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c從小喜歡聽父親說家族歷史、與富豪打交道的故事,今年更將所有故事和舊照結集成書。

世家望族

名門勞汝福後人 講盡誠哥沈弼秘事

贊助商連結

「李福兆先生出獄,我爸爸第一個見他,去跟他食飯。」
八八年,前香港交易及結算所主席李福兆被廉署拘捕,兩年後受賄罪成,前後坐監三十二個月。九三年出獄,第一個見的就是勞汝福( Evans Carrera Lowe)。
勞汝福縱橫金融界數十載,曾經是經營證券業務的萬勝集團主席兼行政總裁,與李福兆及滙豐銀行前主席沈弼( Michael Sandberg)十分老友。精通中英文的勞汝福亦經常遊走在華資及外資之間,當年滙豐銀行前主席沈弼,協助李嘉誠收購和黃,亦是由勞汝福介紹兩人相識。現年八十四歲的勞汝福已退下火線,而經常聽他「講舊史」的兒子勞樹鴻( Eric Carrera Lowe),早前將家族故事結集成書,緬懷昔日華資在香港崛起的黃金歲月,甚至說起了一些鮮為人知的富豪往事:「何東爵士年老時仍紅粉緋緋,他的養生之道,就是飲人奶。」

 

 

一九六九年,精通中英文的勞汝福被加拿大宏發證券聘請到香港做開荒牛,並舉家移居香港。

勞樹鴻的爺爺 Eulalio Carrera,一九四六年開始,在香港當巴拿馬駐香港澳門廣州總領事,因而認識當年顯赫一時的何東爵士。因為兩人都是混血兒,所以一拍即合︰「他(何東爵士)穿長衫、留鬚、戴帽,不時探望我爸爸和我阿爺,但我阿爺穿西裝與他聊天。」他們除了談及香港地產,何東爵士更曾跟他爺爺透露養生之道︰「他老年時,樣子也很年輕,紅粉緋緋,原來有個秘密。他養生之道的秘密,就是飲人奶,他有奶媽的。」
誠哥洞悉先機
勞樹鴻的爸爸勞汝福一樣巴閉;勞家新出爐的家族書籍封面,以李嘉誠作招徠,名為《 A Time of Glory- Days with Li Ka Shing& Others》,上方是英女皇頒獎的照片,右下是誠哥與勞汝福的合照。「我爸爸認識他時,他應該還在做玩具廠。因為我記得當時家中有很多玩具,多到不用買。他送了很多玩具給我們,是 GI Joe action figures。」
一九六九年,原本在美國當金融才俊、精通中英文的勞汝福,被加拿大宏發證券聘請到香港做開荒牛,於是舉家移居香港。在七十年代初,勞汝福在文華東方酒店的一個宴會中認識李嘉誠。勞汝福的祖父是巴拿馬華僑商人,父親是巴拿馬駐香港澳門廣州總領事,李嘉誠得悉此特別身份後,便請勞氏帶他到巴拿馬。 Eric笑言︰「因為爺爺以前是外交官,認識當地政治人物,後來很多巴拿馬政治人物經過香港、亞洲時,都會探望我爸爸,因此我爸爸變成了土地公。」勞汝福亦盛讚李嘉誠是聰明、勤力的生意人,只要他想出一些東西,深夜都會約人出來傾談︰「當年有什麼人會想起巴拿馬?所以他的腦袋轉得很快,覺得這東西都可以考慮。當時巴拿馬與中國沒有邦交,他以香港商人的身份,去見政治人物,奠定合作基礎。」經多年建立密切關係,一九九七年終於等到收成,李嘉誠率先取得、承包巴拿馬運河兩端巴爾博亞和克里斯托瓦爾兩大港口、共二十五年經營權。
誠哥今時今日擁有市值過千億元的地產王國,多少是因為沈弼於七九年時,將滙豐持有的和黃,以六億元轉售予長實,以及提供貸款融資以完成交易。原來,當年亦是勞汝福介紹李嘉誠給沈弼認識。

勞汝福(左一)父親是巴拿馬駐香港澳門廣州總領事,認識很多當地政治人物。李嘉誠(右一)曾請勞汝福帶他到巴拿馬尋找商機,圖中為當時巴拿馬總統。

Eric表示,郭得勝(右二)曾邀請勞汝福(左二)到家中,跟三名兒子炳湘(右一)、炳江及炳聯(左一)補習投資知識。
介紹華資識沈弼

李福兆(右)出獄後,移居泰國,繼續投資股票、債券等,又建了一幢酒店,生活無憂。

「爸爸喜歡到文華酒店的 Captain's Bar,那裡華洋雜處。因為我爸爸懂得說英文,聊天時就認識了沈弼。當年他只不過是旺角分行經理,但能夠當上旺角分行經理,都有機會升到一個比較好的職位。」勞汝福有一次開玩笑跟沈弼說,有時做生意真的很辛苦,想找包玉剛(船王)但找不到。沈弼隨即表示,他跟包玉剛是好朋友,並致電包氏︰「 YK(包玉剛英文縮寫),你要認識一下我的股票經紀,你快啲過嚟啦!」投桃報李,勞汝福亦介紹大批華資到滙豐開戶︰「那時香港的外國人和中國人,兩方面沒有什麼聯繫。但很多華資需要融資,爸爸就介紹他們全部去滙豐開戶口,所以滙豐是突然水浸!」
勞樹鴻表示,沈弼相當夠朋友︰「當年幫包玉剛取得會德豐,幫李嘉誠取得和記,又幫我父親搞萬勝證券。」勞汝福每次提到萬勝證券,都十分自豪,因為是由滙豐、恒生和父親一起創辦,「滙豐是第一次和一個人合作。」後來因內部架構問題,加上沈弼快將退休,勞汝福提出「分家」,沈弼亦送佛送到西,找到投資者買起了恒生和滙豐持有的萬勝股份。
起初抵港的勞汝福人生路不熟,可以迅速融入香港金融圈,除了他出色的交際手腕,還有好友——東亞銀行李氏家族後人、有「股壇教父」之稱的李福兆。勞汝福在三藩市大學讀書時,兩人在當地僑領譚兆燦的介紹下認識︰「有一次見面,李福兆說起想遲些在香港大展拳腳,做華人的股票市場。因為當時只有香港會,全部都是外國人的東西,中國人比較少。」來港初期,勞氏亦找李氏幫手建立人脈。李福兆妻子是英美煙草公司老闆勞勉農女兒勞曉華,碰巧跟勞汝福一樣姓「勞」,「同姓三分親」︰「我爸爸跟她開玩笑,叫她做家姐。李太說︰『好啦,以家姐、細佬相稱』。後來我跟她見面時,她都說叫她『姑媽』。」
李福兆出獄感心淡
李福兆一九八八年因非法收受利益被廉署拘捕,兩年後罪成,被判監四年。後來因行為良好獲減刑,九三年出獄。「李福兆先生出獄,我爸爸第一個見他,去跟他食飯。很多人說,李福兆已經不及當年勇,但我爸爸是念舊的人,想繼續維持關係。我爸爸與他相當老友,因為在事業上幫了他很多。」出獄首次見面,李福兆對勞汝福表示,經過那次巨大的打擊,令他對金融業比較心淡。
起初李福兆打算移居加拿大,但不成功,後來移居泰國。他在泰國繼續投資股票、債券等,又建了一幢酒店,生活無憂,而兩家人仍有聯絡。李福兆○三、○四年有興趣出自傳時,亦想起曾在美國擔任記者的 Eric,獲邀請到泰國跟李福兆生活一星期。他憶述,當時七十幾歲的李福兆很有活力,精神飽滿,依然十分奄尖︰「他會跟 banker說,只要某隻股票,如果沒有就會幫襯另一間。他是一個以目標為本的人。」兩人亦有談及入獄事件︰「他的角度就是覺得是英國政府的迫害,這個角度多年也沒有變,他認為自己受到某程度上的政治迫害。他的家人當然不想再提,那些事也比較複雜,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出。」

沈弼七九年將滙豐持有的和黃轉售予長實,沈弼(右)與李嘉誠(左)相識,原來也是作中外橋樑的勞汝福穿針引線。

李福兆妻子是英美煙草公司老闆勞勉農女兒勞曉華(左二),碰巧跟勞汝福(右二)一樣姓「勞」,二人更以「姊弟」相稱。

沈弼跟包玉剛(左)是好朋友,於是把包玉剛介紹給勞汝福(右)認識。
高峰過後
憶起往事能誇誇其談,皆因曾在爸爸的萬勝證券工作的 Eric,長年聽其「講舊史」。八十年代,勞氏家族亦漸漸攀上高峰,「最高峰是一九八六年,當時公司(萬勝集團)上市集資、我父母的馬匹『金多多』贏了女皇盃,碰巧由英女皇頒獎,可以說去到最鼎盛的時候。」可惜花無百日紅, Eric八九、九○年在三藩市大學畢業後回港,同時發現母親患上癌症︰「後來惡化,要電療和化療,直至九九年去世。其間祖父母去世,跟着外婆去世,兩位阿姨又去世,經常進出醫院、殯儀館……那十年都相當辛苦。」他的減壓方法就是,每年去歐洲兩星期,主要是攝影,嘗試將焦點轉移。
不單只親人離世,家族生意也開始走下坡。 Eric回港後,在萬勝由股票研究員做起,後期順理成章加入董事局。然而,他無興趣接手父親的生意,又慨嘆明白為何部分富二代對於接棒感痛苦︰「他的生意太複雜,後來幫手,才知道很多東西都在老臣子手上。所以一些富二代很痛苦,我感同身受,因為你只是家族的一隻棋子,未必做到想做的事。」
由於父親管理不善,加上證券行經營愈來愈困難,萬勝最終於○二年以二千九百多萬元,將五成股權售予中國聯合電信。公司正式賣盤後, Eric亦於○八年離開香港,返回美國生活,曾經投資朋友波士頓的生意、在華盛頓當記者、在矽谷幫朋友搞初創企業。事業載浮載沉,他三年前重返香港,現居灣仔,開辦退休移民生意︰「朋友話,反正你在香港很多朋友、很多人脈,不如你回香港,可能前途更好。」

一九八六年, Eric父母(左上及下)的馬匹「金多多」贏了女皇盃,當年由英女皇親自頒獎。

年輕的勞汝福一早已決定從事金融行業,「因為這行需要最少錢,但賺到最多錢。」

九十年代,面對母親癌症惡化及多位親人離世、加上工作不如意, Eric為了將焦點轉移,每年會去歐洲兩星期,主要是攝影。
撰文:黃嘉慧
攝影:廖健昌
news@nextdigital.com.hk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