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旭瑞的出世紙上,母親並非「杜莉君」,惹來了生母疑雲。

壹號頭條

鷹君爭產 羅旭瑞生母疑雲

贊助商連結

市值六百億的鷹君王國爭產風波,預計於九月尾排期開審,這一個月是家族尋求和解的最後時刻。早前鷹君主席羅嘉瑞,主動到羅老太暫住的沙田麗豪酒店,解釋慈善基金運作,但羅老太堅持和解唯一原則,就是對方同意撤換滙豐、作為家族信託管理人的角色。
羅老太被推舉重新成為家族掌舵人;若成事,持有鷹君三成多股份的家族信託,其資產分配比例可能大有不同。
在此關鍵時刻,本刊發現捲入風波的富豪集團主席羅旭瑞,其出世紙母親一欄,填寫的並不是「羅杜莉君」(羅老太)的名字,而是另一女子的名字「李意奇」,惹來了生母疑雲,以及其他兄弟的揣測。

 

 

羅旭瑞(左三)曾經是羅鷹石(左四)的左右手,協助父親展開連串收購,在尖沙咀及啟德機場發展富豪酒店。

一直以來,坊間都知羅老太(羅杜莉君)有六子三女,今年六月,羅老太與傳媒茶敍,曾經指出有人不是親生。有記者問:「你啲仔女係咪似你咁勤力?」羅老太一臉認真地說:「差唔多,差唔多。有啲唔係我生㗎!」(邊個唔係你生?)「總之唔似我嗰個!嗰啲就唔係我生。」(個個都好似你喎!)「無呀,有啲賣菜唔要嘅俾咗我,喺街市。」
究竟是講真定講笑?《壹週刊》找到羅旭瑞的出世紙,發現母親一欄填上的,並非「杜莉君」,卻是另一個名字「李意奇」( Lee Yee Kee)。而出世紙內其他資料,則顯示羅旭瑞出生於一九四四年九月,出生地點為文咸西街十四號,父親是羅鷹石,報稱裁縫師( Tailor)。當時香港被日軍侵略,仍然淪陷。
為了攞飯票

羅旭瑞出世紙顯示,母親一欄是「李意奇」。

羅鷹石是潮州人,本刊翻閱香港潮州商會刊物,發現文咸西街十四號是商號「集和成」,其時羅鷹石在隔籬街、文咸東街一百三十二號,開設「羅瑞興」疋頭行,賣布疋起家,鋪頭在中、上環一帶已甚有規模。當時有很多泰國華僑到中上環一帶從商,羅鷹石正是其一;他本來隨父在泰國經商,一九三六年與羅老太在當地結婚,於兩年後來港。
根據羅旭瑞的出世紙,母親李意奇報住黃泥涌道 65號地下,資料顯示,當時業主是創辦二天堂藥廠的韋基舜家族。羅七十年代另有名字杜素吟,但就未見羅老太再有用其他名字,包括「李意奇」。
本週一是富豪酒店 EGM,記者在完結後訪問主席羅旭瑞。他顯得有點錯愕,「邊個話㗎?!(我哋睇到你媽媽姓李)唔係,啲人亂講。」他冷靜下來,回復一貫氣定神閒地解畫,「喺香港日本仔時代,嗰陣每人都有人頭飯票……總之姓李的就係我媽媽(羅老太),佢有個別名。但法律已經係,我媽媽一早簽晒字,清清楚楚姓李就係佢。」本週一記者問羅老太,除杜莉君外有否其他名字,她透過公關向本刊回覆,先指一向名字為杜莉君,而「杜素吟」是年輕時用過的名字,但就從來沒改姓李。後來得知記者有羅旭瑞出世紙,再致電補充,四十年代打仗時,曾用「李意奇」這個名字去拿取飯票,當時局勢混亂,後來和平後做回誓章,表明羅旭瑞是她親生;此說法與羅旭瑞一樣。
幫了家族
在今次爭產中,羅旭瑞企在羅老太一方。早年當其他兄弟都是出國留學,他是唯一在香港讀書,於香港大學建築系畢業。翌年他投身鷹君集團,協助老父展開連串收購,涉足酒店,先後在尖沙咀及啟德機場發展富豪酒店。
一九八三年中英談判,中國堅決收回香港,香港陷入一片恐懼,加上港元暴挫,以致鷹君出現財政危機。翌年三月,羅旭瑞竟聯同「狙擊手」韋理,出價九千萬元購入富豪 33.4%股權,另起爐灶。父子關係更因此破裂,惟羅旭瑞一直不認為自己有錯,曾指:「當時家族要賣百利保及富豪,我連同朋友一起出價高三成收購,其實是幫了家族,而且買貴了。」兩父子後期才冰釋前嫌。
據知,現時在羅家的百億信託中(主要持鷹君三成多股份),羅嘉瑞佔最大份,持有鷹君一成多股份,羅啟瑞第二,羅鷹瑞第三,羅旭瑞則未知有多少。已擁有自己事業的羅旭瑞曾表示,自己不太緊張信託分配︰「我有自己事業同公司,所以嗰啲對我來講,比重唔係好重要。」羅老太上年離開大宅後,先搬到羅旭瑞旗下的香港富豪酒店居住,現居沙田麗豪酒店。羅旭瑞多次強調自己「幫媽媽」,屬於支持羅老太撤換滙豐信託的陣營;除此外未有企得太前,多次拒絕專訪,主要是老太孻仔羅啟瑞面對傳媒。

羅慧琦(左一)、羅鴻鏇(左二)、羅啟瑞(左三)、羅旭瑞(右二)及羅孔瑞(右一)非常支持羅老太入稟告滙豐信託,羅老太亦搬到羅旭瑞旗下的富豪酒店居住。

羅杜莉君七十年代有另一個名字是「杜素吟」,她回覆指是「做女時改的」。
一人車九個
根據一九八八年羅鷹石夫婦共同發給滙豐信託的意願書,清楚說明若任何一方先走,就由另一方全權決定一切事務。羅老太一向是羅家的支柱,她時常向子孫說笑,所有買地都由她簽名,「有事發生就只會拉她。」成立信託時,羅老太的持股亦多過羅鷹石。根據土地註冊處資料,羅老太於一九五一年,已斥資十一萬六千元,購入藍塘道一百號三樓單位,讓一家人搬入居住,業主就只有羅杜莉君一人。該物業於六三年曾按揭予盤谷銀行,五年後贖回。
五五年羅鷹石賺到第一個一百萬元,家境好轉,但羅鷹石夫婦仍很知慳識儉。兒子要共用房間。五六年羅鷹石見內地難民大量湧入香港,於是轉向發展地產,一年賺十萬元,豐厚利潤令他擴大業務。六三年創辦鷹君,並取了他和妻子(杜莉君)兩人的名字命名,七二年正式把鷹君上市,其間羅老太要照顧九個子女的起居飲食。「羅老太自己揸車,當時未有咩超載條例,佢就一個人載九個子女返學放學,另外又要親自預備食物,啲仔女唔鍾意食街外嘢,佢就學埋包糉及整小食。」其身邊人指。在公,據知在八十年代,羅嘉瑞勸羅鷹石,以每股三毫將鷹君賣給新加坡財團,羅老太清楚鷹君股值不止三毫,阻止了羅鷹石賣盤的決定。

羅鷹石與太太羅杜莉君於一九三六年結婚,公司亦以兩人的名字命名,十分恩愛。

羅老太於五一年以十一萬六千元購入藍塘道物業一家自住,業主只有她一人。
堅持炒滙豐

羅嘉瑞(左)與太太徐斐俐(右)育有一子兩女,現年三十二歲的兒子羅俊謙,已擔任鷹君及旗下上市公司的董事。

羅氏一家自四十多年前開始,每週日晚都有家庭聚餐,由去年初羅老太拒絕「分家產」的要求,兼決定要炒滙豐後,羅嘉瑞聯同羅鷹瑞、羅康瑞就杯葛這個飯局,至今已一年多。最近爭產進入倒數時刻,今個月初三人專程到沙田麗豪酒店找羅老太,希望解釋慈慧基金賬目,但羅老太不願談這些枝節,堅持要炒滙豐,故此最後只閒話家常。
根據本刊取得的文件,慈慧基金運作多年,總資產大概有二億七千萬元。其中近一億四千萬元買入鷹君旗下朗廷酒店( 1270)的股票,八千萬元買入冠君產業信託( 2778)股票,似乎旨在收息,違背了作為慈善用途的初衷。基金早年投資所得的回報甚少,一一年只有四千八百元,翌年歐債危機下,出現近四百萬虧損。其後回報才大幅增長,由一三年約六百萬升至一五年的二千一百萬,隨回報增長,捐助的使費亦逐年遞增,由不足三百萬升至九百多萬。去年回報稍微下降,捐款亦縮了水。
好友現真身
而多個關鍵角色,在爭產直路亦浮出水面。其中羅嘉瑞好友、滙豐信託的前董事總經理 Paulina Lau(劉倩兒),一五年曾被鷹君提名委員會、提議委任為鷹君的獨立非執行董事,但有人質疑有否角色衝突、是否獨立,最後此事作罷。據知過往 Paulina Lau曾直接與羅老太對話,交代滙豐信託事宜。近月她已辭去滙豐職位,本刊找到其照片,五十多歲的她樣子硬朗,與前恒生行政總裁李慧敏等合照。在其 WhatsApp中的個人照片,「出事」前是一隻貓的相片,「出事」後轉為:「留一點空間,從容轉身。」
至於另一位獲羅嘉瑞賞識、三十六歲的王家琦,現時為鷹君旗下冠君產業信託的行政總裁。她畢業於密歇根大學羅斯商學院,擁有工商管理學士學位,曾受聘於花旗集團及摩根大通集團的投資銀行部。於花旗任職 banker時負責冠君上市,○八年亦有參與朗豪坊注入冠君的項目,她自言當時正值金融海嘯,尋找資金極之困難,最終獲十億美元的配售,更取得冠君上上下下的信任,不會當她是「外人」。一四年她開始加入冠君任職副 CEO,兩年後接替退休的李澄明坐正 CEO。王家琦過往曾兩次與兩名男子買入擎天半島單位,最近一次於○九年以一千三百萬買入,持貨四年後以一千五百六十萬賣給惠理基金的謝清海。現時她報住屬政府公務員宿舍的渣甸山銀霞閣,前途一片光明。

滙豐信託前高層 Paulina Lau(左二),被本刊揭出差點被委任為鷹君董事。雖然滙豐指不接受相關指控,但 Paulina其後突然離職。

消息人士指,現時最受羅嘉瑞賞識的,是冠君產業信託 CEO王家琦。

鷹君於一九八九年七月以二十七億元投得花園道三號地皮,是早前曾傳出放售的朗豪坊以外,鷹君集團的另一貴重物業。
羅鷹石家族表


撰文:黃嘉慧、孫樂祈
攝影:財經組
news@nextdigital.com.hk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