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恩佳的大浪灣道 8號大屋連花園平台佔地超過二萬多呎,他曾向傳媒表示,在八八年買入大屋後,一直進行裝修超過十六年,單單裝修費就使了超過二千萬元,比買入價更高。

壹號頭條

僭建大王 九億石澳大宅僭足 15年

贊助商連結

《壹週刊》調查發現,有富豪大宅僭足十五年,政府卻從未要求業主清拆。富豪聚居地石澳大浪灣道的 8號屋,由有儒商之稱的孔教學院院長湯恩佳持有,估值達九億元,裡面放滿大大小小的孔子像。
從航拍圖片所見,其「孔子屋」竟有多達四個僭建物,包括屋頂一個面積逾六百呎,名為「天人合一閣」的觀星玻璃屋,有嚴重安全隱患。湯恩佳十多年前開放大宅予傳媒參觀,翻查當時照片,僭建早已存在。
本刊同時發現,現由其家屬持有的汀九別墅,亦以「長期短租」形式在官地上建花園和羽毛球場超過十四年。
這名孔教領袖自稱四歲起就飽讀聖賢書,但早在○六年本刊就已踢爆其名下或其公司發展的多幢物業,出現僭建天台屋,更曾釀成三級大火,險些造成人命傷亡。孔曰:「吾日三省吾身。」
然而,湯恩佳至今未有對名下物業進行檢討,屋宇署亦任由未被揭露的僭建問題存在至今。君子坦蕩蕩,本週一,記者往上址找他回應,湯恩佳本人卻不欲接受訪問。

 

 

《壹週刊》名人版○三年亦曾參觀湯恩佳的石澳大屋,當時「天人合一閣」玻璃屋已經建成,地板的玻璃正是大屋落成時的天窗。

石澳大浪灣道一帶的豪宅,在港英時代長期被用作英資大班屋。其中,做染料生意出身的孔教學院院長湯恩佳,早在八八年就向原來的洋人屋主以一千三百八十萬元買入 8號大屋,是當年少有的華人業主。大宅兩層高、屋頂以綠色瓦片鋪成,充滿中式風味,與附近的石澳大班屋截然不同。記者核對圖則發現大宅上竟有多處僭建物,最少存在十五年未被屋宇署發現。
該大宅被綠樹包圍,花園平台上除有個大泳池外,還有支白色旗杆懸掛了特區區旗。湯恩佳把大宅化身為「孔子屋」,裡裡外外放置了多尊孔子像用來敬拜。在其屋頂之上,除了有一條由石磚砌成,配以四角攢尖瓦頂的煙囪狀構築物外,還有一個面積約六百五十呎,完全密封的長方形玻璃屋,其天花由三十塊長方形玻璃組成。從航拍影像所見,玻璃屋內有個估計供奉着孔子像的神壇,還有座大型望遠鏡以及一張吊床,屋主可以優哉游哉躺在吊床上欣賞港島南區的寧靜星空,亦可透過望遠鏡觀察星宿變動。
一間屋六處違法
翻查屋宇署的建築圖則,此玻璃屋本來並不存在。現時玻璃屋的地板,本屬大宅的屋頂,設有四條條狀的玻璃天窗為室內採光,從航拍圖片中仍清晰可見。建築測量師謝志堅指,在本屬天窗的屋頂之上加建活動空間,會有嚴重的安全隱患:「一個天窗理論上冇人可以到達,亦都唔預算你可以擺啲重量上去。如果將佢改為室內用途,重量冇辦法預算,擺任何嘢上去都可能會有結構性上嘅安全問題。而且本身玻璃構建物,喺重量同風力計算上都好嚴格,如果(玻璃屋)個安全設計做得唔好,有機會會冧,打風嗰陣吹走。」
翻查資料,湯恩佳曾於○二年讓傳媒造訪其大宅,「大晒」裡面的奢華裝修和珍藏。當時天台玻璃屋已經存在,湯恩佳稱之為「天人合一閣」,聲稱以防彈玻璃建造,內裡設望遠鏡是想學孔子做到「天人合一」:「仰觀宇宙之大,俯視萬物之盛,先可以及時自省。」大屋內單單大廳就有五個,當中有個「孔子廳」用作舉行孔教的會議或「孔聖誕」派對,睡房更多達二十個。
除了屋頂玻璃屋,大屋另有三處加建:煙囪狀構築物上的四角瓦頂在圖則內並不存在;屋主在大宅北面的二樓露台上,又築起了一個較小的玻璃屋,估計用作雜物室;而花園平台的泳池旁邊,本來有一條露天樓梯直通二樓東面的露台位置,但該樓梯亦加建了玻璃頂使其變成室內空間,抵擋風雨。此大宅七六年底建成,獲發佔用許可證之後,從未有人向署方入紙申請進行任何改建工程。換言之,以上四個加建物均屬僭建。
大宅亦曾被揭發有霸佔官地的情況。一一年,《蘋果日報》揭發在石澳有六間大宅,在只擁有通行權的道路上建大閘,被地政總署要求在十四日內拆除違契設施,當中包括大浪灣道 8號。湯恩佳雖然最終將大閘拆除,但當時他對傳媒表示,原先為免閒雜人等接近大屋,安裝大閘「好合理」,又指自己如果打官司保住大閘「贏面都好高」,全無悔意。另外,當時大宅旁邊的私人羽毛球場亦是非法佔用官地建成,地政總署亦曾發信要求身為香港羽毛球總會會長的湯恩佳立即停佔官地。現時航拍所見,該羽毛球場已經荒廢。

一九九三年,大浪灣道 8號屋仍未加建各個玻璃屋前的模樣。

梁振英近年經常出席孔聖誕慶祝大典,更獲湯恩佳(中)親自招呼。他一二年競選特首之時,就承諾設立孔教日,獲七名孔教選委提名支持,最終在一四年兌現競選承諾,將每年九月的第三個週日定為「香港孔聖誕日」。(《蘋果日報》圖片)
官地泳池變球場
現年八十三歲的湯恩佳四七年由內地來港後,到姑丈余伯玖(余錦基之父)的染料公司做學徒,五十年代創立了自己的染料公司,包攬了大部分毛巾廠訂單。到六十年代,更轉移投資物業及股票,曾經買入多幅地皮發展成住宅或者商廈出售大賺,包括深水埗佳成大廈、油麻地恩佳大廈和中環的佳德商業大廈等。七十年代又買入荃灣汀九泳灘旁的雅信苑和玫瑰別墅兩幢獨立屋,當中雅信苑在九四年轉售予第一任妻子湯劉素卿及其四名子女,而玫瑰別墅則由其家族公司持有。現時其名下物業遍布港、九及新界,估計市值最少二十億元。
他不但投資有道,又懂得「物盡其用」。記者翻查地政總署的地段索引圖,發現由其家屬持有的雅信苑的花園及羽毛球場,以及接近青山公路一邊的斜坡平台,均是以短期租約形式向政府租用,涉及七百五十四平方米用地,地皮面積比雅信苑本身更大。現時兩層高的雅信苑仍然有人居住,屋前的超大草地花園,種有兩棵比大屋本身還要高近一倍的椰樹,甚有熱帶風情。花園前方有條樓梯,向下通往海灘旁邊的石屎地羽毛球場。
早前,本土研究社整理出多個本港富豪,以短期租約形式,長年佔用官地作私人後花園,免卻買地的巨款,亦揭示地政總署長期縱容富豪濫用條例漏洞,將公家地據為己有。根據 Google Earth的衞星圖像,雅信苑的花園和球場早於○三年起已經存在,估計當時業主已經以短期租約形式,不斷續租至今最少十四年。更離奇的是,地段索引圖標示「羽毛球場」的位置用途為「泳池」,有擅自更改用途之嫌。地政總署回覆指正根據《土地條例》進行調查和跟進。

湯恩佳(中)曾向傳媒表示,「只要接受、信儒家思想」的人,即是孔教信徒。但香港的實際信徒人數則無從稽考。(《蘋果日報》圖片)

湯恩佳的石澳大屋內部裝修十分奢華,而且滿布由各地收集得來的名貴古董和藝術品。
問題建築遍港九
○六年初,由湯恩佳名下公司發展的油麻地恩佳大廈,其中一間天台屋發生三級大火,更波及由湯恩佳轉贈予其弟的另一間天台屋。隨後《壹週刊》以「 5.6億僭建大王」為題,揭發多幢由他興建或購入的大廈均有僭建天台屋。記者重新造訪這些大廈,發現恩佳大廈的天台屋已經消失,而現時仍由其家族公司持有的尖沙咀金巴利道四十二至四十四號天台,在 44號的一邊依然有天台屋存在,而且有人居住。
湯恩佳擔任院長逾三十年的孔教學院,在選舉委員會的宗教界界別中擁有十席,有一定政治本錢。本身是選委之一的湯恩佳,今年特首選舉就捆綁十名選委一致提名林鄭月娥。孔教學院的立場一直偏向親建制,○九年湯恩佳曾在山東一個研討會發表演講,指:「(香港孔教)從來都是一心一意愛國愛港的宗教團體,立場從未搖擺……我們從沒有對黨有負面的影響,也沒有貪圖國家一分錢。」極力向中共獻媚。一四年佔領運動期間,又向孔教學院屬下的中學發家長信,表明學生若因參與佔領而缺席,即使事前已遞信請事假,學生亦會視為曠課及面臨紀律處分,另外又向學生發通告禁止在校內討論政治和佩戴黃絲帶。打着「萬世師表」的旗號辦學,但自己卻其身不正。

現時由湯恩佳家人持有的青山公路汀九段雅信苑(箭嘴示),屋前的花園和球場地皮皆以短期租約向政府租用。

○六年初,由湯恩佳斥資興建的油麻地恩佳大廈天台屋發生三級大火,起火單位的時任業主是夏國璋龍獅團的主席夏德建。現時湯恩佳仍持有該幢住宅地下的鋪位。(《蘋果日報》圖片)

孔教學院現時在香港經營兩間學校,當中大成小學曾收容違法逾期居留的內地男孩肖友懷。本土派到學校門前抗議時,一名女生在門前哭訴:「犯法又點喎?」這句話,湯院長聽完會否感同身受?(《蘋果日報》圖片)
撰文:關冠麒
攝影:胡智堅
news@nextdigital.com.hk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