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師傅在機箱內降下升降機,俊宇便開始檢查機頂的部件,「部件包括接觸器、燈膽及門等,如果有損壞,我哋要即刻更換或者進行維修。」

青雲路

90後文科生學電路機械 做電梯工程學徒

贊助商連結

長輩常說有一技之長傍身很重要,能在當中找到自己的價值更為可貴。自中學畢業後,伍俊宇便入行當電梯工程保養部學徒,在日立電梯工程(香港)有限公司工作至今已有 3年。文科出身的他,對電路機械毫無認識,但透過學習,令他學到維修升降機的知識,也讓他知道這行業有很大的發展空間,並以成為註冊工程師為目標。




每次進行檢查前,除了工具要準備充足外,安全操施都要做足,俊宇表示:「其中呢個危險警告牌都好重要,要 set好晒先可以開始工作,防止途人走入工作範圍,以免意外發生。」

採訪當日,俊宇與徐師傅正在檢查大廈內的升降機,徐師傅在機箱內,俊宇則在 1樓層站位置, 2人很合拍。雖處於不同的空間,他們卻不停以叫喊的方式確認對方的工作程序,並加以配合,俊宇叫道:「師傅,升降機可以再上少少,𠵱家我閂升降機門,你可以升喇。」工作的地方比較黑暗,記者向機頂對上的空間細望,發覺黑得有點陰深,但俊宇卻笑說:「怕黑?不是吧?」看來他已經十分習慣及適應這份工作。
今年 24歲的俊宇現為保養部高級學徒,每天在維修站開過早會,便會與師傅出發到客戶所在的機構檢查升降機。工序包括檢查最頂部的機房,之後便停止升降機,查看其清潔與部件損壞的程度及主纜有沒有斷口,若發現有任何損毀,則需拍照向公司報告。他們會逐層檢查顯示板及按鈕的燈等,有需要時便會進行即時維修。
俊宇表示檢查升降機有很多標準要遵守,「每次需要兩個人一齊工作,檢查需時約 1個鐘,升降機門上及下嘅空隙有特定尺寸,需要調校得好準確;我哋仲要檢查升降機嘅安全鉗,確保若升降機失速時會夾得住路軌。」

做散工不穩定


一般例行檢查都需要兩名員工進行,很講求合作性,俊宇說:「初初入行時,師傅叫我做乜就做乜,但𠵱家敢問多咗問題,好似唔同升降機嘅設計、原理及結構,對檢查好有幫助。」

看到俊宇對工具的運用及升降機的結構瞭如指掌,實在很難猜到他是讀文科出身,「 10年中五畢業後,我做過好多份散工,包括運輸、工廠、樓面及酒店等,但工作好唔穩定,令到父母好冇安全感,當時咁啱有親戚任職嘅電梯維修工程公司有空缺,我覺得長工比較穩定,所以經佢介紹入行。」於是俊宇於 14年加入日立電梯工程(香港)有限公司,由學徒開始做起。
俊宇沒有電子及機械等理科底子,在訓練時已感到有點艱難,「喺 4年制學徒過程中,包括每星期上兩堂,其餘時間跟師傅出去實際工作。課堂上,導師會教我哋高空工作、避免夾手及觸電等安全知識,仲會教電梯嘅結構及原理。其中我覺得最難係睇電路圖,我對電路毫無認識,一時三刻好難明,都幾氣餒。於是我花咗兩三倍時間去睇實物電路板,再同圖對照,慢慢訓練先可以克服。」

不懂與長輩溝通


初入行時,俊宇覺得最難的項目是看電路圖,「我冇理科底,對電路圖真係一啲都唔熟識,惟有睇多啲,同埋對住實物作對照,就會慢慢明白真正點運作,對電路圖嘅理解亦會加深。」

在剛開始工作了一個月時,俊宇已很想放棄,一來工作環境比他想像中骯髒,二來因同事大多是長輩,在相處上令他很不習慣。「以前返學及打散工都係對同輩多,𠵱家要我同咁多長輩一齊工作,最初唔識講嘢,唔知邊啲可以講邊啲唔可以,有試過俾同事鬧,幾唔開心。但冇理由做咗咁短時間就放棄,雖然當時抱住騎牛搵馬嘅心態,諗住挨吓先,但慢慢學懂與同事相處要客氣、謙卑及有禮貌,熟絡咗後,大家都好肯教我嘢。喺污糟方面,只要慢慢習慣就接受到。」
說到最難忘的經歷,俊宇雀躍地提到在 15年時,因他要考註冊工程人員牌照,公司安排他到大修組實習約 9個月。「大修組負責做大單嘢!即係換升降機主纜或換自動電梯扶手帶等。我覺得好新鮮,呢啲工作平時唔會接觸到。」

大修組工作有得着

大修組應用到的工具,相對平時例行檢查用到的大型,也會用吊重工具及重型士巴拿,每次要 4至 5人合作,工程需時 3至 4日。俊宇說:「雖然體力勞動量比平時大,但對𠵱家例行檢查嘅工作好有幫助,會知道主纜生鏽、斷口及鐵絲爆到去乜嘢程度就需要更換,令到我日後判斷更準確,增加咗好多見識及經驗。」
除了工作上漸漸令俊宇提起興趣外,他另一部分的成功感是來自於,將所學的知識融入日常生活當中,「屋企光管燒咗,我知道要買邊款嚟換,唔使拎住去配;拖板等電器壞咗,我會試吓修理,整番好我會好開心。」俊宇很慶幸父母由始至終都支持自己,他亦很開心能認清未來路向。「嚟緊我決定修讀機械工程學高級文憑及涵接學士學位課程,以成為註冊工程師為目標。」




機房主要放置摩打,圖為俊宇和徐師傅正在檢查摩打,「要睇制動器嘅運作,會影響到纜轆嘅速度。」


俊宇還需要檢查機頂的主纜有沒有斷口或生鏽,「如果有呢類問題,我哋會先影相,再報告畀公司知。每個客戶機構,每兩星期會檢查一次,以確保安全。」 後記:耐熱體質


徐師傅(左)是帶俊宇外出工作的師傅之一,他表示俊宇肯學且認真。俊宇慢慢明白與長輩同事的相處方法,「講嘢要有禮貌,多啲講:『唔好意思』,同埋多啲尊稱,大家熟絡後就會好肯教我各方面嘅知識。」

檢查機箱頂部及機身時,工作環境根本沒有冷氣或風扇,記者已經汗流浹背,有點難耐時,但俊宇卻能處之泰然,記者便問他平日工作時會否覺很熱很辛苦,他說:「其實一年四季都係咁熱,但冬天會好少少。」看來維修及檢查工作,不止需要耐性,還需要耐熱的體質。



電梯工程管工 徐師傅
雖然後生,但俊宇好肯學,好多工序都好快上手。同埋佢成日問問題,想知道更加多維修保養嘅細節,見到佢好積極,希望佢日後會有更大嘅進步。

日立電梯工程(香港)有限公司
http://www.hitachi-elev.com.hk 

點入行?

現時電梯業界的前線工作人員共約有 4,500人,而新入行的人數自 12年起便不斷增加,加上機電業界在 15年獲政府投放超過 6億,目標在 5年內培訓 1,000名新人,所以工會、電梯業界及勞工處於去年合作推出培訓計劃。另外,坊間一些機構如 VTC都有舉辦電機工程及升降機自動梯分流課程。有興趣入行者,可以修讀相關課程,然後向各電梯或升降機公司申請。

晉升階梯

註冊工程師(約 10年經驗)
$30,000至$40,000起

助理工程師(約 7年經驗)
$18,000至$25,000

電梯工程人員(約 5年經驗)
$15,000至$17,000

高級學徒( 4年學徒經驗)
$13,000至$15,000

學徒(無需經驗)
$1,1000至$12,000

撰文:霍芷晴
攝影:林文樂
部分圖片由被訪者提供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