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在播《拳王》,雖然拳來拳往,始終做戲,點到即止,哪像真正打拳,拳拳到肉,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男人天生愛競爭,打拳無可厚非,但香港居然也有女拳手,而且獲獎無數,到底為乜?


四出找女拳王,一間出名的拳館職員跟我說:「要找女拳王當然找剛嵐拳館的曾慧英。」翻查曾慧英記錄,全港女子泰拳各級別的金腰帶她都拿過,今年還拿了世界賽的冠軍,可謂前無古人,戰績彪炳。行內推崇,女拳王德高望重,想其身形和架勢應該有番咁上下。
點知眼前的曾慧英,是位「妹妹仔」,身材矮小,做訪問很緊張,雙手緊握,放在腿旁,45度側身對住我。整個訪問,我是主場,問一句,她答一句,心想:「拳王點解無霸氣?」
「擂台上,拳來拳往,好似好惡咁,但打拳唔係殺人,沒仇恨的,落到台下,同樣可以攬頭攬頸,睇戲行街吃飯做朋友。」

笑住嚟打
23歲的曾慧英在行內叫「笑住打」,每次上台,邊打邊笑。「因為興奮。搏擊很刺激,你永遠都不知道對手點打你?是出拳還是掃腳?是高掃還是低掃?好考臨場發揮。亦要跟師傅合作,留心他在台下喊叫我點做,好靠專注力,是種挑戰。」女生愛挑戰,不外乎踩環島單車、跑全馬,如此細小的身軀,站在擂台上跟人拳打腳踢,這種挑戰,我從不敢想,亦不希望自己的女兒會想。「一般人都以為,強人才上擂台,但以強勝弱,贏不光彩;相反,以弱勝強,才算厲害。」故從參加第一場比賽,她已越級挑戰,43.5公斤身形,挑戰48公斤、51公斤、54公斤,個個高她半個頭,連旁人都罵她師傅送她去死。「我的目標是打世界賽,在香港挑戰愈強的對手,出去就愈有把握。」有年,她到國內參加全國泰拳比賽,打算挑戰級別51公斤,怎料步上擂台之際,評判說對手體重是54公斤,足足重她十多公斤,她當場呆住,跟師傅對望了一眼,然後頂硬上。「師傅經常講,上得擂台,幾難啃都要啃。難唔代表唔得,只要肯做,就算輸,盡過力,便無悔。」那次她拿了銀牌,但大會特別頒給她「頑強拼搏獎」。「擂台上,無論打得幾叻,拿過多少獎,都只是一剎那,但那份勇於面對的精神,才是一生受用。」

美容師出身
今天的曾慧英,是自己的「人生教練」,然而,未學拳前,她亦曾是迷途少女。中五畢業,不愛回家,每天跟朋友四處流連,在公園坐通宵。做人都要有一技之長,去學美容,但在人家臉上搓來搓去,沒甚意思。改學化妝,又跟同事關係麻麻。看報紙話流行學泰拳,於是上網找了間學費較便宜的拳館,諗住試試。她的教練Ray回憶說:「Venus(曾的洋名)初來拳館, 妹妹仔一名,有點反叛,唔鍾意就黑臉,又會發小姐脾氣,我成日笑她有二級公主病。」但覺她本質不壞,叫她來拳館幫手,希望她有多些責任感,不要搞事。「點知她愈做愈起勁,還主動帶師妹練拳,我才發現,這個 妹妹不搞事時,原來做事很認真,打拳更是有天份。」一頭栽進這個以男人為尊的打拳世界,曾慧英話生活跟普通女仔冇分別:化妝旅行行街吃飯睇戲。她曾拍過幾次拖,有圈外的、有圈內的,男友均不介意她好打得,話題亦不只是打拳,還有生活趣事,只是因性格不合,分手收場。反而傳統思想,曾慧英fight唔低。「別人成日話,我好打得,別得罪我;晚上跟朋友玩完又話唔使送我。但我畢竟是女仔,都想人送,話晒一個大男人攻擊我,我未必會夠對方大力,都想有人保護。」拳王從不是超人,女拳王更不是。

盛女變教練 曾海蘭
胡定欣在《拳王》做女拳王,她的一拳一腿,都是由曾海蘭教授。曾海蘭的姊夫向柏榮是香港第一位世界拳王,家姐曾海芬是全港首位女泰拳教練,弟弟曾海坤則是新一代拳王。一門三傑,以曾海蘭最遲玩泰拳,七年前才第一次接觸,今日已經是泰拳師傅。打拳前的曾海蘭不會運動。「游水其實是浸水,打波從來不追波,伸手接唔到就算。讀書時放暑期,我可以整天攤在家不動,斟水都叫阿媽。」人生目標,是早啲嫁。「讀書唔叻又唔想郁,我只想做份斯文工,30歲前結婚生仔。」中學畢業後做船務文員,由朝坐到晚,肥了三十磅,超過百四磅。公司只有十多個同事,又陰盛陽衰。「咁落去邊有得嫁?」為了脫離剩女行列,為了減肥,O五年她踏入姐夫向柏榮開的拳館。「拳館在二樓,要走一層樓梯,我太少運動,即時『扯蝦』。」第一次打拳,痛了三星期,但令曾海蘭大開眼界。「打下沙包唔使跑,又可以擴闊生活圈子。」半年後索性辭掉文員工作,到姐夫拳館做receptionist。拳館突然有個又化妝又穿裙又長髮的女人,一眾汗男對她虎視眈眈:「有個出緊拳都擰轉個頭望住我。」


她一有空便踢沙包,五個月踢走了三十磅。有次跟家姐對打,一路打兩行眼淚一路流。「佢細粒過我,又無練咁耐,都不停打中我。」不甘心,推她繼續向前走,跟姐夫向柏榮學拳。大熱天時穿長膠衣跑十公里寶雲道練耐力,一口氣做二十下拳頭掌上壓,四年前還到泰國考教練牌。以前她拎支水都嗌救命,今日在記者面前,捧成箱水都面不改容。她只在館內賽事贏過冠軍,今年會參加散打賽,也許有朝一日當女拳王。「做拳王要有火,人哋打你一拳,你還十拳, 我練緊團火。」說罷,兜頭踢了細佬曾海坤一下。到期啦!唔嫁嗱?「未做教練之前也有男學員對我有意思;但之後就無晒,可能驚俾我打。」打拳講反應。人放鬆,反應自然快,出拳細力都可以打痛人;相反,人愈緊張,反應愈慢,愈易中拳。像當日她跟家姐鬥拳,都是衰緊張。談戀愛跟打拳一樣,急不來。「愛只有隨緣。」 ####


拳館放滿她的獎牌獎盃。她拿過全港女泰拳各級別的冠軍,今年初則拿了世界賽金腰帶,九月到俄羅斯參加國際賽,面對高頭大馬的外國選手。


訪問時,曾慧英雖緊張,但總是笑,話笑能讓自己鬆弛,放鬆才會打得好。


看她跟師傅對打,每打一下,都發出啪啪巨響,我毛管直戙。問她真打會否痛?她直認:「痛的,但已習慣。」做拳王真辛苦。


挑戰韓國對手,對方體重52公斤,連大腿都比她粗。


怕見女兒被打,父母從不看她比賽。但今年初,兄姐安排下,父母突破心理關口,曾慧英超感動。「他們看得好投入,嗌到聲都沙,還說我真的好打得。」


細佬曾海坤(綠衫)都是拳王, 一門三傑。


她讚胡定欣勤力,拍《拳王》前一星期有兩三天來練拳。


家姐曾海芬(右)最支持她打拳。


一口氣跑百幾級樓梯。


拳頭掌上壓,還要hold住給攝影師影。

stacy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