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代經常快閃旅行,一年離港數次。阿貝今年飛足 10次,她坦言每次到機場,心情仍然興奮。

新聞耳目

快閃之旅

贊助商連結

香港人愛去旅行,首選地為日本,近乎瘋狂程度;每個悠長假期,總有人計好日子,拖着行李快閃一轉。
根據日本國家旅遊局公布,去年港人訪日人數高達 184萬,即約四名港人就有一人曾去日本,創歷年新高。香港更是全球重遊日本次數最高的地區。
瘋狂遊日程度爆燈,連離地富二代也曾開聲叫後生仔:「去少啲日本」,為上車首期「作出一些犧牲」。然而,劏房般大的單位,動輒幾百萬,儲首期更遙遙無期。
廉價航空應運而生,短途機價錢便宜,又時常有特價。飛轉日本,最平五百多元就有交易。東南亞的廉航市場佔有率,從二○○一年的 3.3%增長至 56%,佔比全球最高。年輕一代,寧願先甜後苦,未畢業也一年外遊幾次。
本刊專訪兩位八十後港男港女,踏入職場未夠十年,遊日次數已經超過二十次。曾在旅遊公司工作的阿貝,最高紀錄試過每月飛一次及即日來回日本;在工程界從事文職工作的青青,兩年花二十萬,遊勻整個日本郊區。

 


即日來回$681搞掂

日本除了風景靚,阿貝亦欣賞當地人的熱情。清里之旅中,民宿老闆專程載她到海拔 1400米的清泉寮。

「記得一落機,坐車出市區,在車廂望住窗外的風景,覺得好神奇、好高興。」二十七歲的侯貝怡(阿貝),提起第一次坐飛機去旅行,面上帶着天真爛漫的笑容。「小時候,已經很喜歡和服,還有 Sanrio公仔,一直覺得日本是一個很正的國家,好全面的靚。」
十年前,去旅行,對於一個普通家庭是一件奢侈的事,「細個無咩機會去唔同地方,都係最平的東南亞。」阿貝數數手指,童年出國次數不多於五次,「去過泰國、台灣,唔會年年去,十年先一次。」
打工半年 第一次遊日

島武意海岸,位於北海道積丹岬,被評選為「日本百大海岸」之一。

「搵到第一份糧,覺得一定要去一次日本。」 IVE畢業後,阿貝於電視台做 PA。人工不高的她,工作半年,決定「用自己錢」踏足日本。「我第一次去係二○一○年,當時搭中國國際航空,仲要喺北京轉機去東京。」當年,未有廉航,為慳錢要轉機,「機票會平一點,都要二千五百多元。」機票加上酒店、車費,已經接近一個月人工。
「係直接拎嗰個月份糧就去玩,俾完機票、酒店已經冇錢。」第一次踏足日本,阿貝並冇太揮霍,反而比平常更節儉,「整個行程,最貴只是食一蘭拉麵,其他都係麥當勞。」二百日圓,一個包加薯條就一餐,「但當時好開心,因為終於去到自己好憧憬的地方。」東京之旅令她決定每年至少要去一次旅行。
一元機票 即日來回
二○一三年,掀起一場「廉航大激戰」,多間廉航在香港崛起兼鬥平,機票由數百元,至雙位數,甚至零元也有推出。來回連稅不用一千元,比傳統公司便宜一半以上。短途機,以日本航線最受港人歡迎,亦令阿貝更多機會遊日。
廉航慶祝成立一周年,推出一元機票,令阿貝挑戰即日來回東京。「真係無心插柳,當時以好抵的心態諗,我一定要買到,本身想買三日,但俾錢時被搶空。」最後只餘下一日,「諗咗一陣,其實一日都得,因為係凌晨機去凌晨機返。」
最後,阿貝與兩位朋友「 Chur到盡」,各花了六百八十一元玩一日。他們凌晨四時到埗,先去築地食早餐,再到明治神宮外苑、代代木公園賞銀杏。下午再到涉谷及東京大學食午餐,最後在 SKYTREE晚餐。直到晚上十一點返機場,凌晨一點機返香港上班。
參與過節目製作的阿貝,在一四年開始拍片記錄旅程。回港後,更開設《貝遊日本》專頁及頻道,以東京一日遊打頭炮。當時評論好壞參半,有留言更指:「咁辛苦為乜?」阿貝亦淡淡然,「佢套用了佢嘅思想在我身上,佢又不是我。」阿貝回望,仍覺得是一次難忘的回憶,「銀杏之前冇睇過,兩排銀杏樹,超靚。如果唔係有一日的機票,就不會睇到咁靚的畫面。幾百元,就可以咁滿足。」
一季去一次 香港零玩樂
幾年來,阿貝遊日超過二十次,由一年一次,至今一年三至四次。加上公司工作、旅遊局邀請及旅行,今年阿貝每個月也離港。慳家的阿貝表明,旅行只坐廉航,而且不會衝動亂買機票,一次旅行只花五分一或四分一人工。「四日行程只是用三千元就夠,機票酒店只要千五元。」若機票加行李,多於一千元,她不會入手,酒店亦是揀最平。
一年四次遊日,留在香港的時候,阿貝甚少外出,愛宅在家中,「唔係唔鍾意香港,我覺得香港好逼。好多商場都係一模一樣的商店,已經冇動力喺香港任何地方玩樂。」旅行是最大的玩樂。
旅行不只吃喝玩樂
對於阿貝而言,旅行不只是玩樂。「我係一個鍾意計劃行程的人,經過計劃,你才會更加愛上那個地方。」每個景點,她也會先了解背景,加深對旅程的感受和意義。
她和男朋友會將旅程剪輯成短片與讀者分享,「當係自己的回憶,又有條片,好有滿足感。」一條影片,阿貝花上足足一星期時間剪片、配音,當中她會加入很多交通或實用資訊,「想做有影響力嘅人,原來拍片係有人睇,有人會跟住條片去一次。」
「如果一出世就得到最好,你唔會珍惜最好。」雖然極愛日本,但是阿貝從未想過搬離香港,「旅行,是令我真正放假。」
兩年花廿萬遊日

青青自言是平凡的打工仔,又不懂日文。兩年多前,他定下目標,要一人制霸日本 47個都道府縣。

痴戀日本,絕對不是港女專利,很多港男同樣着迷。三十一歲,從事工程界文職工作的郝孟青,也是一個日本迷,不是愛機械人、模型或遊戲機,而是鍾情一個人去日本郊區,兩年內到訪日本十七次,行勻四十七個都道府縣。
自幼未搭過飛機旅行的青青,年幼時最遠只是搭火車探親。直至大學時期,參加遊學團才嘗試第一次出國旅行。「起飛時,有點緊張和驚,覺得好新奇又新鮮,原來旅行係咁。」第一次他到東京參觀工廠及工程公司,令他擴闊眼界。
畢業後,他與同學相約旅行,工作幾年也只是去過兩次。「當時日圓十算,加上是聖誕假,費用很貴,一次旅行用了兩萬八千元。」直至一次,他找不到旅伴,決定自己踏上旅行的路,自此享受一個人的旅程,「想在兩年內,行勻整個日本。」
走訪偏僻郊區

每次旅行,青青愛儲起周遊券、車票作紀念,並笑言:「應該價值港幣幾萬元。」

「一班人有一班人的開心,自己一個有自己的樂趣,可以去想去的地方。」與友同行,少不免吃喝玩樂為主。而青青的一個人之旅,偏偏鍾意遠離繁囂,四處睇自然風景。
第一次的行程,他選址關西,「之前去過大阪、京都,自己去可能感覺又會唔同,於是去一些少人探索過的地方。」他揀選的地方,基本上是交通不太方便,又難到達,不是太多朋友鍾意。由熱門地關西大阪,至少人的山陰、山陽及四國,都是他的目標之一,「人生三十歲,想做一些特別的事。」
鄉郊地區,巴士班次稀疏,亦試過經歷意外。「有次去京都,一個比較遠的地方,叫伊根灣。睇完風景,離開時先發現巴士班次很少。」當時正值冬季,四周冇店鋪又冇人,只得他一個站在巴士站邊。「下一班車,要個多小時,唔知做咩好?」他想召的士,然而地方太遠,的士不會到達。
地方偏遠兼沒有旅行書介紹,為保平安,他事前準備做得更足。「喺香港搵定車程、時間表。好多資料要自己搵好先決定去。」他會參考日本人的網頁或當地的旅遊書,揀選地方再決定行程。加上與日本人語言溝通難,很多事要自行解決。「過程是辛苦,但是由計劃、實行至最後買紀念品,唔係好多人做到,整個過程有很大滿足感。」
年假全部用於旅行 一年飛八次

甚少在香港行山的青青,竟然愛上獨遊日本郊區。兩年內花 20萬元遊走日本。

作為打工仔的他,一年只得十四天假期,他為了完成遊日計劃,將所有假期用盡,「有時都係隔一個月就去一次。有次喺日本過海關,他拎住本護照問我,點解你去咁多次。」行程最長去九日,最短三日,「連埋公眾假期,請三日放九日,就會夾埋去一次。」過往長假期,他都不曾在香港。
青青指,去一轉日本,旅程不算輕鬆,「朋友話好似軍訓。」每日最遲七點起行,傍晚才回到市區酒店。「有時都要好清醒,因為錯過一班車,就沒有了一天的行程。」
十七次行程,均是坐廉航,不過因是熱門假期,機票不算便宜。「最貴是新年,九日九州,要七千元。」不過他直言,相比傳統公司動輒過萬的機票,廉航是合理價錢。
為了完成旅行,他做過兼職。試過一星期返足七日。幾年來,兼職儲了十三萬,全數支付旅費。兩年來,他花了廿萬,行勻日本的郊區。
至今他已完成計劃,踏足過不同的靚景。「比起吃喝玩樂,影到靚相的動力和滿足感大很多。」他又指,自己不會無止境旅行,未來會再儲錢,不過希望大家受他感染,「有夢想和理想,趁年輕未有家庭負擔就勇於完成。努力去達成理想。」
撰文:黎雅婷
攝影:葉漢華
news@nextdigital.com.hk

    文章標籤

    新聞耳目 快閃之旅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