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圖:詹震寰

坐看雲起時

擦肩而過

贊助商連結

一九六六年中,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將蟄伏多年的林彪重召出山。為了重奪軍權,要打倒劉少奇。
林彪自韓戰拒絕再披甲做統帥之後,即不問政事,因為他知道毛澤東性格陰險,在毛澤東身邊,伴君如伴虎,沒有好下場。五十年代初,毛澤東整死高崗,然後高捧劉少奇。毛澤東要將林彪召出山,甚了解老毛性格的林彪豈有看不穿之理,連聲拒絕。


但毛澤東親題曹操詩「神龜雖壽」,命令林彪一定要出來,並不惜整垮林彪的政敵羅瑞卿當做投名狀。林彪無奈,只有帶着一桿槍,輔助毛澤東在文革奪權,打倒劉少奇。
此時香港這個英國殖民地,又幾乎成為改變中國歷史的催化劑。一九六六年十一月,林彪密派其黃埔第四期同學蕭正儀來香港,找國民黨後勤司令、湖南籍軍人周遊,帶了一封信,囑周遊將信轉給在台灣的蔣介石:
「鐵兄:久未通信至念,回憶當年共硯黃埔,恍如隔世。兄天姿明敏,正應為國家效力,乃退閒塾處,殊為可惜,茲因文灼兄南行之便,特修寸楮致候,祈加指示。吾人處危疑之局,遇多疑猜忌之主,朝榮夕,詭變莫測,因思校長愛護學生無微不至,苟有自拔之機,或不責已往之錯,肺腑之言准乞代陳為感,此頌道安。學弟尤鑄同啟」
周遊其時住在羅便臣道七十七號的大宅,看見蕭正儀恍如隔世。誦讀此信,一看就知這是真正來自林彪。其中「尤」為林彪別字,稱「鐵兄」,周遊別字鐵梅,雙方的別字只有兩人在黃埔同學時互稱時才知道。「文灼」是蕭正儀的別字,當年三人私下稔熟,加上同是第四期的陶鑄,可謂一幫知己。周遊即與國軍駐香港特派取得聯絡,將此密函上呈台灣國民黨特情室主任張式琦,張即向國防部部長蔣經國請示。
蔣經國表示要「研究」,隨即將信轉呈老父蔣中正。最終指示:與蕭正儀保持聯絡,原函複製之後奉還,另由周遊署名回信,交蕭正儀帶回大陸面交林彪。
蕭回大陸前與周遊約定以後如何聯絡,繼而取道廣州,乘粵漢鐵路經武漢轉往上海。到了上海,也曾來信周遊,稱「尤、鑄」二人未改初衷。但不幸不知何故,此後蕭正儀失蹤,從此失了聯絡。
林彪之信並非他本人執筆。但周遊判斷信是真的。信中內容很明顯,是指林彪當初選擇了錯誤的道路,危害國家,現在不得已被毛澤東叫了出來,「吾人處危疑之局,遇多疑猜忌之主」,點明毛澤東此人之危險,繼而「因思校長愛護學生無微之至,苟有自拔之機,或不責已往之錯」。全文以「苟有自拔之機」為要害:「自拔之機」就是自己會安插在毛澤東身邊,等待時機,一舉而行刺,政變成功之後,將蔣介石迎接回大陸。
此信之石破天驚,沒有虛假的理由。第一,林彪不是喜歡做第一號人物的人。第二,此信並沒有誘惑蔣介石,叫他即時由台灣起兵,只是叫蔣介石等。第三,動用一名老人千山萬水,艱辛來到香港,不像是為了演一場毫無目的和結果的無聊戲。第四就是其中各人別字,稱呼親暱的方式,只有周遊心裡明白。
凡做大事的人,文筆表述必有一套。林彪的古文根底甚佳,此信的文體完全迎合舊文化傳統。林彪在位,毛語錄寫前言時就用共產式的囉唆白話:「毛主席是當代最偉大的馬克思寧列主義者。毛澤東同志天才地、創造性地、全面地繼承、捍衞、創造和發展了馬克思列寧主義,把馬克思列寧主義提高到一個嶄新的階段。」
此一林彪文章,行文歐化,一口氣用了幾個「字」與致周遊的信,簡直明暗判若兩人。
蔣介石看了,託人問周遊的意見,周遊表示認為是真的。主動權在林彪方面。於是指示由周遊代表蔣氏覆函,祝其保重,保住他的地位,徐圖再舉。
但蕭正儀返回上海,這條線永遠斷了。為何早在一九六六年,毛林關係如蜜月,還要冒此殺生之險寫一封信?因為林彪看見與他一齊奉召出山的同學陶鑄,此時已被打倒,自己遲早朝不保夕。紅衞兵製造舉國的破壞和混亂,毛澤東瘋狂的專權也超越了林彪個人的底線。畢竟黃埔出身,軍人有基本的品格,林彪決定要做一件大事。
但蕭正儀為何失蹤呢?其中一個可能是後來在上海身份敗露。或收藏的信被搜獲上交周恩來,周恩來轉給毛澤東。毛澤東不動聲色,欲擒先縱,將林彪寫入黨章為接班人,實際暗中布下天羅地網。一九七○年前先批陳伯達就是完全沒有理由,繼而收網之際,林彪想破網而出,但為時已晚。
以上推測,當然是戲劇性的陰謀論。但林彪政變的陰謀部署精密,為何陰溝裡翻船?難道只純是運氣惡劣?蕭正儀下落如何,是不是已被處決?一切已成懸案,永遠沒有人知道。
一九七一年九月,林彪刺毛事敗身亡,據在台灣的陶希聖說:蔣介石聞訴哭了,他深感遺憾。為何蔣介石流淚?因為他知道,此生返回大陸的最後一絲希望有如斷線風箏,隨林彪之死,永遠消失了。
這一章,真是幾許不凡人物的不凡故事。中國的上一代還有如此雄才偉略之人。看了大陸宣傳片「建軍大業」,其中的林彪並未再受醜化,找一名小鮮肉飾演,其時還是在門外站崗的小兵。林彪當然不是好人,去東北幫蘇聯紅軍劫收日本物資,後來長春圍城,餓死三十萬人,即是林彪前線主持,也可謂現眼報。林彪的悲劇說明年輕時感情衝動,一時歸錯邊,選錯了政黨,是如何的一失足,將可成千古之恨。至於蔣介石,是一位品格高尚的領袖,但軍事才略有如彼得定律,不足以攀上領導全國軍隊之位,身邊也沒有一批如諸葛亮、魯肅、周瑜、郭嘉之類的謀臣。
總之是幾個不同性格的人決定了中國的命運。這幾個人之下,四五億的農民百姓,每天只顧耕田和飲食,只盼望出一個好皇帝,有一碗安樂茶飯。所謂天地不仁,以百姓為芻狗,即是這個意思。林彪死後,全國「批林批孔」。中國的命運幾時輪到由中國人決定?他們沒有個要求,亦無此資格。所以,一人一票民主選舉?不要笑死我。
(陶傑)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