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擋專政

民族主義比種族主義遺禍更深( 2017/8/17)

贊助商連結

美國夏洛特維爾( Charlottesville)因「白人至上極端主義者」和「反納粹主義」的衝突,釀成三死數十人受傷。我見到不少華文媒體的報導,矛頭指向美國的種族主義。

「美國佬學人講自由民主,咪又係偽善!」過去幾年我差不多一半時間在美國生活,算是有點認識。我只會說,美國是多元文化,一樣米養百樣人。無錯,在某些地方,種族之矛盾仍然存在,但也有不少地方,不同背景種族的人,可以和諧共處,相安無事。
種族歧視,其實也不只是黑人被處於弱勢那麼簡單。在某些地區,反而是有白人感到被排擠。以夏洛特維爾所在的維珍尼亞為例,在這個州的北部,有不少南亞和韓裔的高技術高收入移民,而基層工作則被拉美裔人口所佔據,中產白人在北維珍尼亞,反而要面對生活和工作競爭壓力。當然,有人選擇遷離,但有人表示,喜歡北維珍尼亞的國際文化( Cosmopolitanism)。其他相對「進步」( Progressive)的社區,如加州灣區、紐約市等,都有類似情況。
在個人層面,種族歧視,就是對不同種族文化背景的人,有先入為主的偏見。以我個人的經驗,在美國的第一代新移民家庭,反而最不習慣關於種族問題的「政治正確」。說到底,真正的「色盲」,就是可以視每個人都是獨立完整的個體。事實上,我未見過真正「色盲」的人;就算是「個人主義者」( Individualists),也沒有真正的「色盲」。
只要是有新移民的社會,就難免會出現文化認知上的衝突。個人微觀和主觀的種族歧視,可能要過幾十年,幾代人,才解決得了。但在公共政策宏觀層面,真正問題是各族裔在生活和工作上,有沒有遭到制度上的歧視。美國的個別地區,有所謂的「平權法案」( Affirmative Action),讓有色人種在就學和就業上得到特殊的待遇;然而,「平權法案」在某些少數族裔眼中,也是一種「逆向歧視」,尤其對亞裔人口,不少人都認為「平權法案」對他們不公平。
順帶一提,不認同現任總統特朗普的人,大多視他為種族主義者,因為他的支持者有不少都是種族主義者。尤其是在今次事件,借題發揮說特朗普沒有刻意譴責「白人至上極端主義分子」。但細心分析特朗普的得票,其實他在不少低收入家庭的支持,正是來自所謂的少數族裔。從政治的計算上,特朗普的經濟保護主義,贏到了勞動階層的支持,突破了共和黨一直以來的缺口。反而代表民主黨的克林頓太太打的女性主義和環保議題,只是在自我感覺良好,圍爐取暖,不接地氣。不少美國的進步主義的代表人物和媒體,在上年大選後都有就民主黨的失策作出反省,可惜香港主流國際媒體和評論,都只會覆述人家最表面的輿論,立場甚至比美國民主黨來得更酸溜溜。
美國是多種族社會,雖然社會上仍然有歧視,但明目張膽的種族歧視,肯定「政治不正確」。反之,太平洋的另一岸,有國家本質上是多種族的社會,但強權政府卻硬要以民族取代種族。無論是我的個人經驗抑或是歷史教訓,民族主義往往是最邪惡的制度性種族歧視。或者我們在指點美國的種族矛盾時,也應該反省遺禍更深的民族主義。



李兆富,筆名利世民,時事評論作家、出版人。

作者 Facebook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leesimon.hk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