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圖:詹震寰

坐看雲起時

賭香港前途

贊助商連結

黃之鋒等「雙學三子」被政治任命的律政司司長堅持覆核,上訴庭配合,判處入獄。特首林鄭月娥否認是一場「政治檢控」。


然而否認有幾多效果?美國國會、德國政府、紐約時報等,熟悉普通法和西方法治的機構,還有英國前外相、現任上議院勳爵的聶偉敬;上議院勳爵彭定康等,一致認為此一判決和檢控是一套政治行為。
所謂司法獨立是西方和英國發明的。香港只是英國一百五十多年來培育的一個小殖民地,現在「當家作主」,學着英國人的腔調,也自稱「司法獨立」,但是在關鍵時刻,似不必教老母雞怎樣生蛋。始創司法獨立的前宗主國,對於前殖民地土著翻身作主人後聲稱繼承奉行的「法治」之檢控和判決,才擁有最後的判斷權威。
正如美國的麥當勞或星巴克,總部和母公司不是在紐約就是洛杉磯。設想河南鄭州一個民企生意人申請了星巴克或麥當勞的一個 Franchise(專營權),也打着同一副招牌開張營業。
但美國總部頒令的專營權有種種條件,包括廚房衞生。若專營權的持有戶,廚房出了一堆蟑螂,麥當勞從美國總部派人來一看,認定為不衞生,但持有專營權的那個土著專營戶,不可以說蟑螂只是一種昆蟲,國情不同,我們這裡出現蟑螂很正常,這是你們西方人對於這種昆蟲有偏見。
官司若打到荷蘭海牙國際法庭,或打到月球,法官一定相信麥當勞的總公司,指你違反專營條件。
所以林鄭月娥提出的申辯在人類學的角度並無意義。政治檢控、政治判決是篤定的。但算不算政治迫害,這一點帶有感性成分,這一點我不反對林鄭。「政治迫害」與否,端看當時的政治立場。英國殖民政府囚禁甘地的時候,對於主審法官也按當年的殖民地,顛覆法律懲處,也自稱毫無政治性,囚禁甘地亦非政治迫害。但一九四八年英國決定撤出,道德標準顛覆過來,走出監獄的甘地,活脫脫就是政治迫害的民族英雄。中國人說「成王敗寇」百分百就是這個意思。
倒是特區政府奉中國之命,日後敢不敢對「佔中」大小涉事頭面人物共數十人如何檢控,而到上訴庭大法官又如何遵循此一先例,全部懲處判入監牢?這才是香港特區挑戰西方國際社會的一場豪賭。
賭什麼?賭以英美為首的西方,長期由貪婪的金融精英和人文左膠影響把持,眼中只有中國市場的利潤,不再理會「中英聯合聲明」簽署的香港交還中國的專營條件,也不把香港的年輕一代的華人當做與西方人一樣,同樣擁有民主投票權。
若今後十年英美歐洲政府認為中國的市場更重要,黃皮膚的亞洲人,包括華人,其民主自由權益可以用來交換,則林鄭根據習近平二○○八年訪港時「三權合作」的政治精神,今後一切政治檢控,大腳交波,由上訴庭或其他法官接應傳中作政治判決,則香港特區法治政治化,甚至出現真的政治犯,也不是沒有可能。
在國際層面上,這是一場中西方的博弈。中國決定不再「韜光養晦」,而是四周主動出擊,顛覆國際慣例,改變三百年來西方人定下的規矩,決定以中國的一套法則取代歐洲自哥倫布航海之後逐步形成的文明法則。
此一前所未有的巨大野心,正在引起西方警惕。但歐美政府軟弱,缺乏領袖人才,真正的「精英」不是轉往拍影視劇集就是到華爾街賺大錢。西方各國的領袖學出現真空狀態,加拿大、法國、英美的金馬倫和奧巴馬,十年來小鮮肉輪番登場,好像選俊男一樣。左膠叫囂,在美國拆毀李將軍石像,在英國則企圖搗毀倫敦特加法加的尼爾遜上將石像,蛀蟲在內部產生大量繁殖。西方這兩年出現內部崩潰的徵兆。中國此時不出擊更待何時?
香港「雙學三子」的判決,不管喜歡與否,在此一大氣候之中,只是颱風捲起的一塊樹葉。香港人要看得遠一些,不必再爭拗刑期之長短或是不是政治迫害。事到如今,玩文字遊戲毫無意義,香港是世界上中西方角力的其中一個小戰場,其他的戰場或在南中國海,或在紐約交易所,或在郭文貴與中國高層罵戰的網絡,這是一場尚未血刃的第三次世界大戰,香港只是其中一個小戰場。
香港的泛民多年來意志消沉,手法老套,「抗爭」的方式前不巴村、後不着店,乃出現了年輕人後來居上,但激烈的手段又不為「老鬼」所接受。此一形勢就像西方政府的縮影:奧巴馬、文翠珊、默克萊夫人,對於伊斯蘭世界的移民,以及其附帶的恐怖主義,不也就是如此進退失據嗎?
這是西方所謂「自由主義」開到荼䕷的全球化現象:失去記憶、缺乏史觀,猶豫不決,左右不討好。正是莎劇「王子復仇記」裡主角成為悲劇角色的全部人性弱點。
一場全球的賭博開始了。
(陶傑)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