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週記

「文盲」考科舉轉危為機

贊助商連結

相比大部分 K3學生,我家孩子真的有如文盲。
華德福教育主張孩子七歲前都不要讀書寫字,背後是有一套理論支持的,筆者雖然沒有能力讓孩子讀華德福學校,但有些原則仍是堅持實行,因此從不主動教孩子認字,不會以母語以外的語言與孩子溝通來訓練孩子語言能力,孩子的功課也是「玩咗先做,無時間就唔做」,每星期只返四天課,總有一天是請假去森林遊玩,懶惰的媽媽也從沒有理會學校教了什麼是否要在家溫習這些瑣事,甚至讓孩子在 K2時休學一學期。

 


這樣身在曹營心在漢的日子過了兩年,到了今年選小學,終於發現「大鑊了」!雖然「懶媽教育法」下,孩子的個性鮮明,率性活潑樂觀,主動好奇,觀察力、幻想力及求知慾都強,有社工朋友認為兒子具備讀好書的條件,不過現在的他卻是字都唔識多個,看着他參加直資/私小面試,真有如文盲考科舉般難。
筆者曾經天真地相信一些校長叫家長不要緊張,也不必特別為孩子準備面試內容,孩子面試的兩間學校都是在毫無準備情況下上陣,結果當然遭遇「滑鐵盧」,才發現不用緊張是真,不必準備是假,小小五歲年紀要在陌生環境跟着陌生老師到陌生地方與陌生小朋友考十八般武藝,如此殘酷的淘汰遊戲,又怎會不用準備,關鍵是準備什麼而已。
根據媽媽群組以及親身經驗,筆者發現各小學面試內容不外是:繪畫,唱遊,認中英文字,寫自己名字,穿衣,講故事書等來觀察孩子學術水平、主動性、自理、社交合作、紀律及常識等能力。這些都是不能臨急抱佛腳,真的靠平日生活的鍛鍊,像筆者這樣的「 hea媽」,孩子肯定會栽在認字寫名上。記得孩子完成第一間小學面試時,筆者叫孩子「當去玩啦」,期望孩子能以輕鬆心態表現真我,孩子高高興興地跟着陌生老師進去,出來時卻是一副生意失敗的頹樣,突然發現,即使媽媽強調「當去玩」,但孩子面對難題不懂應答,又或見到「人識我唔識」,其實都是很挫敗的,再者媽媽暗地承受壓力卻對孩子說抱着去玩的心態其實是一種虛偽和欺騙,也無助孩子學習如何應對挑戰。
這次之後,筆者就開始與孩子一起準備面試,目的不是以成功入讀與否來衡量,而是「面對難題如何應對」的方向準備,希望孩子知道就算唔識都有辦法解決的。筆者又尋求老師和朋友意見,預見孩子弱項讓孩子臨危不驚,鼓勵孩子發揮自己強項。如做老師的朋友會提醒兒子,見到唔識的字,唔使怯,只需要講佢是獨體字還是左右結構字(一般 K3都已教),又如見到「媽」字,就算不會發音,也可以說:「這是左右結構字,我見到個女字(或馬字)。」這樣相比啞口無言相信得分會稍為多些,因為老師會看到小孩的應變能力。另有朋友教路,現在開始在家看故事書可以嘗試一字一字讀出來,讓孩子習慣,到面試時假如有看故事書環節,也鼓勵孩子用手指指着字來看,令老師感到孩子是認真投入的。又如繪畫,孩子一般會隨意大筆一揮便當畫完,做老師的朋友便教兒子發揮說話的強項,主動同老師分享畫了什麼。
我很相信每個孩子總有一顆面對難題要去解決,以及讓自己做得更好的心,也因此很多孩子愛取悅父母或老師,希望得到認同。很多時就算父母不比較,孩子自己也會觀察自己與別人有什麼不一樣。我們需要做的,是讓孩子知道每個小朋友都是不同,而孩子又該如何面對這些差異,這當中包括正面的觀念,以及應對方法。兒子面試第三間學校結束時,走出來的模樣是很自信及開心,還主動說:「好玩!」「老師叫我寫中文名同英文名,我同老師講,中文名太難寫,我可唔可以只寫英文名?!」無論這次面試結果是否成功,筆者覺得已經賺咗,因為孩子漸漸學會勇於面對挑戰。


鄭英
資深大陸農村社區發展工作者。前大地媽媽有機教育中心創辦人之一,現為兩名兒子的全職媽媽。
堅信社會發展的希望在於新一代世界觀的培養。完成華德福( Waldorf)培訓及瑞典布隆貝格韻律運動( BRMT)課程後,曾與朋友成立幼兒教育中心實踐教育理想。
features@nextdigital.com.hk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