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牌笑容配酒渦, 筆挺西裝襯波鞋,陳志雲別來無恙。
不一樣的,是辦公室地點與銜頭——
將軍澳無綫電視台變廣播道商業電台, 總經理變CEO。
看表面, 是絕對值得高興的。
「十八年前我帶住祝願離開商台去無綫, 今日再返嚟,估唔到時間過得咁快。」
也好,起碼不是度日如年,至少之前十七年不是。
根正苗紅公務員出身,做過叱咤風雲電視台揸弗人,現在來到人生第三回合。
打過街霸的人都知,有Round 3,因為之前有Round輸了。
接下來是升呢還是被K.O.,這回合便是關鍵。
「我係唔會退休,一停落嚟就會好快死喇!」他笑笑。
人生就是要不停戰鬥,輸贏都好,最重要是樂在其中。
Fight!

客串CEO
在陳志雲身上永遠有無限的可能,因為他能包容無限的創意。
「本來想睇埋特首選舉之後先決定做唔做商台CEO,YT(商業電台副主席俞琤)仲提議咗個好有趣嘅銜頭俾我:『客串行政總裁』,你話幾得意!只可惜『客串』兩個字俾人感覺好兒戲, 我只好忍痛唔用。」
他二月二十九日離開無綫, 三月四日已在商台宣布上班。他向來是個很有noise的人,因此擅長做有noise的事。《盛女愛作戰》是他在無綫的最後傑作,他索性連續七晚把眾女請到一台皇牌節目《光明頂》,肥水不流別人田。聽眾即管鬧爆好了, 他就是要這種聲音。盛女之一的Bonnie甚至夥拍林曉峰開咪主持深宵節目《大龍鳳》。新官上任才兩個月, 已把電台弄得沸沸揚揚。
「無論電視或電台,方針都係一樣,就係做大家關注,又有爭議性嘅節目,兩性關係就係一個好話題。無迴響未必一定等如失敗,但有noise的確係我嘅指標。」
陳志雲有滿腹大計, 最新計劃是把傳統電台結合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等新媒體,邊聽邊看, 大搞「視電台」。換句話說, 離開無綫,不是意興闌珊的權宜之計 。
「十八年,點會無半點不捨之情?有唔捨得,但無傷感,亦同官司無關。三年前我去北極拍《冰天動地》之後已有離開嘅念頭。當時啱啱五十歲,活咗半個世紀,我就諗,自己下半生應該做啲乜?當一向最驚俾人蠶食嘅TVB都將劇集放上My TV俾人免費睇, 你就知道新媒體要來臨, 仲唔出去學多啲嘢?」
也許未必全關官司事, 但官司肯定是催化劑。離職無綫時商台仍未正式向他招手,他本打算雲遊四海。
「從來無擔心過前路。 我已有間養老屋,如果賣咗佢住番間細屋仲有啲現金袋下㖭!大不了返商台開咪做番DJ都搵到食。」
他本打算到德國和英國看人家的新科技,機票和酒店都訂好了,結果去了商台。
「人嘅際遇有時唔到你安排。正如當年我打政府工,一做十年, 從來無諗過走。依家諗番都有百分之0.0001後悔, 因為筆退休金非常令人羨慕,每個月仲有長俸俾到你死為止!但其實無得後悔, 我走咗之後嘅得着係無限大。」

Round 1:點出嚟撈?
好,就先看得着。生於一九五八年,陳志雲一出生,就是一個十一磅的大肥仔。在那個人情味仍濃的年代,肥仔不是姓「死」的,他去麵包舖,老闆請吃麵包;去燒臘舖,老闆請吃叉燒。肥仔生性樂天,會考二十一分,考入港大英文系,畢業後入政府當政務主任。「在房屋署跟藍鴻震副署長,藍Sir見到我份會議記錄之後話:『細路,你寫成咁,點出嚟撈?我俾我個位你坐,你都坐唔掂啦!』佢用紅筆逐粒逐粒字幫我改。我話晒英文系畢業,唔識諗嘅話,可以當係一種侮辱;但人哋其實係袋緊錢入我個袋!EQ就係咁訓練出嚟。」陳志雲得任關佩英推薦,被送往牛津大學深造,八七年被調往香港駐倫敦辦事處工作。在彼邦見過前首相戴卓爾夫人和上下議院議員,專責英國國籍法的游說工作。他還要估計未來有潛質升官的人,請他們來香港旅遊,很多有影響力的官員都被他猜中,前首相貝理雅便是其一。這比捧甚麼崔建邦、長歲月先見成效。做傳媒就唔同,成果立刻見到,滿足感係非金錢能夠買到。」

Round 2:你估睇《金枝慾孽》咩?
十八年前,以高EQ及非一般政治手腕加入無綫節目部,很快又顛覆了一個舊制度。「以前節目部主要係做編排、採購同宣傳,佢哋唔會買非現成嘅節目。我就提議購入節目後,再加本地元素……」深入淺出,舉幾個例大家就明。《運財智叻星》、《一筆勾銷》、《吾係小兒科》這些便是外購模式再加本地製作。購買外國已成功的節目,收視大多有保證。「係買漏咗《百萬富翁》囉!我哋有提議過,但公司唔肯買。」他由節目部總監開始,慢慢走到幕前。先是以「韋家晴」之名為《向世界出發》擔任旁述,之後共一百六十集的《志雲飯局》更是名譟一時。他笑罵由人自成一派,與他友好的藝員也有個外號,叫「迷雲黨」。「呢個名係網上fans改嘅,後來俾傳媒用咗。傳媒作風鍾意戲劇化嘛,要有敵對層面先好睇。其實TVB邊有咁多黨派?有啲同我唔熟嘅藝員都歸埋我嗰黨,你估睇《金枝慾孽》同《宮心計》咩!」

Round 3:求平安
現實或許不至於是一齣令人咬牙切齒的《金枝慾孽》,也是一部極具可觀性的《廉政行動》。成也「飯局」敗也「飯局」,一○年三月,陳志雲因涉嫌貪污被捕, 九月被正式起訴。最後被判無罪,但廉署已上訴, 今年十一月將再開審。「有關官司嘅事我唔評論喇, 你話我『行』又好乜都好, 所有事已交晒俾律師處理,依家作息如常,心情平安。」尖子、政客、電視台總經理、電台CEO,如不是這單官非蒙上污點,陳志雲的人生應該無憾。「人生最難求嘅係平安, 心裏嘅平安。之前停職期間我幫『黑暗中對話』做過導賞團,七十五分鐘體驗全部喺黑暗中進行。其中一part係『上船』,有風又有浪, 你會好驚跌落海。其實你明知展覽館入面點會有海?咁仲有乜好驚?嗰次之後我有好大啟發,一個人心裏想乜,個腦就會帶你去邊。做人係咪要窮一生積蓄去買層有海景嘅樓呢?喂,海景係應該唔使錢喎!一個人滿唔滿足,完全可以自己掌控。現在追求嘅,就係呢種心裏平安。」

大師
陳志雲談笑風生, 看來一點也不擔心半年後又要面對官司。 一日未定罪,一日也是無罪, 他有名「志雲大師」, 道行並非浪得虛名。或許, 借用黎智英在其專欄的幾句說話, 可更了解這個人。
像他這樣剛柔並濟的人要是想不通,那會是很危險的,他可以變成一個笑裏藏刀、殺人不眨眼的笑面虎。陳志雲卻是另一個極端。他已將人生苦樂得失想通看透, 他隨遇而安,盡力而為。他知道, 強求不如接受,執著不如信賴,放下便是自在。他凡事笑臉迎人,那不是虛偽, 而是他再沒有得失的罣礙,他自然善良、開朗,直是個得道的和尚,叫他志雲大師是沒有錯的。
節錄自《壹週刊》第906期〈事實與偏見〉——「為《志雲飯局》寫序」
「嗰次我同黎生喺半島食飯,食到一半我請佢上我節目接受訪問,佢『阿之阿左』推三推四,又話TIME呀,Asian Wall Street Journal呀,BBC呀全部都未做,同我做完之後又要應酬埋佢哋,好唔得閒!講咗一大堆理由,總之唔想同我做啦。我就話:『唔緊要,我俾人推慣,到你想傾偈時先再做訪問啦。』可能佢覺得我可以放低自尊,轉個頭就打電話嚟應承咗。」
我正在猶疑是否應該把陳志雲的說話全文照錄,他說:「梗係寫啦,佢有乜唔寫得?」
是的,我又不是剩女,人生真係無乜罣礙,寫就寫。

下期預告
三個字:邦女郎 ####


梁振英當選後,商台做了三個禮拜《自由言論梁振英》,讓市民討論對下屆特首的看法。「我錄咗一張個半鐘頭嘅碟送俾佢聽。」陳志雲說。《蘋果日報》圖片


《志雲飯局》曾訪問唐英年,當時陳志雲送了一套TV Buddy給唐唐,代表他們一家,之後還問:「你出面冇其他仔女吖嘛?」唐唐一時語塞,只唯唯諾諾:「有都唔話得俾你聽!」現在看來, 志雲大師真的甚有智慧。《蘋果日報》圖片


王喜在陳志雲出庭期間堅持風雨同路,只是之後便被TVB投閒置散。「佢比起二打六已經多好多戲, 可能只係冇長遠策略啫。」陳志雲幫口。


與助手叢培崑一度過從甚密, 今天再問陳志雲的感情狀況,他只答:「我好愛上帝,因為佢太愛我。」《FACE》圖片


《光明頂》通常討論民生政治,突然俾盛女霸佔,惹來很多聽眾投訴。投訴還投訴,已成功見報。《蘋果日報》圖片


小學時期的陳志雲,是早餐可幹掉三個公仔麵的肥仔。早前試過茹素, 一度被誤會轉信佛教。「依家係基督教徒。」


香港大學英文系一級榮譽生,經常參加辯論賽,口才了得。


對着陳志雲,嘉賓都毫無保留。

文章標籤

stacy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