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人訪

愛一個上十課 傅穎

2012年07月13日 ~~ 第885期 忽然1周

「這一年,我愛上煲劇,鍾意睇古裝。以前唔會睇㗎!但依家睇晒《三國》、《步步驚心》,還有《甄嬛傳》。」久違了的傅穎,這天就以一頭猶如宮廷劇女主角的長黑髮出現,那個曾迷倒萬千宅男的金髮女神,忽爾就這樣消失於無形。像她受傷易逝的愛情。



也難怪,古裝劇的男主角,要不權傾天下,要不有情有義,更多的,是兩者兼備,還生死相許。哪像現代愛情故事那麼難?女多男少,又詭譎萬變。「上一段愛情,我覺得是上了一課,呢一課比其他的課,學到更多!以後去認識一個人,自己會更加成熟。
「而且,經歷這一次,我知道有些事,不說更好……」訪問中,傅穎就全程沒提過「羅仲謙」這三個字。「我們……不是朋友,但都是同事。」錄音機中,傳來近五秒鐘的停頓。
順帶一提,經過半年的「冷靜休息」,快將廿八歲的傅穎再獲公司支持,先在書展出書,後往台灣拍劇,大概會忙得沒空追看「那同事」每星期日於《飛虎》的騷胸表演。
畢竟搵食很多時比愛情來得更重要。

我慢




已是去年八月的事,當時即將到北京發展的傅穎,在一個公開活動中,自揭跟秘戀一年的羅仲謙分手,直指對方花心,令其身心皆受創。
一個是「宅男女神」,一個是 OL師奶新寵,又名「巨胸謙」,這樣的新聞,注定是娛樂頭條。今日再看,或許是應了一句現代常用語:認真你就輸了!
「我是處女座,好執着,對一些事,又會很堅持。不過,這一年,真的開了竅。其實一直以來,不少人講過,點解 Theresa的說話,經常都好像留有伏線?其實我的心態是不想講大話,但每一次做訪問,有些事,自己又不可以講真話,然後大家就覺得 Theresa的說話,兩頭唔到岸!那天我就決定,算嘞!不如全部說出來。」
然後,出事了。男女主角輪流返公司報告,老闆震怒,開記者會,向公眾交代,負面新聞沒完沒了。最後,羅仲謙繼續拍劇,傅穎「留家休息」。一個月後,她在生日當天,寫下「千言文」,細數廿七年來的「錯」;又數個月後,她終於可坐在我的面前接受訪問。
「可以寫出來,其實事情已不是太嚴重。只是,在他人眼中,就認為是『悔過書』、『千言文』呀!對我來說,那篇文章是有感而發,因為那段期間看了很多哲學書,令自己回想廿七年人生,有甚麼地方做得唔好?
「這一年,是人生轉捩點,突然想到好多以前沒想過的事。哈哈!我覺得自己都幾慢!廿七歲先開竅。
「以前的我,好衝動,思想是一條直線,不會退後一步,一直覺得要保持真我!但當自己愈來愈成熟,再想一想,就明白社會就是人與人的接觸,怎樣處理好人與人的關係,才最重要!」




傅穎在單親家庭長大,由媽媽撐起一頭家,家姐傅娜是律師,去年八月出事時,更陪着妹妹見記者。親情從來都比愛情長久。


曾幾何時,傅羅二人以熒幕情侶姿態合作出騷。誰知假戲真做,很快,又事過境遷。《蘋果日報》圖片

麻煩友


去年九月生日時,傅穎在微博寫下「千言文」,訴說:「我終於知道錯了。」再成為娛樂頭條。更重要的是,得到老闆原諒,逐步「解封」。

關於傅穎,曾有報道說她麻煩,要用很多時間補妝梳頭,才願意埋位工作。這天,她化了妝才來到影樓,其間也沒轉換髮型,無從辨別上述傳聞的真偽。倒是她先笑着自認麻煩。也好,懂得自嘲,往後的路,該會好走多了。
「有朋友在我的新書中這樣寫:『嘩!未識 Theresa之前,覺得她是一個麻煩友,認識之後發現,她真的很麻煩!』哈哈哈,他們甚麼也寫,但我其實無麻煩到朋友,只是麻煩自己。他們唔明白我點解小小事都要執得咁正,咁為難自己。
「對於工作,我一向都緊張,至少要做到問心無愧!好似影相,自己希望攝影師唔使做太多後期功夫,所以想盡量弄好自己的樣子。
「不過現在會代入對方的心情,明白大家當然都想早收工,那我就私下做好自己先,等工作過程可以快一點。可能我的樣子不是長得特別友善,很容易讓人覺得『寸寸貢』,但認識久了,大家會明白 Theresa是甚麼人。」
對了。傅穎究竟是個甚麼人呢?之前,又有報道說她是個緊張女友。嗯……且讓大家幻想一下,如果閣下的愛人是「巨胸謙」,大概都很難不擔心!
「自己從來不是一個緊張的女朋友,有些還有聯絡的前度都問,點解我以前好少主動打電話找他?因為自己是一個幾工作型的人,一遇上考試、工作,連男朋友都好少搵!
「其實兩個人拍拖,一定要有信任,那樣就算各有各忙,也可以維繫到感情。但當大家不信任,就無安全感,這段感情就玩完!我可以講,以前從來無 check男朋友電話,不過女仔的直覺好奇怪,見到就是見到,『叮』一下!成件事便出來了。所以我相信好多事都整定,可能是一個安排。
「沒所謂了。一切都過去。相士說,我大約三十歲就有好姻緣出現,唔急!哈哈,雖然我媽常常說,她在我這年紀,已生下大家姐。」

過來人


都說現代社會比古時殘酷得多,尤其對女生。廿五歲而未婚,已被稱為「中女」,然後又有從「剩女」演化出來的「盛女」,任名字再好聽,也一樣是歧視的標籤。今年九月,傅穎便滿廿八歲,她也明言,沒想過跟一眾 𡃁模在書展爭曝光,畢竟她們早注定擁有不同的「事業線」。
「怎會爭呢?記得有一次,跟一班穿得很性感的 𡃁模同場,我還未行出台影相,已跟髮型師說:『你信唔信大家一定只圍着她們影?』果然,一班攝影師的鏡頭都向着她們,這很正常呢。
「今次出書沒甚麼壓力,出第一、二本時可能還有點擔心,現在是第七本了,我只想以過來人的身份,寫一些生活上遇到的高低潮,而以自己現在的心態,講出如何去面對。因為在最抑鬱的時候,有朋友有一些好書幫了我,想試試自己可唔可以做回這個人。
「其實,我覺得自己的人生,好像剛剛開始,感覺幾良好!在廿二、廿三、廿四歲時,沒有現在成熟的思維。讀書時,一班朋友約出街食飯,夾錢又會好辛苦;現在一班中學同學都有經濟能力,有做懲教署,有做金融,有做老師的,大家約去街去旅行也可以很隨意,這段時間應該好好 enjoy。
「不過,女仔一定要 keep,無論是心態,還是體態!唉……我很想要回十年前那瘦瘦的手臂呀。」




傅穎的新書叫《在摩天輪上》,「去年聖誕,有個比我還小的朋友,送了一個摩天輪音樂盒給我。她說:『人生就好似坐摩天輪,有高有低!』咦!我覺得又幾有 feel喎,就開始寫書。」

只是當時已惘然


我待傅穎,是相對寬容的。當然,得承認,本人也是視覺系動物,沒可能抗拒羅生的壯碩巨胸,只是在更早的以前,已經認識眼前這個不太懂人情,有時甚至過分坦白的女生。
今日再見,感覺她的確世故了。當被問到會否像兩年前一樣,跟屢傳不和的 Cookies「好姊妹」鄧麗欣( Stephy)維持在「生日互傳短訊」的關係?眼前人還是停了兩秒,才說:「我有留意她們的動態。基本上, Cookies的人,我都有留意﹙那即是沒有聯絡?﹚哈哈哈,甚麼呀。」
還是真說話聽來比較有血有肉。而且,看着她,總讓我想起在漫漫愛情路上,誰不也曾這樣的不由自主,如此的卑微。








十年前, Cookies初出道,那時大家已預言 Theresa(後右三)和 Stephy(後右二)最有前途。現在前者將到台灣拍劇,後者長留內地發展,惟有當年最不起眼的 Kary(吳雨霏,後左一)仍穩站在本地樂壇。時代巨輪下的殘酷少女物語。

下期預告:




銅鑼灣揸 fit人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