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隊辯論隊各自有不同位置: Kenway(右一)以前身兼主辯和結辯, Kenneth(右二)和阿佇(左一)就主要做第一副辯,阿聰(左二)就是隊中的二副。而大學時代才參加鳴辯無限的阿金(中)則扮演「資料王」的角色。

坦白講

乜都拗餐飽

贊助商連結

中學生辯論比賽,出現一題「雲加退休對阿仙奴利大於弊」,激起球迷熱烈爭辯。這個「鳴辯盃」已舉行一屆,由「鳴辯無限」創立,幕後是幾位香港鄧鏡波書院辯論隊的隊友。一班中佬不單想畢業後繼續開開心心與老友組隊拗餐飽,今年更舉辦第一個任何人都可公開參加的辯論比賽。與其在網上做鍵盤戰士,不如面對面實戰?

 


阿佇
記得中六放學,成班人留喺班房準備緊比賽到夜深,離開時先發覺學校鎖咗門,搞到要 call副校長返嚟開門。好瘀,但呢啲就係青春囉。
Kenway
以前我哋學校辯論隊要去女校進行友誼賽,隊友師弟問我:「可唔可以 rap出嚟?」嗰時我話:友誼賽無所謂啦。結果佢真係拎住份稿出去 rap。比賽完,五、六十個女生包圍住佢,非常瘋狂。以前氹人入隊就話:「男仔辯論打得好,女仔就易追到。」嗰個 moment完全見證到。呢個師弟,就係「農夫」成員 C君。
阿聰
嗰時辯論隊黃老師話,上屆全部隊員高考會話都攞 A,所以我即刻參加囉。辯論比賽通常七日前先拎到題目,成班隊友日日一放學就圍埋搵資料、鋪主線、傾論點,日對夜對。但就算我哋係同 team,大家都好多分歧,有人 pro政府,有人反政府。冇幾耐之前,我同阿金拗功能組別要唔要廢除?拗到面紅耳赤,但學過辯論,個腦係要不停穿越正、反兩面。無共識,但大家都好快明白對方,反而享受呢種火花。
Kenneth
嗰年中四班際辯論賽完咗,有人用原稿紙,寫咗篇千字文當大字報咁貼喺壁報板,話個比賽好唔透明,明明啲論點好完美,但評判唔得客觀。嗰個人,就係身邊呢個 Kenway。
Kenway
嗰刻覺得好唔忿氣,甚至覺得辯論一啲都唔好玩,輸定贏都唔知發生緊咩事。但有日聽收音機轉播大專辯論賽,討論「成立業主立案法團利大於弊」都可以每十幾秒有個笑位!由嗰刻開始上咗癮。點解人哋可以咁有趣,咁豐富,但自己境界咁低呢?太着緊贏輸,反而無辦法真係享受辯論。其實成個學界都係,醉心當中嘅老鬼都唔係長勝將軍,反而係輸過、跌過、痛過,先至會不斷進步。
阿金
所以我哋嘅辯論最着重唔係競爭,係「快樂辯論」。喺我哋嘅台上,同學想借試咪時間唱歌又得,想告白亦得,但最緊要唔好困自己喺圍牆入面,學吓聽另一面嘅觀點、意見。更加唔好困自己喺香港,認識吓邊個係阿仙奴領隊,學吓咩叫「美國優先政策」。放開眼光,唔好局限自己喺彈丸之地。
撰文:關冠麒
攝影:林金展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