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官一身輕,為官八年的食物及衞生局局長周一嶽,絕對是人辦。政府尚未換屆,他已急不及待盡吐心中情,直指內地失明民運人士李旺陽自殺有疑點,乃第一個肯站出來說實話的高官。臨別秋波,這番良心話為他挽回不少分數,連花名都由「周一鑊」變成「威一鑊」,「我覺得不太貼切,不是威唔威的問題,我一直都是照直講,想找尋真相。」誠然,如果做官是為了威,他早該退下來,皆因他坐正三煞位,食物安全、醫療事故、病毒傳播等乜都關他事,三日唔埋兩日就被人批評。

三年前,香港發現一個墨西哥旅客確診新甲型H1N1流感,他火速下令封鎖維景酒店,被猛烈抨擊大驚小怪。面對有理無理的批評,他謹記已故英國首相邱吉爾的名言,「如果你對每隻吠你的狗都掟一塊石頭的話,你永遠都去不到目的地。」

周一嶽做事有外科醫生的特點,只要目標正確,心口掛個勇字便向前行,即使表演唱歌他都持守同一態度。一曲〈忘不了你〉,他被取笑是「官場技安」,但他堅持繼續獻唱娛樂大家,還認真到去學唱歌,「其實官場都是一個舞台,但幕前、幕後我都要做。」謝幕時候到了,只要一息尚存,也忘不了「威一鑊」。

若不是接受本刊訪問拍照,周一嶽都不會踏足新政府總部下的添馬公園,接觸到這個世外桃源。門常開,可惜人卻隨政府換屆而快要離任,形成一個「閃」字。

採訪當日,周一嶽應記者要求,從辦公室走到樓下的添馬公園附近拍照。「門常開」在頭頂,他沿路不停東張西望,以為他怕自己是公眾人物,不方便在人多的地方走來走去,但原來他是出於好奇,「第一次行這條路,平時出入都有車接送,從辦公室直接去門口上車,不知道有咁靚的地方。」

搬入新政府總部半年,他才首次真正欣賞附近優美的環境,可是官運已到了盡頭,高永文會接替他已是公開的秘密。早前一度盛傳他會接替張建宗做勞工及福利局局長,不過之後他發表離任宣言,令人以為他與候任特首梁振英不咬弦,最終「被分手」。

周一嶽連日來應邀出席多個告別飯局,上周四輪到醫管局行政總監梁柏賢(左)和主席胡定旭(右)歡送他。

跟不少明星一樣,周一嶽聽慣謠言,懶得逐一澄清,「去年十二月,我由美利大廈的寫字樓搬來添馬艦,只是搬了一些傢俬,好多擺設、紀念品和書都搬了回家,其實那時已經考慮離開。」他數數手指,慨歎自己已經六十五歲,何況做官八年時間不短,退休也不為過。

他臉上沒太多蒼老的痕迹,但歲月始終不留人,毅然抽身而退,他臨走前還「威一鑊」,豁出去評論李旺陽事件。「只是將大家都覺得有疑點的事實講出來,無乜特別,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是坦率的人,後生的時候都係咁。」他笑說。

時光倒流十一年前,當時仍是伊利沙伯醫院行政總監的他,曾公開批評瑪麗醫院一名醫生做手術時講電話是「愚蠢的行為」,結果受到部分醫生公會抨擊。有人覺得他踩過界,直率的他一點也不後悔,「醫生是個受尊敬的職業,不應做一些事摧毀自己。我對自己的專業有一定要求,同僚和手下一樣要做到,就算不是我間醫院都係咁話。」事隔多年,周一嶽講起這件事依然有火,愈說愈激動。

第一次上電視唱歌籌款,周一嶽已經「一鳴驚人」,網上片段點擊率極高。

黑與白

他黑白分明,對於認為是錯的事,他可以毫無保留地說不,但一旦認定是對的,就排除萬難去做。在眾多問責官員當中,有關他的批評一籮籮,更經常成為某大傳媒的箭靶,但他EQ極高,事事看得開,皆因他有一套情緒管理的秘方。

「如果有人向你吠,吠得啱就應該接納,但如果是亂吠,你花咁多時間去處理,是浪費了時間和資源。對一些無理的批評,我會一啖啃咗佢,不要將別人誤會你或者刻意揶揄你的問題看得太重。」將批評自己的人比喻為狗,準備離開官場的周一嶽,果然特別有「吉士」。

在八年官場生涯中,他遇到最多批評的一次,要數○九年封鎖維景酒店,不少人直斥他當正「沙士」重臨般如臨大敵,是多此一舉。回顧舊事,他堅持當時的決定正確,「墨西哥和美國都死了很多人,香港人煙稠密,如爆發的話死亡率一定比沙士高。事件涉及多個國家的遊客,各國領事都有不同意見,這是艱難的決定,有一定的政治風險,但基於公共衞生安全,這決定是對的。」

做官八年,雖然周一嶽面對的批評多多,但他識講笑自嘲打圓場,甚受記者歡迎。

全站熱搜

stacy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