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時的石崗列車停放處(車廠)正是菜園村舊址,鄰近石崗軍營,兩處只有鐵絲網及鐵欄分隔,可謂一步之隔。

壹號頭條

石崗軍營神秘月台

贊助商連結

政府力推高鐵一地兩檢,漠視眾多反對聲音,仍堅持「割地」給大陸,更於毫無諮詢公眾下,全力宣傳此黑箱作業下的產物。
高鐵西九龍站的通關安排備受爭議,港人擔心於一地兩檢下,隨時被擄入西九站內地口岸再返大陸,任人魚肉。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表明,不敢行近高鐵站,因「在香港鬧市地底都可能被失蹤」。
「強力部門」要擄港人上大陸,除了在有內地人員執法的西九站,位於元朗石崗軍營一牆之隔的車廠,解放軍十幾步路程就可登車,近日盛傳可能成為「隨意門」,隨時供中共綁架港人,以高鐵「速遞」目標人物回大陸。
本刊取得港鐵內部文件並到現場視察,拆解石崗車廠成為「挾」走港人隨意門的可能性,發現擄港人上高鐵並不容易,反而走私更易,因車廠存在嚴重保安漏洞,令高鐵列車隨時成為「無王管」的走私天堂。




早於二○○九年政府公布遷拆菜園村時,已有傳高鐵將用作運送士兵及武器之用。

銅鑼灣書店經營者李波及店長林榮基等人被擄走事件,港人猶有餘悸。中共喉舌《環球時報》當時更就事件發表評論稱:「然而全世界的強力部門,通常都有規避法律讓一個被調查者進行配合的辦法。」高鐵預計明年通車,林榮基最近表明:「不敢行近高鐵站,對我來說有好大心理威脅。」
被擄陰影源於一地兩檢實施後,內地執法人員可來港執法,港人隨時坐「洗頭艇」消失。
一地兩檢關注組臨時聯絡人陳淑莊表示憂慮。她認為,不能預測會否有港人被捉入西九站裡面的內地管轄範圍,但經過多次港人被擄事件後,相信「什麼可能性也有」。如果真的有人被捉走,由於該處執行內地法律,特區政府無權要求放人。她明言:「找到律師也沒用,他最多可以轉介內地律師給你,但是你應該連電話也打不了。」

石崗車廠恐成擄人「隨意門」

除了西九站有內地執法區,不為人注視的元朗石崗列車停放處(車廠),位處解放軍軍營旁邊,更加有可能成為「擄人專用車站」。八年前,政府堅持選址石崗興建高鐵,強收石崗菜園村,引起村民誓死護村,該處正是石崗車廠現址,即石崗軍營旁邊,一直被人懷疑有軍事用途,用來隨時載送軍人或軍用物資。
根據港鐵遞交立法會的資料顯示,石崗車廠內設列車調控中心,車廠除用作停放列車,內地列車亦會駛至該處作維修及清潔。今年五月有報導指,石崗車廠或會被劃入內地境,更令人擔心軍營連結車廠變成香港法律失效之地。
土地正義聯盟於去年初,高空拍攝到車廠有一條小路,疑可通往石崗軍營,質疑車廠與軍營連接,實為軍營的延伸,方便運送士兵及武器。本刊現場視察發現,由車廠門口步行至石崗軍營,只需半分鐘。
港鐵回覆本刊指,石崗車廠周邊範圍,設有圍欄分隔,車廠並無通道通往駐港解放軍石崗軍營。
縱然港鐵如此解釋,亦有人推測假如石崗車廠被劃入內地境,該區域將成為香港境內的內地勢力範圍,「強力部門」只要能擄人「抵壘」,車廠便從此成為一道「隨意門」,中共可以先將其目標人物運至軍營,再帶往石崗車廠登上高鐵離境,途中不用經過本港出入境部門檢查,方便至極。
過去,有傳中共要挾人上大陸,必須透過黑社會,先以七人車將人在鬧市綁架,然後送往西環碼頭經水路「坐洗頭艇」送回大陸,過程有遇警察路障和水警盤查風險,而且花費高昂兼黑社會不能保密,如將來直接在石崗將人送上高鐵,則大為方便。




政府上月公布「一地兩檢」細節,因劃出「內地口岸區」而惹來「割地賣港」、違反《基本法》等爭議。


根據現時政府公布細節,高鐵列車車廂將屬「內地口岸區」範圍。故本港海關無權登車檢查。 林榮基:中共再擄人不出奇


高鐵石崗車廠鄰近石崗軍營,不時有軍車出入。有港警指該處位置敏感,不時會派警員在附近巡視。

對於石崗車廠會否成為擄人隨意門的猜想,曾經被中共拘禁的林榮基認為難以預料,但覺得有李波被擄走前科,再出現也不稀奇,跟一地兩檢相比,隨意門一旦出現,相信更令港人擔憂。
林榮基坦言,被擄經歷加上仍被當局通緝,令他有陰影,故比一般人更怕接近有內地執法人員的西九站。他亦擔心,大陸會否透過西九站開先例,在港增加內地管轄區,安排國安來港執法。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則大派定心丸,他認為擄人上高鐵過境的可能性不大,也看不出強力部門一定要透過石崗車廠將目標人物擄走,一般情況下,高鐵進入香港境內後,理應直接前往西九總站才可讓人上落,「但會不會有其他特殊情況發生呢?真的沒有人預料得到。」
不過,政府上月提交立法會的文件,已落實指出「石崗列車停放處、路軌及行車隧道均不屬於『內地口岸區』範圍」。這意味車廠將確定由港鐵管理,加上車廠主要出入口有港方保安廿四小時監視,另設監控設備,假如強力部門硬闖,將十分容易引起港方工作人員注意,增加曝光風險,除非港方人員均被收買。

車廠列車無人檢查


林榮基雖然成功脫離中共極權魔掌,但高鐵現時直插香港心臟,有機會建立大陸管轄區,他受訪稱,內心不禁有陰影。

立法會議員譚文豪接受查詢時,亦指車廠難以成為綁架隨意門,但指出有其他保安漏洞。例如出入車廠人士,毋須經保安檢查或通關程序,便可輕易攜帶走私貨物,例如毒品、黃金及鑽石等進入車廠。而且當列車駛離車廠後,不會再有人檢查車廂,只要不法分子熟悉車廂設置,就可找到適當位置藏起走私物品,以螞蟻搬家形式運回內地,令整個高鐵香港段淪為走私天堂。
港鐵內部文件亦顯示,西九龍站將有與機場類近的保安設施,乘客前往出境櫃位前,需行經金屬探測器及被保安人員用掃描器檢查,行李也需經 X光機檢查,但文件中,完全沒提及石崗車廠會有以上相同保安措施。
譚指出,石崗車廠的保安「絕對跟西九的不能比較,它只是個普通的維修廠。這是個頗大的漏洞,因為列車在該處維修後,就直接落去西九車站,之後列車就會入大陸。」由於無人員會檢查石崗車廠列車,「有心人」可在車廠將違禁品放上車廂,再走私上大陸,到達內地後亦不會再有任何安檢。

兩條走私路線


譚文豪指各國機場保安嚴密亦曾發生走私事件,石崗車廠在毫無保安檢查或通關程序下,將成一大保安漏洞。

譚文豪指出:「如西九站實行一地兩檢的話,該處會是一個正式的關口,必定有 CIQ,即是 Custom(海關)、 Immigration(入境檢查)及 Quarantine(檢疫)。但這裡(石崗車廠)很明顯沒有,因為(它)本身不是一個關口。」由於沒有 CIQ,不法分子可從兩條路線走私違禁品過境。
第一條路線,只要有人將物品放上停放在石崗車廠內的恒常班次列車內,待列車先回西九站上客,便可直接駛進內地。接頭人只需事先知悉列車編號及班次並買票,便可從西九站過一地兩檢,上車取走違禁品,平安地走私上大陸;亦可安排接頭人在深圳福田站等不同內地車站上車取物。
另一條走私路線,是由內地直接駛至車廠作維修及清潔的列車,這種列車很大機會直接駛回內地,在內地車站工作的接頭人可直接上車取走違禁品。兩條路線均是雙向,即違禁品亦可由內地偷運來港。
至於有哪些人可參與走私?譚文豪估計,因為高鐵香港段通車後,可以進入石崗車廠的人有很多,例如港鐵職員、清潔人員及外判商等,以及駕駛列車由內地來石崗的內地車長,均有可能被買通,進行走私活動。

車廂多處易藏違禁品


建制派議員登上列車做視察騷,相中可見車廂內部情況。據譚文豪所指,車廂多處例如夾板、座椅下或洗手間,均可收藏違禁品。

上星期六,譚文豪到深圳福田試搭高鐵前往廣州。他直言,車廂上不少位置也可用作收藏違禁品,例如洗手間內的夾板、滅火筒後縫隙,甚至座椅下。「飛機不會有這個問題,因為飛機維修區是在機場禁區範圍內,即是說該處已經需要經過嚴密的保安(檢查)、搜身、 X光機檢查等也要做,但在石崗沒有這些。」
他指個多月前曾與港鐵代表會面,「我已經當面問他們,在石崗的保安如何處理,當時他們好像很奇怪為何我會問這些問題,後來我說出我的擔憂後,他們有點恍然大悟般。」他引述港鐵當時回應,只稱會考慮有關保安問題。
譚文豪強調,即使石崗車廠增設 X光機或金屬探測器,如果由港鐵職員負責檢查,他們亦沒受過像海關人員一般的訓練,「例如你帶一包藥丸內進,保安怎樣才知道是藥物還是毒品?」他認為可派海關人員駐守作檢查,以杜絕走私問題,但車廠始終非出入境口岸,派海關人員長期駐守未必恰當,故最好都是撤銷一地兩檢,因為假如兩地兩檢,乘客出入都會經檢查。

政府無後備方案屬騙局


海關不時在機場破獲販毒案,被捕者將毒品收藏於棉被和背囊背板。現時高鐵石崗站,仍未有具體安排,恐怕會被利用作「走私天堂」。

就一地兩檢方案,特首林鄭月娥及政務司長張建宗等一眾高官,均表明「不存在推翻」的可能性,亦沒有後備方案。譚認為實屬騙局,他上星期六到高鐵深圳福田站觀察,發現該站面積大得誇張,「有三層,第一層是售票,中間的一層是候車室,但那裡的布局可看出根本是一個口岸設計。」
現時福田站的建築面積,達近十五萬平方米,大約等如二十一個標準足球場。該站最初啟用時,候車室同層確曾出現疑似用作邊檢的櫃位及欄杆。譚文豪認為,福田站及西九站絕對有空間實行兩地兩檢,甚至在福田站進行一地兩檢,故批評政府指無後備方案是騙局。
對於石崗車廠會否有檢查站等安檢設施,港鐵回覆時只稱,西九龍和石崗車廠相關的營運細節安排,政府會與港鐵公司詳細商討。

撰文:時事組
攝影:時事組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