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世濟民

理性與惰性( 2017/10/19)

贊助商連結

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 Richard Thaler),研究的課題叫「行為經濟學」。
就算不少讀過基本經濟學原理的朋友,都會問:「乜經濟學唔係研究人嘅咩?做乜要加個『行為』做形容詞?」其實,也有人說「行為經濟學」是將心理學理論應用在經濟研究。但是我個人認為,最貼切的形容,應該叫這個門派做「非理性經濟學」。

 


「非理性」不代表人的行為是無跡可尋。在過去接近一百年,主流經濟學研究,受「新古典主義」思想的影響,相信人在作出決定時,會因應主觀的價值和成本,去作出最有利自己的選擇。「非理性經濟學」沒有受這一套假設的限制,透過各種實驗的方法,去研究人的行為,並得出截然不同的解說。
「非理性」行為的背後,最主要的假設,就是人不可能每件事都從頭到尾計算成本效益;人在生活上大多數的行為,其實是受心理上的偏見和惰性所影響。在塞勒之前,心理學家卡納曼( Daniel Kahneman)和史密夫( Vernon Smith)其實早在 2002年因為將心理學理論引入經濟學,並開發出透過實驗進行研究的方法,而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由此可見,經濟學正在漸漸遠離新古典的框架。當然,這種講法在經濟學界會引起不少反響;但事實上由學院走到政府,由研究到設計公共政策,非理性經濟學的影響力愈來愈大,在英美甚至其他先進國家,紛紛設立所謂的 Nudge Units,研究以如何透過人的非理性行為,去令到公共行政獲得更高的成效。
「輕推」( Nudge)這個概念,最先是由塞勒和薩恩斯坦( Cass Sunstein)在 2009年合著的《 Nudge》所提出;當中最主要構想,就是如何透過「小改變大改善」的方法,保留選擇權之餘,又可以令更多人作出效益更高的選擇;其中之一,就是透過提供所謂的「預設」選項,令決定導致某種結果。香港人不會陌生的強積金,就在今年四月起硬性規定要設有「預設投資策略」( Default Investment Strategy);這個選項也是俗稱的「懶人基金」。
「預設」的概念應用廣泛,甚至在電腦程式設計中,早已是一個重要的元素。可是反過來說,在設計上錯誤地定義了「預設」的選項,卻可以令到成本提升效益下降。
過去我曾經為罕見疾病的病人寫文章,希望醫管局引入藥物。文章見刊後,有其他病人組織陸陸續續跟我聯絡,分享不同的個案;其中一個關注的病症,就是精神分裂症。話說現時控制精神分裂症的藥物,有分口服和針劑;口服藥主要靠照料者要病人準時服藥,但是由於藥物或多或少有一定的副作用,所以因為停止用藥引起的各種社會和醫療成本,亦非常之高。至於針劑,其實世界不少先進國家,已增加使用第二代長效針劑的比例,減少患者因忘記或拒絕服藥而增加的復發機會,長遠而言減少了住院和其他的社會成本。
從 Nudge的角度,用第二代長效針劑是正路。現時醫管局的醫生,其實是有權處方新的第二代長效針劑,只不過在系統當中,預設的選項,卻是口服的藥物。政府正計劃將原有的中央政策組改成「政策創新及協調辦公室」,以實證為本的理念設計政策,或者這是其中一個值得研究的課題。


李兆富,筆名利世民,時事評論作家、出版人。
作者 Facebook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leesimon.hk

    文章標籤

    經世濟民 理性與惰性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