艷尼釋智定闊佬懶理醜聞纏身,繼續居住在定慧寺,表現強悍。

壹號頭條

艷尼悍戰翁靜晶

贊助商連結

自二○一五年大埔定慧寺董事翁靜晶踢爆艷尼釋智定假結婚、侵吞寺廟捐款,雙方惡戰連場,翁靜晶向法庭入稟追討艷尼侵吞的捐款,又不時主動到定慧寺「辣更」,慎防艷尼大搞法會斂財,去年雙方人馬在定慧寺交鋒,引起混亂,其間翁靜晶稱被艷尼掌摑。
十一年前本刊影到艷尼釋智定的容貌,當時她皮膚白皙,保養得宜,笑時含羞答答,但上星期,釋智定猶如戰狼上身,當翁靜晶上定慧寺阻止她搞法會,釋智定表現強悍,加上身形較以往健碩,皮膚曬黑了,她怒目而視翁靜晶。
你有你追討,早年與和尚結婚的釋智定闊佬懶理,繼續住在定慧寺內,賴死唔走,平時出街照樣周身名牌。不肯搬走,當然有理由,艷尼可以藉着做法事、拿香油錢賺錢。
一波未平,定慧寺又橫生枝節,上月翁靜晶發現,該寺一個中國銀行凍結的戶口,竟然離奇被人提取十六萬八千多元,銀行事隔半個月仍不肯回覆,誰人取走存款,成為翁靜晶當下最主要追擊方向。

 

 

定慧寺董事翁靜晶稱就算傾家蕩產,她會以法律行動解決定慧寺問題。

農曆七月十四鬼節,定慧寺舉行一連三日盂蘭盆節的廟會,被指斂財侵吞公款的釋智定依然冇有怕,繼續大搞法會收取信眾捐獻。
據知情人士透露,雖然寺廟銀行戶口被凍結,但佛門中人每月仍有其他現金來源,「幫人做法事搞法會收入少則十萬元,多則五、六十萬元,甚至一百萬元,一般法事講明只收現金。」
定慧寺董事翁靜晶上星期二也有到場,呼籲信眾不要被騙,她說法會的收入可能會落入非法人士手中,更指法會有可能聘用黑工當法師。
雙方在門外紮馬,警員到場了解,釋智定兇神惡煞,不讓翁靜晶內進。
屋頂塌下

已婚艷尼不改貪好名牌本性,腳上的 Y3波鞋超過三千元,她經常用粉紅色 iPhone煲電話粥。

定慧寺日久失修,自○五年起當住持的釋智定,一直是寺廟的最高話事人,藉着寺廟破舊,要求信眾捐錢救寺,當初翁靜晶也以為定慧寺窮得沒有經費維修,於是捐了十萬元給釋智定,誰知釋智定當住持十年,廟內積存的經費由高峰七百多萬元,一度搾乾至數十萬元。
日久失修,定慧寺其中一處屋頂已塌下,寺廟中間穿了一個窿,無遮無擋風雨直入,早前十號風球、黑雨連環襲港,未知釋智定有何「妙法」化解風雨來襲,但寺廟內部結構想必難以承受強風豪雨,隨時有倒塌危險。
艷尼的金蛋

艷尼住在定慧寺內,身旁有男友人(開傘者)保護,當時艷尼反拍翁靜晶。

釋智定形象破產,但她仍死守定慧寺寸步不離,如此強悍,其他善信深信寺廟仍可以賺大錢。
翁靜晶就說,不計捐獻,主要財源就是做法事。「釋智定這兩年內不斷在定慧寺內做法事,她不斷派傳單給居民,以及經常去寺廟參拜的善信,叫他們捐款,因為有些善信幾十年來參拜,已成為習慣。佛誕、盂蘭法會牌位收二百元,最貴收一萬元。」
翁靜晶估計,每場法事收入最少十萬元,加上她仍會替人打齋,根本不愁每個月收入。
加上近年陰宅渴市,不少寺廟大搞骨灰龕生意,如荃灣竹林禪院,縱然定慧寺曾被地政署指違規經營骨灰龕位,但難保政府日後批准定慧寺改變土地用途,到時定慧寺便成為一棵大搖錢樹,所以釋智定更加堅守不放。
凍結戶口離奇失款
自從翁靜晶爆出「佛門醜聞」後,為防止銀行善款再被人濫用,翁靜晶早已去信銀行要求凍結戶口,她指銀行、警方也向她先後確認,定慧寺銀行戶口已被凍結,甚至釋智定曾出律師信「請求」,要求翁解凍戶口以支取生活費,可見凍結行動有效,故翁靜晶深信銀行存款不會被動用。
「定慧寺其中一個中國銀行戶口,戶口內有四百五十多萬元,信託戶口除了維修寺廟之外,不可作其他用途,戶口一定要兩個人共同簽名,才可從戶口取錢,其中一個可簽名的是釋智定,另一個便是我。」翁靜晶說。
「這個戶口所有的捐款,都有特別的慈善收據,有收據列印只作維修用途,只有一個用途,只作維修的,二○一五年三月開始,在我的廣泛呼籲之下,原本戶口沒有錢,去到九月份,戶口增長至四百五十多萬元,這些都是大眾市民響應籌建寺廟重修而捐款的。」她補充。
上月,律師要求翁靜晶列明定慧寺的存款,於是她派律師樓職員去中銀打簿,「點知一打簿,就看到二○一五年十月至二○一六年十月期間,被人提走十六萬八千元。」翁摸不着頭腦,明明戶口被凍結,又何故有錢不翼而飛。
「銀行三番四次確認,加上警察也話俾我哋聽,銀行是凍結的,點解銀行戶口凍結下能被人提取咁多錢?」她說真是怪事了。
翁靜晶同時投訴,大埔警署處理手法不夠專業。「雖然他們從銀行拿取月結單、周年財務報表調查,但探員跟我講,佢哋無辦法明白當中的數字,第一所有文件是英文,加上資料是會計數目,他們無辦法有如此能力去審核會計賬目。唯一可了解會計賬目出問題的部門,就是商業罪案調查科的法證和核數部門。」
翁靜晶表示對事件感到無奈,雖然自己已盡力在佛門除妖,但政府和銀行卻不「給力」,一則中國銀行遲遲不肯回覆「失錢事件」調查結果,二則警方內部沒有轉介案件與相關部門調查。

定慧寺中國銀行「簿仔」由翁靜晶一方保管,她指戶口自一五年十月被凍結,所以沒有打簿,豈料有人前後多次提取十六萬八千多元,讓她極為震驚。

翁靜晶兩年來多次向中銀發律師信,向銀行指示定慧寺戶口要保持凍結,不能讓人提取金錢,翁稱銀行職員曾確認指示。
艷尼愛名牌

翁靜晶上星期二得知艷尼搞盂蘭盆節法會,立刻到場勸喻信眾不要受騙,事件最終要警員到場調停。

五十歲的釋智定曾三度結婚,她出家前嫁任職貨車司機的香港人,順利攞到香港身份證,○二年她出家,是寶蓮寺第六任住持「初慧大和尚」唯一入室女弟子,短短三年,初慧便將定慧寺住持一職授予釋智定,大權在握之後,她先後兩度與和尚結婚,釋智定至今仍是已婚婦人。
本刊連日追訪釋智定,她為了掩人耳目,平日出街由頭冚到落腳,戴帽和口罩,全身黑衣出街,但她仍犯戒愛好名牌,腳上的波鞋是名牌「 Y3」,閒閒哋盛惠三千元一對,她手機用粉紅色 iPhone。
本刊十一年前跟蹤她時,當時她仍風華正茂,還喜歡去挑選名牌內衣,甚是緊張自己身形。
她曾聘用外籍工人服侍自己,現在有一名只講普通話的婦人長居廟內,婦人平日穿著水鞋,拉着手推車在寺廟工作,記者表示想找釋智定訪問,她兇惡地說:「不在!」
記者曾致電釋智定訪問,她以有鄉音的廣東話說:「唔好玩(搵)我,唔方便。」便匆忙掛線。
賬目混亂

定慧寺被艷尼搾乾經費,日久失修,寺廟中間的天花已塌下,落大雨肯定會水浸定慧寺,恐成危樓。

定慧寺在二○一五年爆出醜聞,釋智定便沒有找會計師核數。定慧寺作為慈善團體,釋智定胡亂揮霍幾乎搾乾定慧寺。如一三年寺廟收入一百八十九萬多元,她可以超支使突,令定慧寺錄得赤字三萬四千多元,一四年寺廟香油錢同樣有一百八十四萬多元,但寺廟「交際費」離譜地支出了二十四萬多元,而「宗教及節日費用」更是八十一萬元。
翁靜晶早就踢爆,她向法師及義工派發十二萬元利是錢,數目便被人撥入宗教及節日費用,釋智定又會向內地寺廟捐款,少則數萬,多則十萬元,全部以手寫單支付無法追蹤,令人懷疑有人想轉移寺廟財產。
釋智定又以寺廟經費購買價值二千七百元矯形胸圍、化妝品、護膚品的款項,統統列入寺廟開支。
會計師黎家祥胡亂核數,法例規定慈善團體的董事不能支薪,但黎家祥照批核董事領取薪酬,早前會計師公會展開紀律聆訊,裁定黎家祥專業失德,吊銷牌照一年。
定慧寺官司一再拖延,釋智定有恃無恐以住持身份自居,翁靜晶聲言不惜賣樓也要以法律行動解決,早前她復出做律師,撲水打官司,法庭一日未有定案,雙方仍繼續苦戰。
佛門惡戰,艷尼悍戰翁靜晶,戲碼高潮仍是一浪接一浪。
撰文:陳慧瑩
攝影:韋平、王晴、海江田
news@nextdigital.com.hk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