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擋專政

改變行為的科學( 2017/8/3)

贊助商連結

1950年代,外科醫生 Maxwell Maltz發現,一般人在整形手術後 21天,開始接受自己新的外表。 Maltz在 1960年代發表相關的觀察研究;出乎意料地,這份報告被不少「自我提升」的暢銷作家引用,久而久之便成為了「要形成一樣新的習慣最少要廿一日」的「都市傳說」。

我有不少壞習慣。不,應該說,我是一個很難正面地建立良好習慣的人。我食不定時;吃什麼,也是隨緣隨心。雖然我的水性還算過得去,但我沒有做運動的習慣,儘其量也是偶爾早起的日子去游一、兩公里。至於其他工作和生活日常,我也是隨意而為,沒有什麼紀律可言;唯一的例外,可能就是交稿。
我常自我安慰:「人生若然沒有遇到一些意想不到的轉折,就是天機算盡太聰明,最終還是會因為偶發的意外大失預算。」然而從功利主義角度分析,良好習慣,不但可以提高日常個人生活決定的效率,日積月累之下,也降低了許多不必要的風險。無錯,正如我最欣賞的作家 Nassim Taleb提出:「冒險是必須的,但不必要的冒險,必須要戒掉。」
《紐約時報》記者 Charles Duhigg寫了兩本書; 2016年出版的《 Smarter Faster Better》不到一個月便榮登暢銷書榜榜首,但更多人記得,也更多人談論是 2012年他所寫的《 The Power of Habit》。行為科學近年成為了管理人員的必修科,如何去建立新習慣和戒除壞習慣,更成為產品設計和企業行政人員最重要的考慮因素。

在傳統心理學裡,習慣其實就是「官能刺激」「行為」「獎勵」的循環。習慣一旦養成,便會產生極強大的「黏性」,要改變,就只有以替代的方法,以新的行為令到循環得以繼續。此外,研究發現,個人自我觀感和信念對一個人的習慣,也有很大的影響;當一個人將自己建立新習慣的目標公諸於世,並且定下獎罰條件,交予別人去監察,也會大大提高改變習慣的機會率。
有企業看準這個商機,利用智能手機和穿戴裝置作為監察,並提供收費服務;想改變自己習慣的消費者,作出運動或飲食習慣的承諾,要是未能達標的話,就要提交罰款。也有平台將罰款變成向指定慈善機構捐款,但背後概念大致相同。香港的馬會最近也推出類似的活動:任何參與者只要每天到網站觀看三位知名運動員所拍攝的短片,並且每日做一點運動,或者改變一點飲食習慣,廿一天後馬會便會向聯合國兒童基金會(香港)捐出 365元。當然,賞和罰的影響理論上有點不同,但建立良好習慣的目標和手段肯定是正面的。
將行為科學應用在公共行政,有人會認為是「社會工程學」( Social Engineering);但在最低限度,政策設計也應該盡量避免,建立意料以外的集體行為。許多政策副作用,原因就是出於設計者的天真;官僚以為只要簡單的訴諸權威,道德控訴,又或者索性立法禁止,就可以改變人的行為。對不起,對生命認真的人都知道,改變自己已經夠難,若可以改變得到身邊的人,就更是難能可貴。要改變一個社會,又豈可簡單地憑幾張白紙黑字?



李兆富,筆名利世民,時事評論作家、出版人。
作者 Facebook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leesimon.hk 

文章標籤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