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子知名度十分高,平常外出都總會吸引一眾粉絲偷拍,或者邀請一起合照。

壹號專題

呢個係網紅時代

贊助商連結

網絡大時代,透過互聯網傳送影像,造就了一批又一批的網絡紅人。
在中國大陸,網紅熱潮愈炒愈幟熱。無論是妙齡少女又或平庸大男孩,都爭相在網上世界賺錢,他們在社交平台直播自己的生活,有人唱歌有人跳舞有人以性感吸睛,甚至有人直播買菜煮飯。就算內容無聊乏味,依然有大批粉絲願意送禮,網紅隨時月入數十萬。
在香港,亦都有不少年輕網紅,可能本地不流行送禮打賞文化,直播玩意賺不了錢,他們有自己的玩法,無論是 YouTuber又或 KOL,他們都是自己製作短片,上載到社交平台,吸引觀眾吸引廣告商。
這批網絡紅人,他們拍的片都是主攻年輕人喜歡的玩意,打機去旅行教化妝購物吃喝,影片內容簡簡單單,但點擊率隨時十多二十萬。影片受歡迎多人看,就會商機無限。
拍片擺上網原來真的有錢賺,這班多是二十多歲的年輕網紅,利用網片開拓一片新天地,創造年薪過百萬的傳奇故事。

 

 

波子早前到冒險樂園做一日店長,大批小粉絲特意前來捧場。

本地的網絡紅人,真的頗受歡迎。本週日,記者和 YouTuber笑波子到商場走了一圈,短短數十分鐘,已有大批小朋友及年輕人走過來要求合照。亦有很多途人,舉起手機拍攝笑波子。
今天要問小學生長大的夢想,不是醫生不是律師,而是做笑波子。
笑波子(二十三歲)原名李煒樂,他在單親家庭成長,小時候過得一點也不快樂。小三時開始流連網吧,沉迷電子遊戲。有一天,母親氣得一拳打在玻璃窗上,他頓時醒覺,知道自己不能再這樣下去。
趕快畢業做網紅

在香港高等教育科技學院土木工程系畢業後,波子成為全職 YouTuber。

五年前,波子考入香港高等科技教育學院,修讀土木工程。這時,他開始拍片上載到 YouTube,頻道取名「笑波子」,「波子係我花名,而『笑』因為我想搞笑,將歡樂帶俾觀眾。」起初設立頻道,波子說只是玩味性質,他會拍些魔術教學,又拿學生有共鳴的話題調侃一番。他慢慢有一群忠實觀眾(他稱為波友)。兩年前,他決定快快把學位讀完,然後全心全意做網紅。
其後他愈來愈紅,拍片量也增加。他現在每日都會拍一至三條片,內容主要是遊戲、淘寶開箱、旅遊、挑戰等等,「開箱類影片最多人睇,平均有二十萬點擊率;反而遊戲類影片平均只有十萬。」假設他每日上載兩條影片,每條影片有十萬觀看次數,每一萬點擊率分紅港幣一百元,單是跟 YouTube拆賬,每月收入已有六萬。另外,波子替很多產品代言,遊戲、補習社,甚至美容產品都有,「依家年薪係過百萬。」網絡世界,為年輕人創造奇跡。
多小學生粉絲

波子很喜歡和寵物狗 Muffin在影片中互動,大受觀眾歡迎。

為了令觀眾看得過癮,波子說每條片都要左度右度,「觀眾鍾意睇別人『中伏』,所以我會挑選特別嘅產品介紹。我又喜歡挑戰別人未曾做過嘅事,例如喺街上用雨水洗頭,或者買輛遙控鏟泥車幫 Muffin(波子的狗)剷屎。」由於多小學生粉絲,波子喜歡到玩具店找題材,「如果我玩呢個疊塑膠椅子玩具,我會用真正嘅椅,睇吓能疊幾高。」
年長一輩不明白為何有人喜歡看別人打機,「睇人打機好過癮㗎,你自己玩,只能慢慢升級,但我哋會惡搞,幫故事配音。」他又謂母親以前亦不明白他在做什麼,更叫他正經找份工作,「 YouTube最紅嘅 Pewdiepie,隨便喺頻道上打個噴嚏,都可以年薪千萬甚至過億。或許將來, YouTuber係一個好普遍嘅職業。」
目前波子的頻道訂閱人數高達五十八萬,他的目標是一百萬,甚至衝出香港,「香港好多人都神經緊張,雖然我嘅『爛 gag』無深度訊息,但只要能令觀眾放鬆大笑就好。」網紅的首要條件,就是所拍的片令人看得開心。
馬桶浴缸也講一餐

Dai Wing很享受 YouTuber這份工作,因為自己喜歡拍什麼也可以,簡直是寓工作於娛樂。

「呢度有個大浴缸,超大嘅浴缸。夜晚喺度浸浴,好舒服。」二十五歲的鍾穎婷( Dai Wing)是一名 YouTuber,行街購物會拍片,吃喝玩樂會拍片,出外旅遊也會拍片。無論腋窩下、醫院阿婆或酒店馬桶浴缸,也會滔滔不絕說不停。然而,就是多人喜歡看。 Dai Wing在 YouTube有兩個頻道,講美容和生活,訂閱人數分別有十二萬和十萬多。
Dai Wing說自己喜歡拍片,「未做 YouTuber前,我去旅行或比賽都會拍片,自己剪輯配樂再擺上網,純粹作為留念。」一三年在香港知專設計學院畢業後, Dai Wing到小學教花式跳繩,其餘時間繼續做網紅,「開始時係拍購物同美容,都係女孩子喜歡睇嘅。半年後,觀眾覺得我玩得,就開多一個生活頻道,分享旅遊同食嘢。」
觀眾愛睇我受苦

Dai Wing(藍衫)一三年在香港知專設計學院畢業後,跑到小學教花式跳繩。

看她吃東西敷面膜,有什麼好看呢? Dai Wing解釋,可能觀眾覺得有人在熒幕上陪伴着他們,「如果啲食物難食,觀眾見我受苦嘅樣,會覺得惹笑。美味嘅,佢哋覺得好似有朋友跟自己分享好嘢。」而她的粉絲,多是大學和高中女生,「可能我比較有同性緣,而且我份人有點呆呆哋,節奏比較慢,可能男孩子唔喜歡我講嘢慢,哈哈哈。」
當時她每條片,平均超過兩萬人次觀看,有一定知名度,「會有品牌直接電郵聯絡我合作拍片,例如喺片中加入產品廣告,所以當時已經有收入。」薪酬數字, Dai Wing不肯透露。兩年前,有媒體公司更跟她簽約,「簽咗公司後,合作夥伴嘅品牌會比較大規模。會有跨媒體合作,例如拍電視廣告,或將我嘅片放喺旺角行人專用區大電視播放。」
月入十萬有可能

Dai Wing在 YouTube有兩個頻道,講美容和生活,訂閱人數分別有十二萬和十萬多。

網絡時代,網紅就如生金蛋的母雞,有人氣便會被經理人公司收歸旗下,再包裝推銷。 Dai Wing現在的網片,點擊率普遍超過十萬,「 YouTuber月入超過十萬,絕對有可能。」
今年九月, Dai Wing正式辭去教花式跳繩的工作,做個全職 YouTuber,「其實都考慮咗半年,最後覺得拍片真係好開心,所以揀咗做 YouTuber。」 Dai Wing又說,本地 YouTuber中,女孩子不是太多,她有信心在這個領域中站穩腳,「前景都睇好嘅,因為始終現在媒體比較常用,大家可以喺手機睇片,真係好方便。」未來日子,她預計會愈來愈多年輕人,希望變成網紅。
遊北韓片受歡迎

Auman喜愛旅遊,今年七月帶着女友直闖北韓首都平壤,其後剪輯成《 72小時北韓遊記》,成為網上熱話。

今年七月時, YouTuber Auman帶着女友 Candy,由香港乘飛機到北京,在北京轉火車去丹東,再由丹東坐火車去北韓首都平壤。長途跋涉, Auman兩人終於進入了這個神秘國度。
他回來後,將在北韓所拍下的種種景象,剪輯成《 72小時北韓遊記》兩條片上傳至 YouTube,引來極大回響,不但點擊率高達六十萬,傳媒還爭相採訪他。 Auman憑這條片一舉成名。網絡世界就是這樣,一瞬間改變人的命運。
給自己一年時間
Auman一年前在中大法律系畢業,因為成績未如理想,不能續讀法律專業文憑。他開始思考未來人生,有什麼事情會令自己感到驕傲的呢?「除咗中大法律呢四個字之外,就係我嘅 YouTube頻道。」年輕就是本錢,他決定給自己一年時間,嘗試在網絡世界中尋找自己的價值,全職做一個 YouTuber。
人人都會拍片,任何人都可以做網紅,怎樣在網絡世界中生存,是首要的考慮。 Auman覺得,這幾年本地網片有不少轉變,「 Gaming(打機)嘅 YouTuber大受歡迎,但我又唔想因應市場大環境需求而隨波逐流。」於是,他主打旅遊吹水分享生活軼事,同樣能夠餬口。
短片熱爆收入增

Auman和友人合租一個位於葵涌工廠大廈的小單位作 studio,每人租金三千元。

因為《北韓遊記》短片, Auman一下子爆紅,收入自然增加。 YouTube給他的分紅多了,加上影片的植入式廣告和出席品牌活動也多了,有時候又會接些 freelance製作,「最高峰試過月入六、七萬,都滿足㗎啦。」十六歲在英國讀書時,已拍片擺上網的 Auman,沒想過這玩意會成為賺錢的職業。
全職做了一年 YouTuber, Auman覺得自己剛剛合格,目前還沒有想好往後應否繼續下去,「呢一年心好累,每日都係自己一個,重複相同嘅工作。」面對變幻莫測的網絡世代,究竟如何持續熱情?他仍在尋找答案。
《壹週刊》二○一四年曾訪問在 YouTube界彈起的熊仔頭和 Ming仔,三年多過去,他們仍活躍拍片做網紅,過程中對網絡文化有更深刻體會。
享受自主度

YouTuber熊仔頭嬲爆指,現在拍片文化單一,大都是直播打機片。

網紅「熊仔頭」和「藍仔頭」創立頻道 FHProdiction,三年前已有廿多萬訂戶,現在訂閱人數多了一倍,多過五十萬訂戶,每條片閒閒哋都有五六十萬點擊率。二人沒有經理人,而是自組公司,熊仔頭說:「所有經理人公司嘅重點,客戶永遠係最大,從生意角度上係冇錯。但 YouTube係靠觀眾的數量,觀眾永遠是第一,咁先能增長財富。」
熊仔頭放棄在城市大學副學士課程,父母當然不同意,但無奈接受,「父母心態上同以前唔同,因為我有家用,仲要穩定加上去,佢哋知我鍾意做 YouTuber。」既然賺到錢,會否考慮買樓,熊仔頭搞爛 gag:「唔好話炒樓,我而家炒個腫瘤都冇錢炒。」
KOL
熊仔頭抗拒被稱 KOL( Key Opinion Leader意見領導者),同時他很嚮往三年前的 YouTube文化,他說:「百花齊放本是 YouTube文化,也是香港很好的文化,但呢幾年只剩下 Vlog和直播打機,令到愈來愈少人看 YouTube。」
鬧爆 YouTube單一化

熊仔頭在 YouTube訂閱量超過五十萬人。

他指 Vlogger拍片的內容無聊兼空洞:「 Vlogger出街去旺角,就咁影自己行程,例如餐飯好唔好食,又或者去活動,講吓活動的感受,咁就出一條片。」
「如果你想有 view數,有 YouTube分紅,你信我啦,拍 Vlog和直播打機我包你搵到食,但若果好似我呢啲屎忽鬼,鍾意拍自己想拍的東西,咁就唔好諗賺錢啦。我直接講,拍 Vlog同打機就算唔多人睇,每條片有一至二萬點擊率,每日出一條片,一個月至少賺到二萬幾三萬蚊,若果有埋廣告收入的話,每月收入係好驚人。」
現年廿五歲的熊仔頭變得老氣橫秋,「人老咗,想拍一些充滿香港味嘅事情,我自己鍾意《歲月神偷》呢類型重香港味嘅片。」不過 YouTube的片大都講求直接、刺激觀眾視覺,不太有深度,相反熊仔頭風格變得愈來愈高深,出片量減少,他直言預期廣告收入會減少。
月薪廿五萬

Ming仔是香港最受歡迎的 YouTuber之一,早前他向法庭入稟,指前經理人公司違約,沒有支付每月廿五萬元薪金。

另一個網紅 Ming仔,近期一系列旅遊節目深受網民追捧,而他五月登上港聞法庭版,話說他向前經理人公司追討損失,指對方毀約, Ming仔指與前經理人簽了兩年合約,對方保證每月人工廿五萬元。
Ming仔指仍與對方打官司,所以不評論案件,他說現在是:「夠生活俾到家用,照顧到屋企照顧到自己,發展一路向好。」
三年前,記者上 Ming仔位於九龍城過千呎的辦公室,當時他剛剛向朋友承租單位,膽粗粗搏一鋪,本來他怕冇錢交租,現在看來生意已上軌道,最近業主適度加租,他說:「香港有好多無形嘅嘢逼我努力工作,例如辦公室租金,別人對我嘅要求,市場上競爭,最重要係我搵到喜愛與享受嘅工作。」
別為 sponsor做網紅

三年前訪問 Ming仔,他位於九龍城的辦公室仍空空如也。

坊間以為,只要有手機,懂電腦剪片,便可以成為網紅,成本近乎是零。
「很多人想做 YouTuber,可能以為好容易出名,會有好多贊助商,但我覺得呢個觀念好錯,要做一個成功 YouTuber,首先要熱愛拍片,如果一開頭係諗點樣賺錢,從一個商業角度去諗呢件事,唔係唔得,除非你好有天分。」
「我大部分放上網嘅旅行片無贊助嘅,八、九成係自資。近期多咗贊助商問我,但我最着重保持自主性,唔會因為商業元素而影響拍片風格。」
頹廢
Ming仔在加拿大長大,他說若果繼續在當地生活,肯定會變成廢青。
他說:「我拍 YouTube之前係好頹廢,做人漫無目的,我在加拿大長大,係好悶㗎,其實而家正值發展事業嘅年齡,加拿大確實不是太適合,若果我退休我會選擇返去,但若果講工作,當地係會養懶人㗎。」
Ming仔堅持每星期出一條片,「自由度是 YouTuber嚮往的事情,我就是可以彈性上班,自己去編排工作,但正正要很自律,因為沒有人督促和管理。」
Ming仔指愈來愈多人接受 YouTuber,他說:「我過海關時,需要申報自己職業,關員問我的職業,我會說自己是 YouTuber。」
廣告商愛用網紅

Yoko說近兩、三年來,愈來愈多廣告客戶,喜歡選用網紅推廣產品。

自從有了智能電話,整個媒體模式出現翻天巨變。紙媒衰落網媒興起,廣告模式也逐漸轉變,「其實五、六年前開始,客戶要求落喺報紙雜誌嘅廣告,已經開始減少,個戰場已搬咗去網絡世界。」市場推廣公司負責人黃可盈說。
Yoko(黃之洋名)表示,兩、三年前開始,廣告客戶更開始喜歡選用網紅 KOL來推銷產品,「因為可以利用 Facebook同 YouTube平台,再不斷分享出去。網紅覆蓋面好廣泛,全世界都睇到。」她又說,以網紅去推銷產品,亦方便分析數據,「可以知道條片幾時有人睇過,乜嘢人睇過,係男定係女,呢啲全部可以計算。」
另外, Yoko又說用網紅推銷產品,可以更快傳遞資訊,「香港人習慣快,會一窩蜂去買一樣產品,一窩蜂去吸收資訊。用網紅拍片推銷產品最直接,因為人人都會上網睇片,而網片可以有即時反應,有一種互動,客戶可以好快睇到消費者嘅反應。」她又說現在很多化妝和運動產品,都會和網紅合作。
撰文:黃心悅、程志康、陳慧瑩
攝影:王晴、海江田
news@nextdigital.com.hk

    文章標籤

    壹號專題 呢個係網紅時代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