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擋專政

只差那輕輕一推的香港( 2017/9/14)

贊助商連結

最近重看 Christopher Nolan的《 The Dark Knight》;這套 2008年的戲,我大大話話看了十次八次。曾經有段日子,我覺得 Nolan的代表作是《 Inception》。但漸漸我發覺,《 Inception》將符號、心理學和電影理論「扭」得太多,反而整套戲的人物就只有 Cobb的設計有故事性,其他的都只是蜻蜓點水,輕輕帶過。畢竟,整套戲都是 Cobb的夢境,其他角色都只是心理投像吧。

 


《 The Dark Knight》的人物設計,反而更加深刻,人物關係布局,也更加複雜。大家記得電影的開場嗎?六個小丑裝扮的劫匪,竟然打黑幫銀行的主意;結果五個劫匪都因為籠裡雞作反,逐一被幹掉,最後剩低 Joker一人獨吞黑幫的所有存款。
Joker是一個為了錢殺人不眨眼的歹角,就是這麼簡單嗎?不。其實只要觀眾細心留意,故事一直發展下去, Joker是用自己的方法,完成 Batman處理不了的問題。黑幫雖然被 Batman逼到「無啖好食」,但至少可以在光天化日之下做合法的勾當,但是 Joker似是隨機的恐怖襲擊,卻令到黑幫反抗又不是,團結又不能; Joker甚至乎連串通黑幫的警署也用人肉炸彈解決,一乾二淨。
話說 Batman雖然是英雄,其實對葛咸城一樣是感到有心無力。記得有一幕在停車場,黑幫和 Scarecrow交易,有一班偽 Batmen自以為在替天行道,儆惡懲奸。結果 Batman除了要處理黑幫和 Scarecrow,更加要將這些業餘 vigilantes拘捕。
Batman究竟是為了保護這些英雄主義上腦的狂熱分子,免得他們自己日後傷害自己?還是本着「違法就要受制裁」的精神,連 vigilantes也要繩之以法?事實上, Batman知道自己不是好的榜樣,除暴安良也不是靠戴着面具的精神領袖,所以他希望 Harvey Dent可以成為葛咸城的白武士,在日光之下處理罪行。
Harvey Dent本來只是個帶點過分自信的正常人,他的那句座右銘 I make my own luck,卻出賣了他其實也不是完全光明磊落的陰暗面。諷刺是當 Joker殺死 Rachel Dawes也毀了 Dent半邊面之後, Dent卻變成了 Two-Face,應了「型到盡頭便是柒」的詛咒,也變成了以暴易暴有仇報仇的躁鬱症患者。
最後 Joker將整個葛咸城都送到囚禁在兩艘船上;一艘船全部都是囚犯,另一艘是其他人。兩艘船各自有一個引爆器,可以將另一艘船炸毀。若然在子夜之前兩艘船都未被炸毀, Joker便將兩艘船都同時炸毀。很博弈論的情節吧?
就只差那一點點,他幾乎可以用事實證明,沒有誰比誰更正義。最終,當然大團圓結局,我也不知道這是否《 The Dark Knight》的敗筆。但是, Why so serious?
為何無端白事拿一套九年前上映的電影寫評論?無他,近來香港發生的事,我真的不想再多講了,反正大家心裡已有判斷,對嗎?
話說回頭,今時今日重看這齣經典作品,我忽然又多了點感悟。自以為在執行公義,以暴易暴,改變世界的人,是否或多或少都有點心理毛病?我不是說世間沒有正邪善惡,但個人喜惡愛恨,難道就是賞善罰惡標準?究竟什麼人才會認為自己是公義化身?自我膨脹的背後,又是否在掩飾逃避某些個人缺失?
當前的香港,我會借用 Joker最後一幕的對白去形容: Madness, as you know, is like gravity. All it takes is a little push.


李兆富,筆名利世民,時事評論作家、出版人。
作者 Facebook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leesimon.hk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