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誰再關心 H城的立法會呢?

壹擋專政

將代議政制凌遲處死( 2017/7/27)

贊助商連結

「立法會不得反對行政機關提出的建議。」話說 H城的立法機關被不少民眾投訴「阻頭阻勢」, H城立法會內有聲音認為,要借助修改議事規則,減少爭議。

「凸顯行政主導三權合作的特色,不如將修訂改成:『立法會必須支持行政機關提出的建議』?」有人再進一步,認為與其要限制立法會議員的反對聲音,倒不如正面一點,要議員必須擁護行政機構施政。
「這樣豈不是要立法會變成橡皮圖章?」橡皮圖章?已經很久沒有人這樣形容立法會了。不要誤會,沒有人叫立法機關做橡皮圖章,因為愈來愈多人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事。立法會修改議事規則,只不過是駱駝背後的最後一根稻草。
曾幾何時, H城的代議政制機關,深得市民信任。市民遇到了各大小民生問題,第一件事就是找議員幫忙。議員其實也沒有什麼實權,但行政機關上下對代議士多少也有一定的尊重,身為代議士的,也對自己的身份有所期待。這段日子,可算是 H城政治上最融洽的廿年。
後來, H城成為了另一個國家的一部分。表面上, H城原有的制度沒有大改變。可是,在文化上的些微差異,卻漸漸令到 H城本來行之有效的代議政制,漸漸崩潰。
首先第一任首長將當中有真正實權的市議會廢除,理由是資源上的重疊。實際上,市議會有分配財政的權力,負責市政的官員,也要向市議會問責。 H城首長快刀斬亂麻地,將市議會廢除,並且將權力收歸行政機關。在往後的十幾年,不少民生事宜進退失據,行政機關被罵得狗血淋頭,卻沒有人記得,千錯萬錯,最錯就是殺局的一着。

第一任首長為了制衡行政機關中的公務員,還創立了「問責制」,直接委任社會賢達加入管治的最高決策層。這位首長相信,只要有一群願意效忠的賢士,就可以做到高效施政。這種想法,說不定是出自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的手筆呢。
本來是出身行政機關的第二任首長,推出了「擴大問責制」和「親疏有別」。在他的任內,政黨政治出現了存在危機。話說回頭, H城在主權移交之初,還有不少人相信,這個城市將由本地的政治人才負責。結果,大家都見到了,要在政治界出人頭地,最重要是跟行政機關打好關係。
到了第三任首長, H城的民間政治基本上已經沒有空間。反之,愈來愈多對施政感到不滿的聲音,都直接在街頭上表達。 H城第三任首長在他任期最後一年,更透過司法手段去褫奪議員議席,令市民連司法獨立的信任也出現動搖。
話說回頭,沒有人再關心 H城的立法會,修訂議事規則,也沒有人談論。再過幾十年, H城將代議政制凌遲的過程,在未來的歷史中將會是一個被研究的課題。當市民對三權中的立法和司法都不再有信心,政治會是更加穩定,還是有更多反抗的力量在街頭上展現呢?一個曾經被譽為世界上最自由的經濟體,又怎樣在權力集中的行政霸道政府和尋租者政治下異變呢?



李兆富,筆名利世民,時事評論作家、出版人。
作者 Facebook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leesimon.hk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