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tty(右一)最近離開主持了三年多的 D100節目《魅影空間》,對此她曾在六月頭透過朋友發布影片指:「估唔到我無再做《魅影空間》,都無法令抹黑及誹謗消失。」
回應本刊有關明元仙觀之提問,她指如有問題,歡迎別人因循合約及法律作出追討。

財經專題

D100員工聽眾炒龕花 契仔控訴契媽

贊助商連結

在香港,生人要住劏房,但死了也不是一了百了;家人幫你攞個階磚位都未必有!
今年六月,《私營骨灰安置所條例草案》刊憲生效,全港一百五十二間私營龕場,只有三十間同時符合地契條款和規劃用途。餘下的八成龕場涉及不同程度的違規行為,業界相信超過一半將不獲發牌,意味買了龕位的用家,不能為先人上位,投資者亦可能血本無歸。
近月即陸續爆出陰宅風波;曾經在網台 D100主持《魅影空間》的柯潔儀( Kitty),有「殯儀靚太」之稱,在行內二十年,分享的殯儀奇事及鬼古深受歡迎,但近月卻突然絕跡節目。
曾在 D100擔任節目助理的袁昭傑( Jacky),向本刊爆料說她的離開並非簡單,正是涉及骨灰龕場糾紛。
兩人分屬契仔契媽, Jacky以九十五萬元投資由契媽 Kitty營辦的龕場「明元仙觀」,原來被政府列於違規的表二內,意即發牌機會微,見財化水; Jacky大爆契媽當初搵生意,契仔多達幾十個。

 


稱自己只是 Kitty三十多個契仔其中一名的 Jacky,因高達九十五萬的骨灰龕投資而與契媽反面,他認為:「柯潔儀鍾意認親認戚,當一涉及有金錢糾紛就唔見影。」

今年三十歲的契仔 Jacky,憶述起一四年與契媽 Kitty初相識的溫馨點滴。「我在 D100做助理跟過佢節目,後來我讀書辭職,她就話收我做契仔,叫我得閒去佢鋪頭幫手。」 Kitty不但對 Jacky事事關心,也開始跟契仔家人混熟,過時過節總會熱情相約聚餐,關係親密得恍如一家人。「佢話要幫我出人頭地、幫我發達,講到自己好本事,話『有錢齊齊搵』,而搵錢方法就係買骨灰龕。」
已有三個子女、而每個都不同父姓的 Kitty,在旺角一幢舊樓經營明元仙觀;她聲稱在公營龕位不足下,買賣觀內的私人龕位有利可圖,又承諾如契仔財政困難,可代為回購龕位,再於市場放售套現。 Jacky心動,於一五年以「成本價」每個二萬五千元,共用二十五萬掃了明元仙觀十個龕花;他媽媽再接再厲,於一六年初,以五十萬買下另外二十個位。同月, Kitty酬賓款宴,於銅鑼灣一間餐廳內與 Jacky進行簡單的上契儀式。當天除有男方一家及部分 D100員工出席外, Kitty更邀請其朋友、聽眾及她另外的三至四名契仔女出席,場面熱鬧。
憧憬升五成

二人財務關係複雜,一方面因投資骨灰龕而生的財務糾紛,另一方面 Kitty也曾於最近就 Jacky父親入院一事,以公司名義借出二十萬元讓其應急。

「去年六月,我、媽媽同家姐三個再加碼。不過今次佢話手頭資金不足,因此想我哋注資二十萬做股東,所以份約同上兩次唔同,無寫明買邊批龕位,只話係用作發展新增嘅四百個位。」 Jacky稱當時對契媽百分百信任,因此三次合約均在沒去過龕場視察下簽訂;由於 Kitty是破產人士關係, Jacky一家是把金錢過數至男子蔡耀輝戶口,「以我所知佢係契媽現任男友。」
今年五月, Jacky因停工又要上學而財政緊絀,希望 Kitty能幫忙回購首張合約的十個龕花。「佢當時指市價唔係咁好,叫我等到政府條例通過後,就可以賺更多。」同月二十八日, Kitty指立法會已通過《私營骨灰安置所條例草案》,現在只需等發牌,更誠邀 Jacky與媽媽到龕場了解。「佢振振有十詞話而家只需等發牌就得,又指明元仙觀歷史悠久,屬符合條例草案可豁免的骨灰安置所。」當日還有一名 D100聽眾、投資了八十萬的郵政署公務員同行參觀。「佢話獲發牌後,龕花就可由二萬五千蚊一個,升價五成至三萬八千蚊。」
只可惜,如意算盤恐怕打唔響。根據發展局資料,明元仙觀屬違規表二的一百二十二個龕場其中一個,該地契雖可准許作骨灰龕用途,但地址一直也是作住宅(甲類)之用,龕場因此不合乎現有用途規劃,業主亦未有就此提交城市規劃申請。「我唔會再信柯潔儀啦!發牌機會根本微乎其微!」自言突然醒覺的 Jacky,面紅耳赤說:「六月時我堅持要佢回購套現,但佢話要申請政府提供嘅寬限營運期,因此喺今年六月三十日至一八年三月二十九日期間,都不得出售或出租龕位,指幫我唔到!」
溫情變指責

Jacky提供與 Kitty的對話,指對方從未正面回應有關投資的事宜,反被指做人有問題,更稱已被對方封鎖 Facebook。

Jacky續說:「我媽上過明元仙觀,又報過幾次警。」幾番追討不果後,契仔契媽關係決裂,昔日的母子溫情演變成互相指責。 Jacky也曾多次在個人 Facebook上交代投資經過,認為有人打感情牌埋佢身。「然而當涉及金錢糾紛,就好難搵到佢真人。佢一時話要傾生意,一時話病要休息,總之藉口多多。」 Jacky更指,人稱「大班」的鄭經翰也得知此事,才把 Kitty踢出 D100的節目外。
雙方關係急轉直下,更不停於 WhatsApp中開火對質, Kitty回應事主指:「老契希望你知道,你同我之間嘅錢銀係投資,我哋係拍檔,我無攞槍指着要求你哋做。」錄音中的她語帶激動辯斥:「你去買股票想放晒都要兩日,再者買股票都有投資風險,你要明白合約精神,如果你認為合約上我係有嘢欠你,可以隨便搵律師。」
本刊找來當時人 Kitty回應,她激動反指:「佢哋以為政府唔發牌咪驚,其實好多人買咗都無有怕,唯獨係佢哋一家人咁怪雞!」她指控 Jacky一家不停滋擾她,已就此事正在申請禁制令。「我實質上係被佢一家人不停地滋擾,已經關乎到我人身安全。我點對佢,他自己好清楚!」她解釋,回購龕位非數天能完成,指 Jacky於五月尾提出的回購要求實難處理。「嗰陣係法例公布要停止買賣龕位,佢話爸爸入醫院等錢使,我就以公司名義私人借二十萬俾佢,我想問你,我咁對人好唔好?」她指以其公司財力,回購非難事,只是不能犯法。
Kitty又承諾,他日如不獲發牌,公司將會全額賠償。她指責:「我唔相信有人可以咁野蠻,要做生意有錢賺時就要賺,但而家又要驚。」
間盡龕位
明元仙觀位於旺角新填地街 327號唐樓二樓,當街以五金地鋪居多。唐樓總高六層,一梯三伙,記者曾到現場希望能參觀龕場,只見單位重門深鎖,門上貼有標示指需電話預約。記者聯絡標示上的張女士,她指自己非負責人:「而家只接受有先人骨灰在內嘅人嚟拜祭,唔俾其他人參觀。」同層有用來擺放五金雜貨的單位,在該處出入的鄰居表示明元仙觀的人很少回來。往上層走則明顯是住宅單位居多;將來如想攞牌,肯定要先過居民一關。
根據華人廟宇委員會資料,明元仙觀於一九六七年由吳萬全、余匯、張漢芝、關卓佳、關照諸君創辦,為一間註冊廟宇。近年 Kitty見上述人士年紀老邁,收購下來打理,並成立「香港生前契約公司」買賣龕位。《壹週刊》取得龕場的平面圖,明元仙觀分 A至 H八個區域,場內除了四壁改建成龕位牆外,單位內更有四幅後加的間牆,可謂用盡每寸空間。「龕櫃全部都喺由地下延伸至牆頂,大概有三、四成係有先人,其他大部分係吉位。」 Jacky指該處約有一千個龕位,若以成本價二萬五千元一個計算,龕場總值二千五百萬元,絕非小數目。

明元仙觀的龕位牆全由地下延伸至牆頂,八個灰位成一列,全場龕位總值二千五百萬元。

除了各龕位牆,明元仙觀內另設神壇, Kitty也親口向本刊承認最近有增設四百多個龕位。

位於唐樓內的明元仙觀不屬對外開放,需要早一天預約,鄰居指平日甚少見人出入。
陰宅市場熾熱
明元仙觀財務糾紛的起因,正正是因為不少人見陰宅市場有利可圖,望分一杯羮。殯儀業商會永遠會長吳耀棠指:「我識唔識佢(柯潔儀)就唔講啦,但我哋呢行有好多人渾水摸魚。」繼承父業的他留意到十多年前開始,市面出現了殯儀課程班,以百萬年薪吸引年輕人,加上殯葬商牌申請門檻十分低,因此多了純為搵錢之士投身。「呢行有很多人掛咗殯葬商牌,但正式唔係做殯葬生意,可能係營辦龕場、龕位介紹,或係自己搵地方間格仔租俾人,做骨灰酒店。」他留意到很多保險界人士,因客戶家屬「 claim」人壽保,而索性一條龍入行。「大家唔熟呢行就做老闆,形成好多人自吹自擂。」
政府自一九七○年代開始,鼓勵市民以火葬代替土葬,三十年後的今天火葬已成為主流,卻未有解決另一問題:骨灰安置所嚴重不足。統計署估計未來二十年,每年平均死亡人數和火葬會由現時的三萬八千人及三萬一千宗,分別增至五萬五千人及五萬二千宗。有求便有供,違規私營骨灰安置所的數目由二○一○年十二月的五十二間,增至現時的一百二十二間。「除咗買嚟備用,實在大家都有種炒賣心態,買私人龕位可以轉名,加上不停加價,覺得有投資價值。」

從事殯儀行業二十二年的 Kitty動氣回應:「我做咗咁耐生意,竟然可以今時今日被人話偽善,我做慈善時我都未識佢( Jacky)啦。」

政府近年積極推廣綠色殯儀,可惜成效一般,近年的使用比率雖有增長,但仍只有百分之八點七,不足一成。
民居發牌阻力大
「各界關注骨灰龕法案大聯盟」召集人謝世傑,見證着陰宅乾炒。他指數年前有人希望在鄉村改建丁屋做骨灰龕發財。「亦有啲郊野地方如蒲台島,試過一夜間鋪滿石屎板,想偷偷發展呢嚿肥豬肉。」他直指政府公營骨灰龕位未能主導市場,造就二手陰宅交投暢旺,但如果私人龕場本身違反城規,又在民居當中,發牌阻力大。「喺法例通過前,任何一紙合約可以講都等如廢紙。要追討只能透過民事訴訟,如果個人所買金額較少,相對要承擔嘅訴訟費就較貴。」他舉例指,上市公司香港生命集團( 8212)旗下子公司,曾在元朗經營私營龕場「明月山」,以「先人豪宅」作招徠,項目曾經估值十三億港元;但在一○年被規劃署勒令停放骨灰,公司敗訴後曾一直「潛水」,迴避退款給龕位買家,直到一三年才願現身處理。
針對明元仙觀事件,律師梁永鏗指 Jacky所簽訂的首兩張龕花買賣合約,是可按民事訴訟追討。「同樓花一樣,俾咗錢想買樓,但層樓未能攞入伙紙,又或係因為地則問題攞唔到,變相就要賠錢。」但他指第三張合約為投資性質,不能根據商品說明條例追討。「買賣同合資風險唔同,大家一齊投資,除非另一邊欺騙佢,否則申請唔到大家各安天命。」

慘過輪公屋
採取正常手法幫先人「上車」,現時情況是苦不堪言,「以往後人會以日租十至三十蚊,暫存先人骨灰喺幫忙處理後事嘅長生店內,近年起碼要等三、四年才上到公營龕位。」吳耀棠指,他現在暫存了約八百個骨灰,未來九個月政府規定為龕位禁售期,會令骨灰被迫滯留在此類中轉站,業界將面對沉重壓力。
「唔通將先人骨灰放喺食環署嘅暫存龕位?得個箱又無得拜祭,要佢哋坐監咩!」他炮轟公營龕位的抽籤方式,比輪候公屋差。「政府係無名冊,佢每次推出一個場都只接受一次申請,不會將你記錄再登記,無話下次俾你優先排隊輪候上位。」謝世傑補充此抽籤方法曾被申訴專員批評:「有人生前唔好運,死後都繼續唔好彩,抽極抽唔到。」他建議應設加權制度,如往生年期愈早,抽籤抽到機會應愈高,令大家也可擁有機會。

陰宅價格如香港樓價一樣長期高企,「殯儀大王」馮成所營辦的私營龕場寶福山被列入表一,五月時曾有代理於網上放售三個以上的一手相連龕位,叫價逾三百四十萬元,令人嘩然。

明元仙觀的買賣合約表明如遇任何爭議,會按法律調解。但「各界關注骨灰龕法案大聯盟」召集人謝世傑則分享過往個案指:「就算申請清盤,公司都有好多財技去避免要承擔責任。」

殯儀業商會永遠會長吳耀棠指:「表二有一部分將來要被取締,取締咗後能獲發牌的私營龕位就更加渴市,變相一定會再加價,加幅可能達一倍。」
無位後人悲歌
黃先生父親於○九年去世,他以九萬元買下屬表二的寺院龕位讓父親上位,同年太太為親人再買入一個龕位備用。其外父於今年六月時離世,卻適逢龕位禁售期,收到食環署通知指,早已買下的龕位也不能上位。他直斥:「食環署係咪想連死人都玩埋?」他除了感到無奈,更擔心龕場如不獲發牌將要取回家人骨灰,未知可如何安置;對此食環署指需要黃先生自行跟龕場交涉。
撰文:黃綺敏
攝影:廖健昌、關永浩
ed_bn@nextdigital.com.hk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