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籃:全人手製,$780,工作坊時間待定。

綠色生活

今夏親手織一個藤籃

贊助商連結

愛馬仕 Birkin Bag是不少女生夢寐以求的手袋。這個經典手袋是為藝人 Jane Birkin設計並且命名,但在 2015年因品牌傳出以不人道手法取鱷魚皮, Jane Birkin希望品牌除去她的名字。
其實在 Birkin Bag未出現之前, Jane Birkin最鍾愛的是藤籃子,還流傳了不少經典造型,每到夏天總在雜誌見到其芳蹤,那獨特的線條和形狀,經得起時間考驗。

停止追逐,開發創造

「藤籃,幾乎每個春夏都會流行。不過今季好像特別流行 Jane Birkin那個水桶款式,所以我花時間研究,希望也為自己做一個,這是可以歷久常新的籃子。」林鷺靜(Loching)說。
Loching曾是潮流版記者,現在是藤織手作人。她從小就喜歡看日本時裝雜誌,喜愛嘗試不同打扮。當上記者的 5-6年間,她報道每季最新的潮流,日常工作是借衣飾拍照示範、試新化妝護膚品,出席品牌活動,或者帶模特兒直飛外國採訪品牌主理人。
圍繞她都是最時尚的東西,絕對是女生會羨慕的工作。但當潮流循環又循環,每星期重複發掘新品的工作,令她有點疲倦。「也許追逐潮流的階段過去了,即使再漂亮的花裙,在試身室穿時就算多喜歡,平日會穿的次數其實也不多,永遠留在衣櫃,很浪費。當然我還是喜歡買東西,但衣服大多選實用的,像黑、白、灰的。」




Jane Birkin的 Birkin Bag固然多人認識,但 Jane Birkin Basket名氣也不小。(網上圖片)


一身樸素打扮的 Loching,曾是追趕潮流的雜誌記者,現在已找到她最適合的生活節奏。


藤產自東南亞,但她從日本入貨,因為處理手法比較細緻,摸上手比較順滑。而買回來的藤,她會沖洗乾脆,再曬乾,顏色會再亮一點。

工作也是,網上平台興起,人人都可以變成隨時分享時裝美容的 KOL。憑她對潮流的知識和網絡,轉型並不是難事。但在訊息爆炸的年代,她不想再追逐下去,想要找沒那麼輕易被替代的工作。所以 2015年她辭職去京都,在旅館打工換宿,閒時拜師學手藝。從市集找檔主學毛冷鈎織,天然布染,再拜訪老師學藤織。
藤織吸引她的,是藤的可塑造性,怎麼能從一條藤織出一件器物。不過在日本學藝不是付上學費就行。初學藤織時, Loching日文程度仍在皮毛階段,老師怕溝通不來因而拒絕。她就央求旅館懂日文的同事幫忙,一起上課當繙譯。她笑說:「老師見繙譯員是美國人,嚇了一跳!」言語不通,無阻她學習動力,旅居日本數月,她幾乎每星期都去上課,由編織平面的碟子學起,再學立體小瓶。初學時不知技巧,只懂得用蠻力,最後連手指皮都破掉,一雙手佈滿「戰績」;但她還是想學下去。
「我很喜歡學藤織時的氛圍。」她參加的藤織工作坊是在老師的家,大家聽音樂、吃茶點,專注地編織,是非常療癒的時間。「當時老師常播起烏克蘭歌手 ANA Prada的《 soy sola》。這是西班牙語 I am alone,正好描寫手作人專心一致的那段時光。」

藤織的基本

 




1.藤使用前,再浸暖水變軟身,比較易塑成不同形態。


2.先鋪成十字形,再順時針開始編織,固定成中心結。


3.沿中心開始編織,不同紋理和形態基本都由此開始。 把藤器帶回生活之中

回到香港, Loching便想將自己所學的織藤技術,化為職業,她先在家中辦工作坊,連結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起初反應很好,更有不少人找她訂做藤器。「意外地發現,很多人欣賞藤織的東西。」
曾有人找她為愛貓做頸鈴,也有客人要做放求婚戒指的盒子,有人着她做一個污衣籃,甚至找她為表演服做配飾。原來現代人極需要藤器,但大品牌做的只是一式一樣的產品,無論尺寸款式都不能依個人喜好或需要製作。於是, Loching便決定辦學,在家中開始教授織藤技巧,希望學員能掌握好技術,之後做出適合自己的東西。
「因為藤織,需要的材料和工具很簡單,而且只要學會基本技巧,就能塑造出不同形態。像太極一樣,學會後,就可自行打出一套功夫。我希望參加者可以感受和享受整個製作過程,而不是單單付錢買一件貨品。如果只是買賣,市面該有很多平價的選擇吧?」原來她做一個藤織,心口針需要 1小時,籃子最快也要花足一整天。







除了教班,她也會參加不同市集,賣手作飾物和旅行搜集得來的雜貨,並跟不同的手作人聊天交流。


曾受邀為 903音樂頒獎典禮設計藤織配飾。


她早前去柬埔寨學藝,對比日本追求細節要好好計算,當地婦女更信任是雙手的感覺,對她啟發不少。


冷頭帶:藤織得累了,她就會鈎織冷頭帶,當放鬆也轉換心情。$180


淡路結頭飾:小小的圓結,工夫其實不少。$120

她以老師常播的歌《 soy sola》作為工作坊的名字,目的是想更多人懂得享受獨處的時間。其實到她家上課本身已是一種享受,因位處坪洲,乘船看着海和山,像開展一場旅程,步伐已經開始慢下來。下課了她還會請大家聊聊天,喝茶,再品嘗一些島民做的糕點。「學做手作,不一定只講成品。」的確她有很多學生本身是在校老師,學手作是為了消除工作的壓力,而最年紀最小的學生,只有 7歲,想學手藝培養耐性。
「香港人真的沒耐性,很心急,做事都是目標為本。很多學生一開首就說要做一個籃、一個瓶子,但學習不是該從基本功學起嗎?還有很多學生都很急於完成,藤織雖然看似簡單,但要織出工整的紋理,就要一步一步去織,循序漸進。其實我也曾是個急求成果的人,只是藤織讓我慢下來了。」 Loching說。
慢下來,就可以好好欣賞藤織的美。藤,很耐用,不怕沾水,所以當成日常器具,作碟子、小物籃,甚至包裹玻璃瓶養花也不怕。因為它像皮革一樣,時間愈久,顏色會愈漂亮。由於它不用膠水鐵線,即使有天爛掉了要成垃圾,也可以自然分解。她說:「手織得那麼辛苦,大家當然懂得珍惜。」
藤織的潮流其實正在復興中,之前她去日本上課,同學都是主婦,現在年輕人之間也開始流行,甚至有出版許多專門書籍。自她學習藤織,去旅行時,都會留意當地的藤器,甚至專門去上課。早前她就去了柬埔寨學藝,她說:「當地人工很低,即使人手製作的也很便宜,但細看那些藤器,非常用心製作,其實也是一種值得欣賞保存的工藝。」




藤碟:學藤織的基本,也是很常用的器具。$280起


藤瓶:用藤包着玻璃器皿,像換新衣服有了新生命。$280起


藤吊籃:用來養空氣草,可直接噴水,好方便。$280起


藤胸針:最近她把藤變作隨身飾品,點綴素色衣服。$185 soy sola

藤織工作坊//包括材料、借用工具和茶點。
收費//$380起
FB// soy sola

撰文:陳宗饒
攝影:周義安
鳴謝:部分圖片由被訪者提供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