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起)攝影師 Sky、會計師 Richard及審計員阿華均為八、九十後,跟練阿輝(右一)學潛水而認識,之後發現海底污染嚴重,自發潛水執垃圾。

壹些事壹些情

海底垃圾六不管

贊助商連結

本港總共有二百六十多個島嶼,及七百三十多公里長的海岸線,政府每年平均收集約一萬五千噸海洋垃圾,但仍有成千上萬噸海洋垃圾未被清理,持續污染海灘和海岸線。
不過政府六大部門,只針對海岸、海面或指定海灘及保育區,進行垃圾清理,海底垃圾卻沒專責部門負責,令海底成為「六不管」地帶。
環境保護署更表明,由於海底範圍廣大,海底垃圾並沒對水質和生態構成嚴重影響,政府無計劃定期清理海底垃圾,只透過珊瑚礁普查後安排承辦商清理,或聯合潛水總會舉辦海底清潔活動,但所收集到的垃圾量,每次只以數十公斤計。
民間團體或潛水愛好者卻發現,海底垃圾「多到無法想像」,單是西貢對開海底,廢棄魚網(鬼網)已達數十噸計,批評政府的海底清潔工作過時,「只係清潔工人出海打撈吓海面,海底嘅完全冇人理。」環保團體亦批評政府相關政策不合格。
當海底垃圾被魚類誤吞後,將威脅整個食物鏈,最終受害的也是人類健康。

 

 

Richard(左)最難忘的經歷,是在火石洲潛水時,目睹一群小丑魚被魚網纏住,動彈不得。(受訪者提供圖片)

香港嘅海底垃圾其實好多,膠樽、玻璃樽同發泡膠最常見。岸上大家睇到會執,但水底根本睇唔到,所以被忽略……可能有人開完派對或者從海灘沖落去,呢啲都會破壞海洋生態。」潛水愛好者 Sky和兩名朋友數月前,開始趁週末出海清理海底垃圾,一切源於早前在西貢火石洲潛水的「恐怖」經歷。
目擊海底災難會計師潛水執垃圾
「火石洲有好多海葵同小丑魚,我哋叫小丑林。嗰日我哋落水見到有個好大嘅魚網,間開小丑林,啲魚想返屋企,就試圖穿過魚網,結果被纏住。」跟 Sky一起下海的會計師 Richard憶述,當時他們立即用刀開魚網,「但因為魚網已經纏住佢哋,我哋只可以(嘗試)放佢哋出嚟……當時有啲魚死咗,有啲奄奄一息,有啲割傷咗。」
自此他們一行三人,開始潛水執垃圾,至今只出海數次,已在西貢橋咀海底發現意想不到的垃圾,包括生銹的煲、鐵枝、車呔,甚至整道木門,由於部分垃圾太重,沒法搬上岸。他們認為單靠市民自發,力量完全不足,希望政府能立法派人落海巡查及清理垃圾。
環境保護署回覆指,海底涉及廣大範圍,海底垃圾並沒對水質和生態構成嚴重影響,政府無計劃定期清理海底垃圾,漁護署會「視乎情況及需要」,清理在海岸公園範圍內的海底垃圾。

Richard等人曾在龍蝦灣潛水,執拾到煲及木板等垃圾。

西貢羊洲一帶海底有大量鬼網,「鬼網狙擊行動組」指不足半年,已執拾到約三十噸魚網,其中一次行動執到的鬼網,數量驚人。
(受訪者提供圖片)
民間團體撈鬼網永遠清唔完
環保署又指每年珊瑚礁普查,潛水人員會記錄棄置魚網地點,安排承辦商清理,去年收集共重九十八公斤(約 0.1噸)魚網;又聯同香港潛水總會舉辦海底清潔活動,今年九月,收集了三十六公斤垃圾。但民間團體「鬼網追擊行動組」不足半年間,已在西貢碼頭對開海底,執拾到數十噸魚網。
行動組籌劃人 Kitti說,在小島羊洲附近發現大量塑膠、玻璃樽和鬼網,「有唔同大細,有啲刻意一捆掉(落海),有啲(鬼網)係成個好長嘅喺水底,而且只喺淺水區。」她感覺垃圾永遠清不完:「羊洲有超過三十幾噸鬼網,做咗二十幾次行動,(終於)清咗九成。」
半年來,她多數撐獨木舟出海清理海底,但要解決鬼網問題並不容易,「解網我花咗二十分鐘,好辛苦,之後再用個半鐘去解裡面(纏住)嘅生物。」更曾因撈起大量鬼網導致反艇。她又在羊洲另一邊碼頭附近海域,發現很多發出異味的黑色膠袋,「我叫佢做膠袋島」,附近一個小海灣,亦有大量啤酒罐及汽水罐,她曾多次清理,但仍有大量垃圾。

在火石洲拯救小丑魚,必須要小心翼翼,這次經歷令 Richard等人開始到海底清理垃圾,拯救海洋。(受訪者提供圖片)

Kitti經常出海執垃圾,她認為海底受污染程度令人無法想像。
漁民:幾十年前只有海草

跟隨「鬼網追擊行動組」 Kitti出海的義工,執拾到鬼網後,會先剪開,再把海洋生物及其他垃圾清走。(受訪者提供圖片)

海底垃圾難清理,收集後處理亦不容易。 Kitti無奈道:「我哋試過將鬼網放喺垃圾桶旁邊同垃圾站,但俾食環署阿姐鬧,話啲垃圾唔可以放喺嗰度。」她惟有將鬼網放在羊洲廢屋,之後由義載船長將鬼網送去碼頭,再由義工幫手搬上碼頭,再送給事前已聯絡的食環署人員。
對於海底垃圾來源, Kitti稱聽聞有人為慳時間,刻意開船到海中心傾倒垃圾,但不知是什麼人。她批評政府沒有認真處理海底垃圾問題,「停留喺十年、二十年前嘅水底清潔工作,只係清潔工人坐艇出海打撈吓海面,海底嘅就完全冇人理。」身為義工的她坦言,不介意將自己弄得像個垃圾婆,但期望政府落實海底清潔工作。
西貢海底垃圾問題,亦令漁民受影響。自小在西貢長大的漁民羅先生指,近年魚量愈來愈少,捕魚時經常發現大量膠袋及膠樽,有新有舊,「咩垃圾都有……幾十年前,一定冇呢啲垃圾,當年捕魚只會有海草。」更甚的是現時魚獲「死多過生」,烹煮後的鮮味亦比以前差很多,令到生意大減。
六大部門懶理海底垃圾
五年前,強颱風韋森特掠過華南沿岸,在果洲群島以東水域,將六個貨櫃吹落海,裡面載有一百五十噸塑膠產品原材料的聚丙烯膠粒,引發塑膠粒洩漏災難,政府成立由環保署協調的海岸清潔跨部門小組(下稱小組),檢討和制定改善海岸清潔措施。
當中六大部門負責不同範疇清潔(見表),包括康文署及食環署,負責清潔海灘和沿岸地區;海事處負責清潔海面;漁護署則負責海岸公園及海岸保育區清潔。環保署強調,清除海底垃圾既不容易,也不能頻密進行,以免影響生態,更有效方法是透過源頭控制,或舉辦宣傳及教育活動。

義工們發現的海底垃圾包羅萬有,包括長出青苔的車呔。(受訪者提供圖片)
內地船亂棄垃圾數百噸進港水域

捕魚幾十年的西貢漁民羅先生表示,近十年海水愈來愈污糟,撈上來的魚類,存活率亦愈來愈低。

由二○一四年至去年,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 WWF)推行「育養海岸計劃」,經調查發現在海洋垃圾中,逾六成為塑膠製品。項目經理楊松頴指當中大部分是即棄用品,主要是陸地或海上及海邊康樂活動產生。他指假如海洋生物不小心吞食塑膠垃圾,有機會阻塞腸臟,輕則損害健康,重則餓死。
去年休漁期後,有漁民反映捕魚期間撈獲大量塑膠垃圾。楊解釋:「內地有垃圾船非法處置垃圾,原本嗰啲垃圾船收集咗垃圾,應該運去指定地點處理,但係佢哋就貪小便宜,收集咗啲垃圾後就倒落去河口位置,廣泛影響到珠江口附近海洋生態環境,令漁民生計嚴重受損。」雖然事件被揭發後,內地部門加強執法,但數以百噸計的垃圾,已從珠江流入本港水域。
鬼網威脅
潛水員性命

五年前塑膠粒洩漏災難後,環境局局長黃錦星到南丫島深灣,視察膠珠對海龜產卵的影響,政府之後成立海岸清潔跨部門小組。

楊松頴續解釋,鬼網多來自漁民落網後,因遇上惡劣天氣或魚網卡在石縫或珊瑚中,而被迫棄網,「可能啲魚網會被風吹散晒,散落喺海底。但根據我哋同漁民溝通,特登丟棄魚網情況唔算太多,因為魚網都有一定嘅價值,所以漁民都會珍惜,唔會隨便亂咁丟棄。」
有漁民向他透露,見過內地漁船因被發現非法捕魚,為求逃脫而棄網在海中心。楊松頴指鬼網亦會直接影響漁民生計,例如魚網被鬼網纏住,或鬼網令生態受損,從而造成漁獲減少。
「鬼網其實對生態同潛水人士,都係一個嚴重威脅。」他又指,鬼網雖已被廢棄,但仍會繼續「捕捉」魚類或蝦蟹,海洋生物如被鬼網、布袋或膠袋等纏住,最終會因不能進食或窒息而死。「香港嘅情況水底環境比較混濁,有時候潛水員唔覺意被鬼網纏住,如果佢經驗不足或者冇適合嘅工具幫手,都係一個威脅。」
環團:港府環保政策肥佬

綠色和平 Andy批評,政府對海底清潔做得不足,就算跟他們溝通都不獲受理。

事實上,海洋污染問題愈趨嚴重。根據聯合國數據,全世界每年有一千二百萬噸塑膠垃圾流入海洋。綠色和平項目主任 Andy指出:「每一日就有四十八億粒微塑膠流入本港海域,每年就有相等於一百一十一架雙層巴士重量嘅微塑膠倒入海。」情況令人震驚。
綠色和平報告發現,本港有逾百種海洋生物,大部分是市民經常食用,例如龍蝦、烏頭和藍鯨吞拿魚,「佢哋體內證實有唔同數量嘅微塑膠……海洋生物辨別唔到邊啲係膠,邊啲係微生物。佢食膠,我哋就食魚。」 Andy補充。
以微塑膠項目為例,綠色和平曾跟本港、台灣及韓國政府一齊做研究,兩地政府其後都就立法制訂時間表,以規定零售商不可再出售含微塑膠產品,唯獨港府無動於衷,我哋搵過相關部門,佢哋話微塑膠唔喺立法進程中。政府就回應話世衞檢測表中,冇話要檢測微塑膠。
Andy批評政府部門間不協調,政策亦跟不上進度,「香港問題係回收做得唔好,又唔去限制財團,可能係快餐店、跨國企業、超級市場,佢哋每日派膠。」○九年政府收集全港塑膠,可回收比率近六成,但至前年只剩一成,「反映政府回收成績每況愈下,如果講數字,係唔合格。」
外國民間獲資助清理海洋垃圾


事實上,外國不少國家的海岸線,比本港長得多,她們面對的海洋垃圾問題亦比本港更嚴重,但近年也想出各種方法應對,值得香港政府參考。
WWF項目經理楊松頴(下圖)舉例指,歐洲漁民對清理海洋垃圾較積極,除了自願性質收集垃圾,亦可向歐盟漁業部門申請資助,於休漁期清理海洋垃圾,成為「另類收入」。
另外,美國當局以政府資助,加上民間智慧,應對海洋垃圾問題。美國國家海洋及大氣管理局,提供清除海洋垃圾的資助給民間機構。去年撥款項目包括清除魚網、廢棄漁船及失修木樁等,又曾撥款給 The Alliance for the Great Lakes,處理底特律市 Belle Isle海岸約二百公噸垃圾。
撰文:時事組
攝影:林金展李育明
news@nextdigital.com.hk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