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擅長單打獨鬥,有人則需要朋輩拱照,黃德斌是後者。觀眾未必第一時間想起他,但若然欠了他,又不成事。夾band,需要四子,他是其一。打拳,需要師兄弟,他便恰如其份。不多不少,不慍不火。「我仲有火㗎!希望再做多啲,你俾我上,我夠膽上,I’m ready!」四十八歲,熬過A Hard Day’s Night,也走過漫長而迂迴的路。曾狂呼Help,奈何最後只好Let It Be。黃德斌戲裏戲外都夾過band,對於這相片的意境,他很喜歡。「但今時今日再夾多一次,梗係唱〈年少無知〉啦!獎都攞埋,近年電視劇邊首歌夠佢勁?」是的,再沉醉於Yesterday實在老調;要唱,應該唱好今朝。

不是藍血
黃德斌正在拍攝《金枝慾孽(貳)》,剃了個光頭。今次,他飾演一個術數師,整天在深宮裏日計夜計。跟上集的「小祿子」一樣,也是一個悲劇人物。「其實人生一早有定數,你可以計算到,但改變不到。正如你是天生blue blood,就是blue blood;你住天水圍,有朝一日或許可以住半山,但你的根仍在天水圍。你以為上兩炷香就能夠改變命運?無可能。可以改變的,是自己的思想。有些有錢佬賺很多錢仍要找地方發洩;但有些落後國家的人在垃圾堆裏找飯吃也很快樂。 這樣想不是認命,只是面對現實。」這種思想,很黃德斌。他從來不是貴族,因此很面對現實。他演的角色十居其九是苦命種,臉上也永遠有種沉鬱苦澀味。「我苦命嘛!(大笑)可能是童年經歷影響,我行出來,就有一種『苦』的說服力。正如阮兆祥,行出來就是要搞笑。但其實我又有幾苦呢?我經常看《鏗鏘集》和《星期二檔案》,比我苦的人多的是。我雖然沒有甚麼名利,但有個班底,可以與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工作,以我出身來說好幸運的了。還有我樣子長得『岩岩巉巉』都有觀眾喜歡,幾多靚仔過我百倍的都未必一定有觀眾緣啦!」

年少無知
黃德斌沒說錯,他是一個苦命的人。他父親是警察,母親是家庭主婦,他有哥哥和弟弟。小時候家住青山那邊,舅父常來帶他們三兄弟游水。有次出了意外,舅父為救他們浸死了,母親因此怪責自己,慢慢就有了精神病。那時,黃德斌最常出入的地方,是精神病院。「媽媽情況時好時壞,壞起上來便鬧自殺,好幾次我要把手肘塞到她嘴裏防止她把舌頭咬斷。但當她清醒的時候又好像沒事一樣,還跟我說:『仔呀,阿媽對你唔住。』」後來搬了去黃大仙警察宿舍,對面是品流複雜的公共屋邨,前後左右都是有『字頭』的人。少年黃德斌的課外活動是夾band,企圖在現實中脫離現實,非常《天與地》。「識鬼音樂!當年租間band房七十蚊一個鐘,幾個細路柴娃娃每人夾十零二十蚊,好過坐麥當勞咁解。Band房內叫做有個阿Sir教彈keyboard和掃下chord,幾年少無知。」中學畢業做過地盤散工、跟車送貨、sales等,媽媽就在他做sales的時候過身,看不到他考藝員訓練班。88年的同學還有林家棟、雷宇揚、劉錫明、黎芷珊,當年眾人或多或少紅過,除了黃德斌。他行行企企連開飯都成問題,92年拍了三級片《聊齋三之燈草和尚》,雖然票房過千萬,但卻收到無綫的大信封,不獲續約。「說起上來都幾無辜,接此片時公司看過劇本,是無綫批准我接的!為何被炒?我都摸不着頭腦,當年我可是帶睡袋回公司睡,三樓跳下來毫無怨言……可能我拍三級片時做得唔好啩!」他自嘲。

不做chok乞兒

當年三級片盛行,黃德斌只拍了《燈草和尚》和《滿清十大酷刑》兩部,其實算少。
「沒有後悔,當年為搵食,這不是一件醜事。如果沒有當年的經歷,一定不會有今天的我。被炒後轉做電影幕後,學到很多。」
他做過副導演,也做過服裝指導,在片場裏混了好幾年。
「很多演員對着塊鏡就覺得自己好靚好勁;做過幕後就知道,演戲其實有很多角度和層次。叫你做乞兒,你就做個似樣的乞兒,不要做一個chok乞兒。我不靚仔也能入屋,可能就是因為我演得自然,不是得個樣的明星。」
97年,老友戚其義搭路重返無綫,再由《真情》小角色「越南」開始做起。明明是舊人,但電視觀眾都以為他是初入行的新人。之後一直密密做,至96年《火舞黃沙》經常赤裸上身,觀眾like爆其body,這才一舉成名。

DNA 嘥氣

「其實我身形一向如此,不過一直無人知,當初搵我拍三級片嗰個咪醒囉!」
06年得到個「男配角」獎,事業穩步上揚。早前《天與地》被封為「神劇」,之後有《4 in Love》,現正熱播的《拳王》和下一檔的《心戰》都有黃德斌份。2012,對他來說是個好兆頭。
「可能上年多人走,還是我突然靚仔咗?」他繼續自嘲。
「都開心嘅,出街多了小朋友找我合照,個個都會唱『如果,命運能選擇……』。事業叫做so far so good啦,我性格雖然隨遇而安,但不等如知足。我仍有火,仍想上位,你夠膽俾機會我,我夠膽做俾你睇,多啲嚟密啲手。視帝?當然是目標之一。」
黃德斌有火,事業不擔心,盧海鵬演到七十歲還有獎攞,男演員向來是打持久戰。大家替他着緊的,是婚姻大事,他畢竟已四十八歲。
「都想有家庭,但未計得掂數。可能我小時候苦,現在好想有一個好環境才結婚生仔。好環境的意思是減產幾年,不怎樣工作也能生活,專心陪伴子女成長。現階段未有條件這樣做。」
他和女友Joyce拍拖多年,感情穩定。黃德斌還打本給女友在尖沙嘴開時裝店,兩人出名恩愛。
「女友和我想法一致,生兒育女是很大責任,不是養隻狗仔玩完就算,我會好好的栽培他。將來生到就生,生不到就領養一個。DNA,嘥氣啦!小孩子是白紙一張,也一樣叫你『老竇』,何必執着?」

苦盡甘來
「你覺得《火舞黃沙》之後人氣keep唔keep到?」我問。「Keep到……嗰身肌肉吖嘛!」他大笑。自《火舞黃沙》開始,我們都愛看黃德斌的body,他也隨緣樂助,有求必應。近年已甚少見他晒肌肉,不是吝惜了,是對這種供求定律有了更深體會。「都唔係唔除衫,但要睇情況。好似啲𡃁模咁,你show晒俾我睇我又覺得厭;但上車時唔覺意走光又會想睇喎!人嘅心理就係咁!」六年前跟黃德斌做過一次訪問,當時他神情繃緊,只會自嘲,不會調笑。今天,他輕鬆幽默,精神面貌都截然不同。別再說黃德斌苦了,這年紀有事業有body,應該叫苦盡甘來。 ####


《拳王》主線落在鄭嘉穎和黃浩然身上,黃德斌恰如其份做師兄。


《心戰》將緊接《拳王》播出,大家要留意黃德斌的「二撇雞」造型。「呢套劇會睇到人心寒。」他說。


《天與地》被大陸愈禁愈紅,片尾曲〈年少無知〉更獲Sina Music電視歌曲大獎。黃德斌、陳豪和林保怡的Sober Band由戲裏走到現實,叫人看得熱血沸騰。


《4 in Love》,黃德斌少有的輕喜劇。


小祿子當年為幫安茜而慘死,觀眾都愛他有情有義。


與女友感情穩定,拉埋天窗指日可待。《蘋果日報》圖片


與金牌監製戚其義識於微時,黃德斌一直是對方的愛將。「主要係大家啱傾,傾唔到偈相識幾耐都冇用。」《蘋果日報》圖片


《真情》的「越南」夠晒「岩巉」,襯硬淨的吳美珩卻啱啱好。


《燈草和尚》造型……點解黃德斌咁似徐錦江?


六年前好少肌肉男,黃德斌一出現立刻令觀眾嘩然。

stacy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