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投訴民建聯小花郭芙蓉位於大白田區嘅區議員辦事處,懷疑用嚟搞暑期班,違反區議員守則。

八卦陣

民建聯小花 疑用辦事處開班

贊助商連結

最近《壹》仔收到投訴,話葵青大白田區民建聯區議員郭芙蓉,涉嫌違反區議員守則,租借自己議員辦事處俾社區組織「大白田新動力」搞收費嘅暑期班,懷疑佢拎完政府開支津貼租用辦事處,轉頭又租借俾其他組織。嘩,聽落好好賺喎。




社區組織「大白田新動力」搞嘅暑期班,收費三十至五十元不等。

《壹》仔特登去到郭芙蓉位於和宜商場嘅辦事處睇睇,豆膶咁細嘅辦事處,除咗職員嘅辦公桌之外,仲擺咗兩張摺枱。一個後生仔同《壹》仔講,平常都係由佢教班。《壹》仔假裝想幫屋企嘅小朋友報名,佢首先問我哋住邊,因為暑期班係「大白田新動力」會員優先報名,而要成為會員,條件就係要「住喺附近嘅幾幢私樓」。咦?咁咪即係郭議員嘅選區範圍?
我哋再查一查,發現「大白田新動力」註冊地址正正係郭芙蓉議員辦事處,連聯絡電郵都係佢嘅電郵。點解郭議員搞暑期班,唔落自己個名,要落「大白田新動力」呢?活動收支又點計先?
郭芙蓉回應查詢時,多次強調「大白田新動力」唔係佢嘅組織。但當我哋問到點解組織註冊地址係佢議辦,佢就大耍太極,話呢個其實只係一個非牟利嘅社團組織,希望為居民提供活動同資訊,開班絕無牟利,又話落佢電郵都只係因為「協助去幫忙接收資訊」喎。

發展局拍爛片 差過學生功課

政府最近公布首批副局長同政治助理一共十八人名單,新官上任,相信發展局為咗加深市民對副局長同政助嘅認識,第一日返工就拍咗段片放上 facebook專頁,訪問副局長廖振新同政助馮英倫。但短片惹來網民劣評,形容條片係「世界級」。
有做開新媒體嘅人向《壹》仔批評,段片衰過學生功課,例如將 key字幕嘅字放大,就用嚟 key副局長佢哋嘅 title,或者喺現場影啲完全唔關事畫面做過場。佢仲估計,短片有可能係月入過五萬嘅新聞主任負責,「咁高人工拍啲咁嘅嘢出嚟。」
片段中仲要有唔少穿崩位,好似開頭明明見到辦公室出面係日頭,但局長黃偉綸最後經安排下「亂入」,扮 friendly話:「發展局同屋企一樣,梗係齊齊整整好啦,咦講起,嘩八點幾喇,我返屋企喇。」明明日光日白,黃局長竟然話夜晚八點幾先收工,唔知係咪因為驚出名勤力嘅林鄭嬲嬲豬,佢哋都要扮遲收工喇。
其實林鄭最近先話要黃局長繼續負責橫洲發展,政府最近正式將涉事土地收番並且列作官地,村民走晒出嚟示威,表明唔會妥協。局長佢哋三個咁得閒拍爛片,不如去安撫吓村民好過啦。




政府將橫洲涉事土地收番並列作官地,村民走晒出嚟示威反抗,發展局局長黃偉綸得閒拍爛片,都唔見佢去安撫村民。(《蘋果日報》圖片)


發展局喺官方 Facebook專頁出咗片,希望拉近同市民關係,但被批評差過學生功課。 募捐反應麻麻 長毛唔擔心破產

四名立法會議員被 DQ,最頭痕一定係訴訟費。守護公義基金發起為 DQ案募捐,所收款項將全部用於該四位被 DQ議員嘅法律訴訟費用,現階段目標係五百萬,暫時籌到超過一百萬,得五分一左右,距離目標金額仲好遠喎。
對於募捐反應麻麻,長毛話佢都唔清楚,「唔知喎,我冇睇盤數。」問到佢擔唔擔心訴訟費用,同埋被政府追番咁多個月人工,長毛就話:「咪叫香港人俾多啲錢。」支持民主派嘅選民,支持番自己投票選出嚟嘅議員都好合理,「每個人俾五十蚊,都已經好多錢啦。」佢覺得今次事件都好考驗香港人,「要識得幫助被政府逼害嘅議員。」
長毛唔擔心破產,但擔心社民連運作冇經費。「我問題唔係好大,我開支唔係好多。」反而指自己做議員嗰陣,每個月捐五萬蚊俾社民連,依家無錢捐,所以都呼籲市民捐款幫社民連,「社民連有錢就解決好多問題!」
錢銀嘅嘢佢就唔多上心,近日長毛最緊張嘅就係高鐵一地兩檢。佢呼籲社會大眾做實名制反對,「政府話香港有九成人支持,如果實名反對嘅人多,就可打政府一巴掌。」




四名立法會議員被 DQ,都考驗香港人夠唔夠團結,識唔識得幫助被政府逼迫嘅議員。


長毛梁國雄(右一)希民主派嘅選民捐錢,支持吓被 DQ議員。 羅冠聰期望 盡快讀完書畢業

DQ風波之後,香港眾志嘅羅冠聰被取消議員資格。難得停落嚟,佢都開始諗前途問題,平日充滿正能量嘅佢,都不禁喺社交平台出 post慨嘆,「踏入八月,許多人的學生證都過期了;我也是,但我還要再續期……也不知道要續多幾年……」因為羅冠聰自知大學畢業無期。
作為史上最年輕嘅立法會議員,羅冠聰修讀嶺南大學文化研究學士學位嘅路,可以話係一波三折。因為瞓身搞雨傘運動已經延遲畢業時間,做埋議員之後,佢轉為兼職學生,每個學期淨係修讀兩科,一星期上六個鐘堂,將個學位拖長嚟讀。
其實又唔怪得佢心急想完成大學課程,因為至少可以少一個位俾人入。事關早前立法會財委會審議啟德體育園撥款申請時,佢就被工聯會何啟明諷刺大學未畢業發言質素低,指佢喺議會拘泥定義,係「大學一年級 tutorial嘅水平。」
羅冠聰都好坦白講,「用幾長時間讀都好視乎跟住落嚟嘅發展。」心目中望就望呢一、兩年可以完成學士課程。問到佢有關上訴同補選安排,佢就話上訴未有決定,稍後會一次過公布;補選亦都係考慮當中,「最重要都係份確認書,政府俾唔俾係另一回事。」




曾經被工聯會何啟明諷刺大學未畢業發言質素低,羅冠聰對於自己幾時畢業,他估計都仲要一、兩年。


羅冠聰被取消議員資格後,都開始諗前途問題,喺社交平台出 post慨嘆。

撰文:巫不言
mailto:news@nextdigital.com.hk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