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多萬名市民上街遊行,拉起「反抗極權無罪」橫額,沿途高叫「釋放所有政治犯」、「公民抗命,無畏無懼」等口號,前往終審法院外集會,聲援十六名良心犯。

新聞耳目

入冊促抗爭轉勢

贊助商連結

暴風雨要來,就讓它來得猛烈些。
回歸二十周年,特區政府成功逼出第一批良心犯。
於短短三日內,十三名反新界東北發展社運人士,以及重奪公民廣場的雙學三子,先後因律政司窮追猛打的上訴,被重判入獄。
自雨傘運動後,港人經歷年初一旺角騷亂等大型事件,泛民四分五裂,互相猜忌指罵誰是鬼。
林鄭上場,政壇出現所謂「大和解」的憧憬,也只是假象。一盤散沙的抗爭者,正好被強權抓緊機會,千方百計逐個政治打壓,特區政府「威權時代」正式來臨。
抗爭者相繼入冊,但強權的如意算盤非但未有嚇怕港人,反而惹起十四萬名市民重新「聚氣」,為了這班年輕的良心犯,頂着烈日當空上街遊行,是傘運後最多人出席的遊行集會。
幾年未見的凝聚力,他們要用行動向政權表明:牢獄囚不住良知、囹圄內的人並不孤單,外界更盛傳提名黃之鋒等人角逐諾貝爾和平獎。
由梁天琦被取消參選立會資格、到六名議員被 DQ、十六名良心犯被重囚。中共因懼怕,才用力打壓。可是,泛民及本土派均不感悲觀,抗爭者即將面臨更多的搜捕和判監,但都表態是時候反思如何放下成見,團結起來,延續「抗爭的節奏」。
香港出現政治犯,也正式進入更專業抗爭時代,強權,接招吧。

 


週日下午,遊行起步前夕,過千名參與市民早已逼爆灣仔修頓球場旁的盧押道。有家長帶同子女,拉起寫上「還我孩子希望,聲援香港良心犯」的大橫額遊行。立法會議員毛孟靜和人力成員譚得志等人,更穿上類似囚犯的「囚衣」遊行,聲援在獄中的抗爭者。
和理非遊行 本土派現身

羅冠聰(右一)、周永康(左二)因發動「 9.26」重奪公民廣場,被上訴庭改判入獄六至八個月。
另外十三名反新界東北發展社運人士,包括社民連黃浩銘等人,亦被判囚八至十三個月。(《蘋果日報》圖片)

曾否定「和平、理性、非暴力」抗爭的本土民主前線,亦現身遊行隊伍。到達終審法院後,被控暴動罪的梁天琦上台發言,希望更多人關注因年初一旺角衝突、反「網絡廿三條」被判監的無名抗爭者。他稱:「呢啲就係主流鎂光燈下,咁多鏡頭一直忽略嘅一班無名氏。但我相信佢哋嘅付出唔係為咗搞散運動,佢哋唔係鬼,佢哋係香港命運共同體嘅一分子。」
早在十六人被重判前,已有多名抗爭者被判囚。十多萬人上街的觸發點,是因為法庭的重判。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指出:「你一地兩檢或者新界東北等,其實日常新聞未必真係會令到你好憤怒走出嚟。」但今次「好離譜」,令群眾十分憤怒,才會上街表態。
處理案件的上訴庭副庭長楊振權,判刑後被爆曾出席反佔中組織香港中小型律師行協會的活動。不少市民質疑,法官是否也有政治立場,甚至受政治影響判刑。大律師公會前主席石永泰為判決拆局,認為雙學三子曾揚言公民抗命、無畏無懼,現應「求仁得仁」,叮囑大眾別因裁決與自己政治立場不同,便批評「法治已死」。
楊官判詞含政治宣言

活動發言人、學聯前副秘書長岑敖暉表示,今次是雨傘運動以來最多人參與的遊行,香港人走出來,就是摑林鄭月娥及袁國強一巴,告訴他們面對嚴刑峻法,港人不會放棄。(《蘋果日報》圖片)

同為大律師公會前主席的公民黨梁家傑受訪時,開宗明義強調:「我唔會依家宣判法治已死,我亦都見唔到證據,去證實上訴庭判刑係受到政治壓力,或者政治考量所造成。」雖然如此,他仍明確指出,上訴庭今次判決有錯誤。
他認為,楊官判詞提及「香港社會近年瀰漫一鼓(股)歪風」的一段言論,不單是情緒化,「呢個係石永泰客氣,佢唔係去到咁盡,但我覺得嗰段直情去到政治宣言……法官其實唔應該用判詞去作一個政治宣言,因為你咁做,好難再令人信服你係政治中立,唔受政治立場影響宣判。」
上訴庭另一個錯誤,梁家傑指是判刑時「竟然唔考慮犯案動機係公民抗命而去減刑,呢個犯咗法律上嘅錯誤」。上訴庭更為「搵出一個理由唔去寬鬆包容咁處理」三子判刑,就「暴力」一詞施以一個嶄新但相當模棱兩可的定義,即「遊行示威中只要人數懸殊……人多一方就幾乎係對少數嘅人施行暴力」。他認為三子上訴時,法庭需釐清這見解。
對於法官是否有其政治立場,馬嶽認為不能避免,但問題在於該政治立場是否主導了判決,「我諗依家俾人嘅感覺就係,第一,有去聽審嘅人,好多人覺得個審訊係 bias(偏頗)嘅;第二當然係啲人覺得覆核刑期,本身係 politically motivated(有政治動機)。」
袁國強難辭其咎

雙學三子羅冠聰(前左起)、黃之鋒及周永康,成為特區政府製造出來的第一代良心犯。(《蘋果日報》圖片)

律政司司長袁國強被路透社爆出疑一意孤行提上訴,令人憂慮本港是否還有法治。出名敢言的退休法官王式英也直言:「不認為法官的工作不會受港府及中國影響……還相信司法獨立不會被侵蝕,是很天真的想法。」更認為袁有親北京取態,敢於發聲的一群,往往被標籤和攻擊。
梁家傑重申不會宣判法治已死,但「如果有其他人講嘅,我覺得係不幸,因為其實法治已經係我哋最後嘅堡壘,同埋依家只係芸芸嘅高院法官,我哋有超過三十名嘅高院法官其中三個啫,我諗無謂講到咁絕,因為咁我哋返唔到轉頭。」
但他也強烈譴責袁國強,指袁今次明顯作出「一個政治覆核刑期」,目的只在於令三子收監,最終造成社會撕裂,袁實難辭其咎。
習總講話恐嚇港人

梁家傑認為,港人正面對一個威權時代的出現,「預咗陸續有更多嘅搜捕,更多嘅判監,更收窄個言論空間。」但正因為這個環境,非建制派更應作出深切反思,想想如何團結起來。

抗爭的戰友和女友何潔泓都身陷囹圄,學聯前副秘書長岑敖暉亦因在旺角佔領區清場期間,未按法庭臨時禁令離開,被控刑事藐視法庭,隨時入獄。對於政權打壓,他認為自確認書及人大釋法以來,中共已明顯畫下紅線。
今年七一國家主席習近平訪港,出席就職典禮後,會見特首林鄭月娥及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等人,安排跟以往有別,已暗示了法官體系較以前更親近權力。
岑指習於演講中強調,任何「危害國家主權安全、挑戰中央權力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權威、利用香港對內地進行滲透破壞的活動」,都觸碰底線,絕不允許。
岑敖暉認為,習總講話無疑是在恐嚇港人:「所以你無論係民主派、自決派、香港獨立派,其實喺北京眼中都係挑戰嗰條紅線。」對挑戰者的報復及打壓也接踵而來,包括將走上街頭者送入監牢、不容許眼中釘參選、 DQ當選的政敵等。
今次上訴庭的判刑標準,他認為是將雨傘革命、旺角年初一衝突等事件「炒埋一碟入晒唔同嘅人數……依家基本上佢唔理呢個社會不公義嘅狀況,亦都唔理方式係啲咩,總之就係要就街頭運動,定一個好高嘅刑罰標準。」對於往後的抗爭出路,他指當務之急是要令不同手法、陣營的抗爭者都可獲相應支援,尤其是當中未受公眾及傳媒關注者。
非建制大團結

林鄭月娥於遊行翌日黃昏見記者,指若有人違法,就要受制裁,重申律政司沒有「政治檢控」,又批評外界用「政治迫害」或「政治犯」來形容雙學三子等人,完全不正確。

「我諗正式可以宣布(香港)進入一個威權嘅時代」,梁家傑如此直言,但他對民主道路前景並不悲觀,「我相信不屈服、不認命、不受統戰、不忘初衷,最終真理一定贏過強權。」今次是機會讓非建制派各個陣營反思如何團結起來。
民陣召集人區諾軒亦樂見今次示威中,無論泛民、本土、自決派各自的支持者均有出席,相信今次遊行製造出一個大家比較願意合作的氛圍,經歷今次重判令人憤怒,他相信不同派別雖不一定完全認同對方的理念,但在「不衝突」的事件上,可以放下成見,共同表達訴求,以延續「抗爭的節奏」。
被控煽動及參與暴動等罪的本民前發言人黃台仰,案件明年一月開審。他稱最壞打算是將被判監七至九年,若在囚期間立法會通過廿三條立法,追溯其罪行的話,「我就可能下半世,或者十幾廿年都會喺監獄入面。」
黃台仰:不應繼續分裂

本民前發言人黃台仰(左)及梁天琦(右),星期日亦現身遊行隊伍。黃指正在抗爭的年輕人,正是政府最懼怕的力量。(《蘋果日報》圖片)

身為本土派代表之一,黃認同週日遊行是一個好開始,「過去大部分本土派,可能佢哋對和理非非嘅活動,都比較抗拒或者唔出席,但尋日都見到有為數不少嘅本土派支持者出席,我諗其實雙方面(泛民及本土派)都各自修正緊自己嘅論述。」他相信參與遊行的人,不少也認同本土、激進、自決派和泛民,不應繼續分裂。
黃對自己的判刑感悲觀,但認為正在抗爭的年輕人,是政府最懼怕的力量,「若果佢哋(政府)唔驚,若果佢哋對自己嘅管治權力有信心,佢哋唔需要用咁大力度去打壓。因為佢知道年輕人嘅抗爭繼續搞落去,真係有機會影響到佢哋政權嘅穩定,所以先至無所不用其極咁打壓。」
學者:事件成林鄭施政困擾

八月中烈日當空,氣溫更高達攝氏三十多度,但亦無阻香港人再聚首街頭、為抗爭者打氣的決心。

黃台仰坦言,短期內香港市民未必有足夠力量撼動政權,「但長遠嚟講,我覺得由高鐵開始,之後東北、反國教等一連串嘅抗爭,已經喺呢一代年輕人,以及下一代年輕人入面,埋藏咗一個反抗意識。當呢一群年輕人成長咗,去到中年成為社會主流時,我相信到時嘅力量同依家係好唔同。」
今次事件,亦可能會迫使下一波有新人出來繼續抗爭,作家陶傑指出:「只要年輕人父母唔係地產商,冇過億以上身家,佢哋注定喺香港睇唔到出路。你(政府)解決唔到出路問題,用重刑去判,咁絕對唔係治本辦法。」
非建制派是否可以因今次事件團結,還需時間印證。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擔心,他們稱要團結,只是一次性事件,矛盾及分歧將再出現。但無論如何,政府今次對抗爭者窮追猛打,「開壞咗個頭」,必定對林鄭施政造成困擾。當有更多抗爭者受審,「每判一次就會纏擾佢一次,當佢用得袁國強,就唔能夠同件事劃清界線。」
撰文:時事組
攝影:石鎬鳴
news@nextdigital.com.hk

    文章標籤

    新聞耳目 入冊促抗爭轉勢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