛藝術區的發展計劃。當年政府擬請三間公司進行單一招標,並負責建造營運費用。其中一間參與單一招標的公司,正是由剛退任積金局的許仕仁,拉攏長實及新地合組財團「活力星國際」競投西九這個佔地四十公頃的項目。○三年十一月,許仕仁的私人公司德福企業,與新地簽下顧問合約,為這個計劃提供經濟及政治意見。○五年,曾蔭權任特首時,邀請許仕仁擔任政務司司長,由他擔任西九龍文娛藝術區發展計劃委員會主席,已惹來利益衝突的批評。不過,最後西九項目在輿論反對下,被推倒重來。
近年,中央大力打貪,澳門成為頭號目標,工務司歐文龍巨貪案調查及起訴至今已長達六年,更越燒越烈到香港,香港富豪劉鑾雄及羅傑承成為被告。如今,香港已點起另一打貪火頭,這班「共住新地樓」的官員不約而同,都曾在政府財金局位居要職。知情人士透露,廉署一直有調查其他政府前高官與香港地產商千絲萬縷的關係,相信他們亦如坐針氈,難以置身事外。

撰文:梁佩均、鄧淑慧
攝影:歐陽江、于港民
資料:黃翠蓮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