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通片《小甜甜》,女主角小甜甜是英國貴族,媽媽希望她成為一個溫柔、堅強、高貴的淑女,為完成母親遺願,她要爭取「淑女勳章」;現實生活中,我們有個何超儀,何東家族後人、賭王何鴻燊千金,正宗「藍血人」,父母又何嘗不希望她拿「淑女勳章」?
結果大家有目共睹,食煙飲酒講粗口、玩 rock嗌到爛聲,就連拍戲都要爛身爛世,不是恐怖分子,便是冷血殺手,反差大到你唔信。
何超儀的訪問,至今仍用「何家淑女」為題,是老土的,畢竟是十六年前的歌名,而且根據非正式統計,應該被用上萬九幾次,但今次是真的,當然她未必淑女,但「希望做番靚女」。

唔做明星做乞兒

何超儀的故事,跟很多有錢仔女一樣,不想靠屋企,所有跟家族有關的,她都希望脫離,十分典型,「很多前輩在我未入行前已經跟我說:『嘩!你會很難撈喎,因為你掛住這個招牌入來,會很麻煩,有想過改藝名嗎?』但我就戇居居,『我的名不好聽嗎?不用啦。」懶係外國回來的那種要 be real,這樣就賴嘢!哈哈。」因此她一入行便頂着「賭王個女」的光環,再者,大家姐何超瓊亦有在背後發功,她笑說是幫倒忙,「幫到最盡是跟陳百強、梅艷芳、張國榮說聲要看住我,不要讓我學壞,又或者是叫人家不要搞我,唔搞唔搞,於是便連戲都不找我去
拍啦。」
她四、五歲時已經很清楚知道自己喜歡表演、喜歡被注意,十三歲目標更加清晰,立志入娛圈,那當然自小便受到大家姐與陳百強、梅艷芳等人交往,潛移默化有關,「我記得我對家人說過這番話,『如果我並非做表演行業,我是不會工作的!』我不工作,你不養我嗎?你是不是不養我?你不養我吧,無所謂,我出街做乞兒囉!無所謂,我當是表演。」於是家人很快便批准她入行。除了潛移默化,她更被娛樂圈多姿多采、五光十色的生活所吸引,受不了上流社會的「悶」,她還即席示範出一副呆樣,「你跟他打招呼,他都是呆的,呆呆的望着天花板,但為什麼 Danny、阿梅、哥哥的世界好玩得多?我不希望自己的人生是這樣,長大後當然不會進你(呆)的世界啦!咁笨咩!」一心想入行,當然要裝備自己,她學過唱歌跳舞,「陳潔靈、杜麗莎、戴思聰、曾路得等,講得出的都有跟她們學過,梅艷芳則教我台上的技巧,如怎樣壓台、台風、走位及執生。」再者,在大家姐的「幫忙」下,鮮有人找她拍戲,因此一有戲拍,她便搏到盡,曾幾何時,她更一度成為「動作女星」。

做番靚女

不過她明白到與其坐以待斃,倒不如自己主動出擊,她經常性、甚至現在都哎人給她拍戲,做慣小姐的她當然不懂哎人,但她為了能夠演戲,還是要硬着頭皮,當中還吃了不少屎,「盡力吧,見到會『喂!怎樣呀?有沒有事情搞呀?』又或是多些機會在老闆面前揚來揚去,穿得懶靚地扭來扭去,希望大家留意到自己,然後找我拍戲。有些人則會說:『你不是吧!你不用來找我吧,何小姐!』」她沒有扯火,反而會用『趙啷啷』的態度面對,更立即趙啷啷上身,笑嘻嘻地說:「嘻嘻……都不是的,如果我什麼都做得來,那麼就不用找你啦,當然是不懂才找你吧。」
被拒絕是家常便飯,於是何超瓊提議與其求外人,倒不如求父親何鴻燊,「其實不用落藥,因為很多時回家食飯,都會說說在外邊工作上遇到的苦頭,他們經常都聽到我被欺負的故事,所以我回家問 daddy,大家都說:『一早話了你的啦!現在才問!』哈哈。」去年四月,她的「 852電影公司」正式成立,「有時你越想擺脫,對方就會打番轉頭,而且還打得更甘!我不想哎人,結果我最不想哎那個我要回去哎,因為外面我已經哎唔到。」

 

走了多年寃枉路,最後還是還原基本步,演繹的角色也是一樣,一直以來何超儀所演的都比較偏鋒、剛強的角色,如《紫雨風暴》的恐怖分子、《維多利亞壹號》的殺人犯,自己投資的電影《復仇者之死》的題材都屬另類,幸好鄭保瑞發掘出她除了這些「反社會傾向」外,還可以有靚女乾淨的一面,「第一次跟鄭保瑞合作是《大頭怪嬰》,他讓我演一個有很有戲份的女強人,很多謝他,因為得他一個見到我有好樣、靚、乾淨的一面,今次《車手》是飾演警隊中的女指揮官,其實不需要去擔泥、污糟邋遢都可以表現出我的剛強一面。」加上在剛過去的上海電影節中,周潤發跟她說:「你這種樣貌,全香港只得一個,你乖乖地吧,不要經常玩爛個樣,靚女番點吧。」「所以希望未來可以做一些有戲演、做回一些好樣點的角色,我想這個靚樣只剩這幾年,希望做幾年靚女吧,哈哈。」

有用

自言剩下幾年靚女樣可以玩,跟陳子聰結婚九年,三十七歲的何超儀生仔時間亦有限,雖然雙方家長恨抱孫恨到流口水,更講到出口:「快點生個孫仔俾我抱。」但他們已決定不生,「我責任感很強,好怕被人睇死,外人睇死我生個仔出來一定找隊『軍隊』去湊,然後自己周圍飛去拍戲,但我做不到,如果我生,我一定會在屋企親自湊大佢,起碼湊到六、七歲,我才會出來拍戲,這個代價又太高,我現在都唔細,等六、七年應該不用撈啦,所以我選了事業。」
以事業為重,連仔都唔生,加上外表剛強,所以何超儀跟陳子聰的結合,無論由拍拖至婚後,一直都讓人有女尊男卑的感覺,「我想他有一種無形的壓力,他覺得社會會否戴着一副有色眼鏡看他,這方面的壓力忍受得很辛苦。」不過原來暗地裡,陳子聰其實是家中的小霸王,「我在自己家中輩分很低,媽咪管教得很嚴格,亦不敢亂說話,但他是他父母最寵的一個,鍾意說什麼便說什麼,從來沒有人會冚他旗反對。所以在家中我們兩個人相處,他都是最惡,他的火好『行』,哈哈,你講一句說話唔啱聽,他可以發很大脾氣,可以掟嘢、踢嘢的呢。」

 

放大圖片

去年,何超儀憑電影《維多利亞壹號》在西班牙影展中奪得影后,與父親合照時興奮得高舉獎座,吐氣揚眉。

問她陳子聰是個怎樣的人,她說:「是一個懶人!但好聰明。」外間以為他游手好閒,但其實電影公司的計劃都是由他傾回來,「他讓人有種好悠然自得的感覺,成日嘻嘻哈哈,這種人在娛樂圈最吃得開。特別派他跟外國人傾就好啱使,他去 open一些最沒可能的 deal,他一定 open到,但怎樣 close個 deal呢?就要靠同事同埋我去篤住他,因為他是很容易被搵笨。」問她喜歡陳子聰什麼?她甜絲絲地說:「簡單、率直、無心計。」更大讚他有文化,「其實我個人沒什麼文化,他對音樂及電影都很有見識,看很多電影、哪部戲是哪個導演他全部記得,聽歌亦聽得好入,跟他說音樂歷史,你不夠他說,他真的可以由 rock n roll的起源說起,在家就等如有他補課一樣。」電影《國產凌凌漆》中有句對白:「就算是一張廁紙,一條底褲都有它本身的用處。」在一物治一物之下,外表強悍的何超儀,原來都會被收服的。

 

成吉思汗

我不知道成吉思汗靚仔與否,只知他妻妾成籮,多得鄭保瑞,何超儀才知道自己可以做靚女,問何超儀,如果新朋友問她有多少兄弟姊妹,她怎樣回答?
「我會笑囉,因為將會有一個好長的故事要講俾對方聽,我們是現代摩登版的成吉思汗。」
成吉思汗,那麼便要征戰四方?
「我去打我自己的東西,讓他們去打他們的東西。」
女版成吉思汗?還是另有所指?是我多疑吧。

stacy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