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人訪
因為張寶華的關係,我們今天有幸在China Club內拍攝。昔日的新聞之花「寶娃娃」, 現時是林建岳旗下豐德麗控股有限公司的高級副總裁。
她穿的是Valentino,用的是專業髮型化妝師,比很多藝人還要講究。


「每個圈都有每個圈嘅要求, 係我自己要加入嚟, 應該尊重人哋嘅遊戲規則。」
曾被前國家主席江澤民痛斥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張寶華沒有天真地眷戀令自己聲名大噪的有線電視新聞部高級記者一職,反而殊不簡單地考到獎學金去了牛津深造。回來後,就是另一片天。
「我唔覺得我好勝,我只係爭氣。」
寶娃娃正在策劃網上微電影,她看的世界,很遠很大。

我膽小怕事
張寶華最近改名張洺華,通常一個人運滯才會想到改名,她是例外。「早前有個師傅算過,『張寶華』三個字的筆劃加上來是大凶數,雖然事業不錯, 但太辛苦了!我心裏一沉,唔怪得啦,女人咁拼搏做乜鬼?」她左挑右選, 只有個「洺」(音名)字筆劃適合,讀起來又順口,二話不說便用了。「朋友都說,以前叫『張寶華』已經很好的了,不怕改名後愈改愈衰嗎?我沒有想過。 我性格就是這樣, 決定了就做; 做了,就不想。」寶華又好,洺華又好, 這是一個絕非典型的香港女子。「小時候搭小巴上學,永遠不夠膽嗌『有落』,要等其他人嗌了才跟住一起落。後來, 索性搭電車。」她訪問幾多政客名流從來臉不紅氣不喘,想不到小時候原來是個怕事的「鵪鶉妹」。「這叫物極必反呀!爸爸媽媽家教好嚴,我們住香港,基本上連九龍都不會過。」中學畢業於聖馬可中學,之後考入中大新聞及傳播學院。一個連九龍也不過的女仔一下子去到沙田寄宿,衝擊可想而知。「O Camp看到辯論會招收學生,那位師姊一口流利英文好有型,立刻入會。其實,我甚麼學會都參加,晚晚不睡覺,Year 1額頭爆了四十粒暗瘡!」她大笑。她天生驚青膽小,辯論會老師便每星期捉她到聯合書院出面草地,叫她在草地另一邊大聲朗讀《南華早報》。「讀錯了、斷句,要重頭再來,總之要讀到老師完全聽到為止。我讀一篇文章通常要讀半小時,讀到全身濕透。晚上九時大學仍有很多人, 樣衰到爆,尷尬到死!我心想,上台辯論不是有咪嗎?為何要這樣練?老師解釋是,用咪練不到自信和膽識。當一個人的自尊心受盡踐踏,自然會成長。」

我不覺受辱
畢業後加入《南華早報》,又是自尊心被踐踏的開始。「自問英文不差, 但早期寫文被改到紅海一樣。我曾經懷疑過自己,是否真的如此差勁?後來才明白,世界上沒有老闆會刻意跟你過不去, 改你錯處是想你做得更好。」九八年加入有線電視新聞部, 原以為她會答「因為想嘗試新挑戰」,豈料答案幾反高潮。「因為男朋友呀!他不喜歡我做報紙夜收工,經常一等便兩、三個鐘,有日問我:「『你有冇諗過轉工?』我是一個幾專心一意的人,既然他這樣要求,我又鍾意他,便決定了轉工。」或許要多謝這位男友的大男人主義,不然也不會發生○○年江澤民大發雷霆斥責香港記者事件。她在江澤民面前大聲問:「現在那麼早你們便說支持董先生,會不會給人感覺內定欽點?」她之前原來暗地苦練,務求把「欽點」兩個字說得字正腔圓,非要江澤民聽見不可。「這種情況之下記者問問題一定要簡短清晰,不要長篇大論,也不要一個問題隱藏兩、三個問題。」可能當年在聯合書院的草地訓練有素,她的聲音清脆地鑽進江老耳朵,觸動了他的神經。他一句 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表面在罵張寶華太簡單,有時很幼稚,但實際上誰更丟臉,大家心裏有數。「那段對話,公司如獲至寶,全港傳媒都鬥播得長。所以我從來沒有覺得自己受辱,相反令到一個老人家如此被批評,倒有點不好意思。」經此一役她聲名大噪,香港觀眾都知道有線電視有個記者叫張寶華。她的外號也不脛而走, 一時是「新聞之花」,一時是「寶娃娃」,連甚少接受訪問的查良鏞也因為她罕有地接受訪問。「查生說,假如我是他旗下《明報》記者,這件事之後一定會加我人工和升我職!」

我好叻考試
可是凡事總有兩面,聲名大噪之後是一連串的秋後算帳。之後一連幾次想再返國內採訪也不獲批准, 她轉做外訪,也意識到是時候離開。「跟領導人出外訪問見識好多,但做外訪人家不會expect你問尖銳問題,甚至不會expect你問問題。記者可以不懂寫,但一定要懂得問,假如連問也不能問,跟殘障沒有分別。」她想進修,選了牛津法律系的Comparative Media Law and Policy。她辭了工,天天朝九晚七地去英國文化協會上課,狂補英文考獎學金。「朋友都說我夠勇,工都辭了,考不到怎辦?我心態是做每件事一定要專心地做,絕對不能騎牛搵馬。我讀書唔叻,但好叻考試,知道怎樣讀既會拿高分又不會浪費精力。況且,我沒有想過考不到。」她目標為本,這科的唯一一個獎學金,就給她考到。最得意的,是讓男朋友氣結。「我跟他說辭職時,他一句『得』過來:『你唔做電視你仲識做啲乜?』我都費事睬佢!佢睇報紙先知道我辭職,激死,哈!哈!」 ○五年新聞之花離開幕前,也離開了這個前後拍了十一年拖的男朋友。「其實步伐一早已經不一樣,但一直覺得應該要互相遷就。決定分手之後反而一身輕,原來又不是想像中難放低。」

我守遊戲規則
牛津回來後投身林建岳旗下,先做marketing,後推出全港首個免費電影網站goyeah.com。「之前說過,每到一處新地方都會被人踐踏自尊,今次是跟林生和黎明開會。Leon播了好幾首歌問我意見, 我只懂說:『幾好聽喎』,完全不知道唱歌的人是誰。我以前只知跑新聞,鬼知娛樂圈邊個打邊個?林生搖搖頭,叫我一定要熟讀娛樂版和雜誌,我羞愧得無地自容。」由建議到實行,整個網站她一手一腳策劃。去年已先知先覺舉辦「小敗犬大作戰」,正是無綫早前《盛女愛作戰》的前身。她最近在統籌「微電影」,大打網上年輕人市場。「畢竟不是個個有杜琪峯、劉偉強的功力,演員也需要機會磨練,人才不會well done後放在你面前。微電影勝在投資不多, 但可以給機會有潛質的人。做網站沒有包袱,試甚麼都可以,反而有更大商機。」以前愛穿波鞋,現在已是Valentino與Gucci的熟客,也有滿口生意之道。「在那個圈生存,就要遵守那個圈的規矩。我不覺得從事娛樂就比做新聞downgrade了, 這裏也有嚴謹和正派的人。」

盛女
人物訪問通常會寫被訪者年齡,今次張寶華特別要求,希望我只寫30+。「梗係想拍拖啦!之前拒絕咗好幾個細過我嘅男仔, 後來見千嬅同阿Real(丁子高)原來可以咁幸福,先知瀨嘢!」她直話直說,性格其實幾討人歡喜。「之前睇《盛女》,Florence 就唔啱喇,你揀靚仔冇問題, 但都要公平先得㗎,冇理由虐待對方眼睛啫!所以我一定會keep好自己個樣同body。」各位「三高」女士,不妨好好借鏡。

下期預告:
別問我是誰 ####


 


父親開印刷廠,母親是家庭主婦,寶娃娃在小康之家長大。


中大辯論隊成績超凡,張寶華(左二)曾接受《南華早報》訪問。


在有線七年,專責兩岸政治新聞。


與查良鏞,已是亦師亦友。「查生查太都好錫我。」


○五年獲選為路透社基金會研究學人,同年考獲獎學金往牛津深造。


拍微電影《物•語女子》找來周柏豪、楊愛瑾、連詩雅、董敏莉等任男女主角。



文章標籤

stacy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