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之爭:去年失落立法會議席後,范國威指遇上的最大困難,是難以扣連地區問題和全港性政策,再帶上立法會討論,令地區議題被忽視。

新聞追擊

初選戰隔空駁火新東一打二

贊助商連結

范國威出了名,「好熟書」。
電台節目上,他能即時糾正兩位對手提供的資料,有聽眾 phone-in說起梁天琦去年二月新東補選取得六萬票,范即打斷說「六萬六千」;他自己在立法會四年間以及十八年區議員工作政績,簡直倒背如流。

 

 

更好的候選人
「今次民主派初選係君子之爭,係喺適合同更加適合、好同更加好嘅候選人之間揀選,佢哋兩個都有自己嘅優勢,我只係強調自己嘅經驗。」范國威在多個場合強調,自己最有能力「應對嚟緊建制派有立法會經驗嘅鄧家彪。」
政綱走「務實本土」路線,他爭取「港人港水」,於本港興建海水化淡廠、反對普教中和雙非孕婦來港產子等。
補選議席原屬青年新政梁頌恆,有指在政治倫理下,議席應讓路予本土派。范國威認為討論初選時,已吸納本土派意見,本土派自有其決定。對他而言,更需順從的政治倫理是「向民主派支持者負責,唔能夠讓議席被建制派搶去。」
多次跟主張勇武抗爭的本土派割席,他仍有信心獲部分本土派選票支持,「即使我哋抗爭路線唔同,(但)我哋強調務實本土嘅倡議,係回應到唔少本土派支持者關注嘅議題。」

無時間糾纏過去
范國威曾直斥鄭家富在去年立法會選舉票,「從政嘅人晚節不保,臨老過唔到世。」是次訪問他隻字不提鄭家富,強調敗選後自己承擔最大責任,落選原因自有公論,沒時間糾纏過去發生的事。
去年立法會選舉投票當日,新同盟三名黨員突然替鄭家富站台,及後道歉退黨(范強調是執委將三人革出黨),然後繼續有區議員退黨,加上與民主黨的「牙齒印」,令人質疑他能否團結民主派。
「我諗市民關注嘅唔係政黨之間嘅恩怨情仇,或者黨內部嘅矛盾,佢哋更關注參政者同政黨做嘅工作,對民生議題嘅重視、政治議題嘅判斷。」


選情被看高一線的范國威(中),將與郭永健(左)及張秀賢(右)爭取出戰新東補選,初選結果預計明年一月中公布。


立法會 DQ補選明年三月舉行,參與泛民初選人馬塵埃落定,新界東由新民主同盟前立法會議員范國威、工黨主席郭永健和前學聯常委張秀賢,三人爭取代表泛民出選。
范國威因名氣較響亮,選情被看高一線,在選舉論壇上成為被針對目標。
他強調初選屬「君子之爭,喺適合同更適合嘅人之間揀選」,又強調「綜合實力」較高,最有能力跟建制派鄧家彪一拼。
而獲民主黨支持及眾志伸出援手的郭永健,雖較低調內斂,但亦加強火力,直指范國威一心想着「個議席屬於佢」,卻未如他般好好審視政治形勢;又稱要釐清「本土」定義。
至於張秀賢形容選情「勢均力敵」,雖然昔日學民戰友作班底的眾志,選擇支持郭永健,但他不認為自己是孤軍作戰,因與郭有共同敵人。
初選形勢複雜難測,選戰如箭在弦,三人受訪時隔空駁火,火藥味濃。

大台、網台、唔好被人抬

做過四年立法會議員的范國威,知名度比兩位對手高。近年他亦十分注重形象,練得一身肌肉。(傅俊偉攝)


「講笑就係話,嚟緊嘅民主運動要搞咩呢,大台、網台、唔好被人抬。」他說大台是指各個政黨、運動和協調機制,如民主動力的協調機制和戴耀廷提出的風雲計劃,民主派也需着力推動,不可被北京政府「逐個擊破」;網台則是搞好自身政治論述,有輿論基地可政治動員群眾。
「唔好被人抬係咩呢?議會抗爭喺未來嘅日子,空間可能愈收愈窄,但唔代表唔搞抗爭。要抗爭,民主派就要有隊形,後面要有啲大大隻隻嘅阻住被保安抬,拖延時間,前線都需要有好似陳志全、長毛等衝去主席台,咁樣有策略嘅抗爭模式。」
建制派當道,民主派「被剝牙」,社會陷入政治運動低潮,若他當選立法會議員,恐怕這兩年任期,比前四年更難過。
「從政對我嚟講係一份職志,係一個長期嘅投入,我唔會好似其他參政者咁,講話只係參選做兩年、做四年(張秀賢指若當選,兩年任期滿後不尋求連任)。」他又引用德國社會學家馬克思韋伯的演講指:「政治係一個持續、有韌力,用鐵、用鑽鑽穿牆嘅工作,唔係一時三刻好激情嘅投入。」

一早參與本土戰

獲得民主黨支持,郭坦言信心一定有,「但好難只靠人哋,無論如何都係做好自己先,希望可以急起直追。」


我橫又橫過你,高又高過你。」在初選論壇上,郭永健回敬范國威挑機這一句,充滿火藥味。黨內前輩張超雄形容他較內斂低調,不太願突出自己,對從政者而言好蝕底。決定參選後,他開始加強火力。
上月剛以三十一歲之齡,當選工黨最年輕主席,郭強調今次補選不只是議席替補,參選因現時政治形勢惡劣,「成場選舉不單係一場選舉,而係一場政治運動……大家用選票話俾當權者知,對近來連串打壓係不滿。」
心知范國威知名度較高,他都無有怕,「我覺得佢心態係覺得個議席屬於佢,啲人唔應該同佢爭。」他認為民主派正面對史無前例的挑戰,「係咪仲講呢啲務實本土呀,咩地區工作呀,佢(范)噚日講啲嘢,同二○一六年講嘅係冇分別個喎。

擴闊工人定義
出身基層的郭永健在馬鞍山恆安邨長大,被稱作「細孖」,因他有一名孖生兄長郭永禧,兄弟會考均獲二十八分、一同考入港大建築系、連住宿舍也在同一層。
兩兄弟的人生上半場幾乎相同,惟兄長現已成為建築師,建築作品包括紅十字會輸血中心總部;弟弟則為基層工人爭取權益,希望構建出一個公平的打工環境。
要推動工運,郭永健視之為畢生事業,「凡有資本主義嘅地方,打工仔女嘅待遇一定備受壓迫……比如便利店超市(職員)冇櫈坐,碼頭罷工,大家都會支持,呢個係最起碼嘅人性,覺得要幫受欺壓嘅人。」他認為工人定義不只出汗的一群,還包括服務性行業或要「食腦」的各行各業人士。

「我唔會話九七前咩都好」

郭永健(右)大學時期參與保衞皇后碼頭,他表示:「嗰場運動就叫做開始用本土嘅名,當然個內涵(同依家)完全唔同。」(受訪者提供)


取本土派選票,郭強調會釐清何謂「本土」,「如果講緊香港人嘅主體性、香港一啲文化、香港人應有嘅權利,工黨同我一路都做緊。」
他指無論房屋或社會福利問題,港英政府七十年代已預視到,但「佢見自己得嗰廿幾三十年貨仔,唔會係好完整嘅規劃,全部都係小修小補,頭痛醫頭。如果香港人要安身立命諗未來一百年嘅社會時,唔可以再跟以前嗰套。」
「我唔會好似有啲人話九七前咩都好……因為當時貧富懸殊好大,樓價又好高,正正係特區政府延續以往政策,導致今日後果;呢一種本土,佢哋(現今本土派)可能聽唔入耳,但問題係,你講嘅嘢其實我好早就開始做緊,當其他香港人唔在乎咩皇后呀天星時,我哋已經開始做緊。」

呃 like有底線
有傳媒以不耀眼形容郭永健,他亦稱:「我唔係咁鍾意討好大眾,比如我寫篇文章或者講嘢,識欣賞嘅人就知講得啱或者寫得好,一般人點睇,其實我一向諗法係唔 care。」他認為得到「身邊叫做叻、比較好嘅朋友」認同,比呃到一千個 like重要。但明白遊戲規則,所以在政治路上,他會盡量呃 like之餘不放棄底線,不講無邏輯或無事實根據的說話。
無論從政及人生大小事,郭妻均一直支持他,「今次初選都係,好多人會話對住個知名度咁高嘅人,短時間內點贏到佢,但佢都支持我迎難而上。」

誰支持誰
曾盛傳得到本土民主前線和青年新政支持出選的張秀賢,最初對此保持低調,後來強調得到黃台仰和梁頌恆支持,不過他日前在論壇改口,指對方立場是「不反對」。追問他這一點,他堅持是有團體破壞不以初選決定出戰者的共識。
「九月佢哋確實講過支持,去到依家『唔反對』,係因為有個初選喺度……我理解依家佢哋唔反對嘅人,都係唔反對為抗爭者做事嘅人,你唔可以話佢哋立場轉變咗……你問番佢哋呢件事有冇發生過,佢哋冇得否認。如果否認,咁有人就講大話囉。

共同對手

常言「政治一天都嫌長」,張秀賢說去年底籌備選舉至今,親身感受到政壇如何日日新鮮。「三百幾日好似過咗三百幾年咁。」


既然協調變初選,影響本土派點將,他又如何爭取本土派選民認同?張秀賢覺得,應先問民主派主流支持者,是否支持他出選,「本土派朋友未必認同初選機制,但初選機制出嚟嘅候選人,如果同本土派某啲理念比較一致嘅,你覺得本土派會唔會出嚟投呢一票?」
張秀賢形容選情「勢均力敵」,但昔日學民戰友作班底的眾志,卻支持郭永健,而不是他這位前「軍師」。話雖如此,張秀賢不認為自己是孤軍作戰,「郭永健一定唔係孤家寡人,因為我同佢一齊作戰緊。睇論壇表現,大家都知我同郭永健都有一個共同對手。」
《議事規則》修訂後,議會空間縮窄,他主張追求社區建設,建立長遠民間力量。這點跟范國威提倡「社區維權」,是否有點相似?他帶點激動說:「佢咁多年做過啲乜啫?佢做咗十八年區議員啦,如果佢要講社區維權真係有咁多作用嘅,佢十八年之內應該要做到啲成績㗎嘛。」

和頭酒
今次補選,民主派都打出「反威權」、「反 DQ」口號,不過要做到這點,張秀賢認為要有承諾,如自己提出只做一屆議員、支援區議會選戰等。
雖然議會抗爭空間收窄,不過爭取進入議會的他不認同無事可做,如議員仍可向政府索取資料、在各事務委員會工作等,議員身份亦有利為部分議題發聲。「《議事規則》改咗,冇咗拉布空間,但唔代表你冇議事空間、冇參政空間。」
如果真的輸了,他強調:「梗係全力幫其他人助選啦。」他以中大迎新營「互片」傳統後有「和頭片」為例,指民主派初選過後,還是要擺和頭酒。但他補充,之後的事之後再算:「反正我都有信心贏。」哪裡來的自信?他道:「廿幾日好多變化嘅,朱凱廸跑得出都係最尾一兩個星期發力。」

撰文:鄭語霆,劉卓瑩,李啟發
攝影:胡志堅,林金展

news@nextdigital.com.hk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